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世代vs螞蟻世代──我們如何教出了媽寶

教養子女方式,也是文化傳承的一部分;不同世代對教養的觀念雖然有差異,但也有新舊思維的交雜。許多年輕父母試圖找出觀念和具體方法間的平衡,但因為工作忙碌,經常無意識照著父母的方式來做。當然,也有Y世代省思上一輩的做法,再以自己的方式來進行。

親情,數千年不變;父母,究竟每一代都在進化,或是退化?

 

三、四年級生父母,嬰兒潮X世代,被形容是「螞蟻世代」;他們認命、辛勤、犧牲自己,生命的一切,是為了養育下一代。

 

六、七年級生父母,大致屬於所謂的Y世代,也有人稱為網際世代、N世代、千禧世代和回聲潮世代(Echo Boomer)。

 

Y世代接續X世代而得其名,差異在於,後者「為工作而活」,前者「為生活才工作」。

 

五年級生,屬於夾在中間的「蜜蜂世代」,忙到西、忙到東,從早到晚嗡嗡嗡。

 

Y世代父母和螞蟻世代父母,落差夠大,可以觀察台灣父母的「典範轉移」。

 

 

 

亦師亦友與威權管教的平衡

 

來看看一位標準的Y世代母親:六年級生Jane,職業婦女,每天幫小孩做晚餐、宵夜,家事忙上忙下。「我想我快得到『孝子』楷模獎了。」Jane拿流行的「孝順孩子」當梗,如此自嘲。

 

「大人有期待,但小孩根本不照你的想法走。」例如,Jane認為3C產品傷眼,只給小六的女兒傳統手機,但女兒嫌不好用,又難看,不肯帶在身上,讓她找不到人。

 

做父母是有姿態的,螞蟻世代父母多半嚴肅正經且威權,而Y世代父母則亦師亦友。亦師亦友的結果,常落入Jane的困境。

 

朱益賢是五年級生,回憶起小時候放學回家時,「父親會下指令給母親說,『你兒子回來了,盛碗飯給他。』他不要求我做家事,但會要求我把房間整理好。」

 

經歷威權時代教養的他,修正了自己的作法:「我告訴孩子,家不是一個人經營的,如果每個人對家只有『取』,這個家就不是家。我想,等他們長大後,有自己的家,才能體會這一點。」

 

事實上,詢問多位父母同樣的問題,得到的答案天差地遠,傳統華人文化、西方文化盤根錯節,呈現奇特的台灣父母樣貌。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伊慶春觀察,歐洲社會已有很大的改變,家人之間只有愛,沒有責任、孝道、威權等概念。而她看到的台灣社會,距離歐洲男女平權的觀念還很遠,傳統文化對個人的家庭觀與親子關係依然影響深遠。

 

伊慶春分析,台灣三代同堂比率高達40%,在東亞是最高的。相較之下,韓國只有20%,歐美更只有個位數。此外,台灣親子世代間的關係更緊密,當前的孝道觀念是:父母情感歸女兒管,家庭勞務歸女兒或媳婦管,錢男人管。

 

「台灣的家庭價值觀是保守的,改變很慢,幾千年的文化die hard(很難改變),例如,年夜飯誰可以來吃?男方家人都可以,但自家的女兒不行。」

 

她指出,一般家裡,冬天結束時,還是女性來收棉被。男性會做的家事,主要是開車採購和倒垃圾,偶爾表演做菜。

 

 

沿用父母方法或反其道而行?

 

父母的管教方式,也是文化傳承的一部分。四十歲出頭的趙小姐表示,教養兒女,她一直在找觀念和具體方法間的平衡,但她要工作,實在沒有心力付出更多,經常無意識照著父母的方式來做。

 

不過,也有Y世代省思上一輩的做法,以自己的方式來進行。

 

黃鴻君對待孩子的態度就像輔導員。他說:「我的父母對我沒有投入很多心力,我覺得很可惜,心理上不想讓自己的孩子遭遇同樣的經歷,是種補償心理吧。小時候如果有人這麼用心教我,多好。」

 

黃鴻君有兩個兒子,一個高中,一個國中。他很留意點點滴滴的生活教育,經常從旁提醒或與他們討論,但從不強迫孩子。

 

文化根柢或許沒有劇烈變化,但不同世代之間的父母有明顯的差異,也有新舊思維的交雜。

 

在功課要求方面,螞蟻世代父母要求第一名,Y世代則認為「盡力就好」。

 

Doris指出,這一輩的父母學歷較高,涉入孩子的事情也多,但她也在調整自己,儘量不要引導太多。例如,她工作忙,兩個女兒小六、小四左右,她就放手讓她們自己處理課業問題。

