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最棒的朋友應該是老師,而不是成績

「今日教育,明日台灣」,今天我們不肯用公民教育的角度,認真公平地看待每個孩子的生命權、生存權與學習權,明天我們就等著那顆不定時的炸彈吧!

報載高雄市一名小學四年級的學生,因在校平日表現不佳,經學校學生獎懲委員會決議,不讓他參加到北部,兩天一夜的戶外教學活動。

該生係隔代教養,這之前,班導師已通知阿嬤:「孩子隔天不能去台北」,要求隔天需到校自習,並謊稱也有其他學生不能去。惟隔天阿嬤和孫子到校,其實全校只剩他一人,由一位因剛生產完、不便遠行的值班女老師負責看顧。

事件批露後,該校何姓校長解釋,其實小明在校功課、生活上都有偏差行為,多次輔導、勸告都沒有成效,原本希望鼓勵小明期末考數學考到八十分,就可參加戶外教學,沒想到考試當天他還差點缺考……。

 

這個事件可以讓我們思考幾個點:

一、    戶外教學作為學習權的內容,則學生的平日表現可否做為對他該項學習權的剝奪?

二、    獎懲委員會的組織與運作其自主性為何?(是背書性質嗎?所以最後還是由校長發言)

三、    校長、主任都是教育飽學之士,在此事件上,卻讓人看到不可思議的一面!原來理論和實務差距如此遙遠

四、    為什麼要跟阿嬤說謊?

五、    全校只留他一人,請問:置孩子的自尊心於何地?

 

難怪阿嬤到了學校發現真實後,要向媒體控訴「全校老師霸凌一人!」

讓我不禁想到民國70幾年,列名十大槍擊要犯之首的林福來,他被訪問如何走上這樣一條不歸路時,提到他講台語,被罰錢,導師為了77元罰款跑到他家,他的直覺是:家裡貧窮,老師欺負弱勢!如果家裡今天有錢有權有勢,相信老師就不敢如此!

 

學校教育的專業是要幫助家庭的不足

在高雄市的這個案例,是否也可以比照質疑呢?這是不是在埋下社會不安的種子?當然,自己的造業自己擔,有人將嘲弄羞辱,當成人生力爭上游的動力;但心生不平,毋乃是一般人自然的反應,這個小學生就明白表示「覺得很不開心」!

阿嬤說,她雖然隔代教養孫子,平常沒有太多時間管教,也知道小明不是那麼乖,「但也不至於壞到什麼程度…….」,也許,我們可以認為這只是阿嬤的一面之詞,但退一步說,學校教育的專業不正是要幫助家庭不足的這一塊?

高雄市這個學校因此而被報導,但類似的情節,是否也發生在其他校園?表面上,教育部三令五申強調公平受教權,也有許多幫助弱勢的小朋友,但歧視就在那裡了,功課好的、不好的;家裡經濟條件好的、欠佳的………,標籤就在那裡了!

「今日教育,明日台灣」,今天我們不肯用公民教育的角度,認真公平地看待每個孩子的生命權、生存權與學習權,明天我們就等著那顆不定時的炸彈吧!

 

Photo: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