對身材的焦慮,從懷孕初期就開始了

西方世界的富裕母親生完孩子後,幾乎毫無例外都會給自己強大的身心壓力,「一定要回到生孩子之前的身材」。這句話聽起來是如此熟悉,如此樂觀向上,也如此無視於現實,如此殘酷,就好像這種事真的有可能一樣。

文/溫絲黛.馬汀


上東區媽咪生產前第一件事:做頭髮

我走進美容院,洗頭,吹頭,接著想說順便修一下手腳的指甲好了,然後再來管肚子的事。可是宮縮開始一分鐘就出現一次,我打電話給老公。

「什麼?!我們現在就得去醫院!」老公大叫。老公叫了一輛太大又太貴的休旅計程車,載著我沿著東區往南到醫院。一路上,司機先生一直碎碎念:「太太,求求妳,不能在這輛車上生孩子!妳要忍住!」幾分鐘後,我雙腳大開,躺在醫院產床上。我向婦產科醫生道歉自己下半身一團亂。

兒子頭出來的時候,醫生正好說到他實在不懂,為什麼他接生的產婦在生孩子之前,大多會先做比基尼部位的巴西蜜蠟除毛,而且大家雖然沒有胎位不正的問題,都要求剖腹產,「以免下面鬆掉」。除此之外,很多人還預約好整形手術,一生完孩子立刻就可以縮肚子。我一邊聽醫生講故事,一邊最後一次用力,心想所有女人都瘋了;但當護士把剛生出來的二寶抱到我胸前時——他的頭髮好金,體格好強壯!好漂亮的一個孩子!——我真希望剛剛在生他之前,除過大腿腿毛。而且雖然我差點在一輛凱迪拉克上生孩子,但我得承認,看到自己抱著新生兒的照片時,我非常慶幸自己剛做完頭髮。

 

一定要回到生孩子之前的身材

西方世界的富裕母親生完孩子後,幾乎毫無例外都會給自己強大的身心壓力,「一定要回到生孩子之前的身材」。這句話聽起來是如此熟悉,如此樂觀向上,也如此無視於現實,如此殘酷,就好像這種事真的有可能一樣。生過一個或好幾個孩子的人,畢竟不是沒生過孩子,不可能要回原本的身材,永遠不能,因為妳回不去還沒當媽的時候,因為妳就是生過孩子!

我們先是得強迫自己,就算是懷孕,生活步調也不能慢下來。等生完後,又得假裝先前破壞身材的事情通通沒發生過,雖然妳的肚子、妳的陰道、妳的胸部、妳的肋骨,早就因為懷孕,被撐到妳根本不想去想的境界了,但我們卻要求不能有下垂的胸部,也不能有小腹,而且除了不切實際的身材要求之外,外界和我們自己也期待生完後就得「恢復正常」,回到原本瘋狂的生活步調。

 

羨慕華人坐月子的習慣

我家大寶和二寶出生的時候,我一直很羨慕華人有坐月子的習慣。她們生完孩子後,可以躺在床上整整一個月。並且接下來幾個月,也依舊可以不要勞動,不用工作,生完孩子後有女性親戚照顧,大家會叫她們多休息,她們可以專心餵奶和養好身體。西方則不一樣。西方人一生完孩子,醫院就會在二十四至四十八小時內把人趕出去(在我母親那個年代,她們可以待一週)。對於未工業化的非西方世界來說,我們這裡的習俗根本是野蠻人

 

對身材的焦慮

雖然我的婦產科醫師給了明智的建議:生孩子和產後恢復應該是「九個月的上升,九個月的下降」,但我和大部分的媽咪一樣,等不了九個月。我急著回到過去苗條的身材,心急如焚,害怕再也回不去。

全美國的媽媽都和我有同樣的焦慮,只要看女性雜誌的名稱,就能懂媽咪們的集體恐懼,例如《懷孕母親的美麗身材》或《新手媽咪做運動》,另外還有嚴格的產後運動教學DVD與線上課程。然而,上東區媽咪承受著更龐大的焦慮與壓力。內布拉斯加與密西根的女人,大概會在有空的時候,在地下室踩跑步機,看到Dunkin’Donuts會克制自己不吃甜甜圈,慢慢減去最後十磅,萬一減不掉就算了。

但是在我的上東區部落,那種減肥法是不可能的事。這裡的女人除了要當最美麗的孕婦,也得當最美麗的母親,不管孩子是剛出生,還是三歲大、七歲大、十歲大,通通都一樣。

 

摘自 溫絲黛.馬汀《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時報出版


Photo:freestocks.org,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