 

她的女兒在小一、小二時,對美術、揑陶展現了極高的興趣,她也讓女兒持續練習。她說,在她成長的年代,父母希望小孩念大學,現在的父母則可接受孩子念職校。她也認為,如果自己教不來,就讓社會大學來教吧。

 

 

對子女期待的差異

 

對子女發展的期待方面,螞蟻世代希望孩子成龍成鳳,Y世代則強調自由順性。

 

上一輩受教育的機會不多,因而希望孩子能接受最好的教育,出人頭地。不過目前大學遍地開花,加上Y世代學歷高、想法開放,多半讓孩子照自己的意思發展。

 

住台中的林坤宏,女兒小二,兒子高中,兒子的同學都在補習,但孩子不想補習,他也不強迫。

 

「第一名就一個,都要拚第一名太辛苦。」他要求孩子上課專心,表現自己最好的部分就好。如果意外考差了,他們會一起討論:「這題為什麼錯,現在知道了嗎?」

 

在課後活動方面,螞蟻世代的孩子要幫忙農務或家事,Y世代的孩子則去才藝班、安親班。

 

這與家庭資源分配有關,螞蟻世代可能要養五、六個小孩,而Y世代生得少,資源會集中在一、兩個孩子身上,用心栽培。

 

鄭明智是五年級生,他說,小時候家裡有七個人,有時吃飯少一、兩個人也不太會被發現,但現在不同。他的小兒子今年考高中,去補習班做最後衝刺,經常晚上十一點才回家,但他的父親並不贊同,還是二十、三十年前的觀念。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螞蟻世代為兒女而辛苦,也期待子女孝養他們的老年。小康富裕的Y世代則多半想靠自己,不求子女。

 

伊慶春觀察,嬰兒潮X世代、Y世代父母有能力照顧自己,不要求孩子照顧,甚至會想幫孩子買房子,想留錢給孩子。

 

 

不同世代真的大不同?

 

各個世代的管教觀念不同,也常造成衝突,因此,保持「舒適的距離」,就成為不少人的解決方式。

 

蔡先生有兩個念小學的女兒,之前他們和父母住在一起,常因教養而衝突不斷。他很難扭轉父母的觀念,但又需要父母幫忙帶孩子,於是他選擇折衷方式,平常住父母家,假日回自己的家裡。

 

儘管不同世代父母在養育下一代時會有衝突,但也會彼此扶攜,「你管你的小孩,我管我的小孩」,是養育行為的最大公約數。

 

不同世代的生長背景,讓教養的結果也有不同。Y世代目前的困境是太多呵護,教出了不少不知人生疾苦的媽寶。

 

了解世代差異,或許我們可以不受環境因素羈絆,更自覺的找出最合適的教養孩子之道。

 

 

媽寶世代:小孩沒見過橘子皮

 

台灣的「媽寶現象」,彰顯了因少子化而資源過度集中的副作用。


一般的父母依然苦自己不苦小孩。「我們這代不敢跟上一代要東西,自己找方向、解決問題,但現在小孩子就是伸手要。」雖然這麼說,但李汪柱還是願意給子女更多。李汪柱的解釋是,他生活簡樸,如果住在鄉下老家,一個月花一萬元就可以生活,留下來給自己有何意義?但孩子出國念書要花三百萬元:「養小孩不知要花多少錢,但帳不能算給兒女看,該花就花。」他表達的正是天下父母心。


Y世代父母多半經歷過或聽聞過螞蟻世代的苦日子,出手較少浪費;但新一輩在生活無虞環境下長大,不太懂得珍惜資源,Y世代父母也基於「能給就給」的心情,很少讓他們匱乏。


也因為Y世代父母孩子生的少,多半很疼愛,媽寶就這樣出現了。不過,媽寶的情況有多嚴重?


「十個學生有一個是媽寶,而且這些人會擴及影響第二層的人。」一位台北市高中老師B透露,有學生因便當晚到十五分鐘就發火,有學生說他第一次看到橘子皮,因為從小到大,橘子都是別人剝好才給他的。


媽寶的問題出在家長身上。B老師說,有一次,有個學生偷竊,家長到校後反倒質疑:「為什麼要把東西擺在外面讓我小孩偷?」還有,他要求學生掃地,家長也來抗議:「在家裡有傭人,為什麼要叫我兒子掃地?」他對家長解釋,站在教育的立場還是讓孩子試試看,不過最後還是改讓這個學生擦桌子。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B老師表示:「都是家長來問老師補考是什麼時候、要幾學分畢業,而不是學生。不少家長說他們的小孩只要讀書就好,其他不必管。」


伊慶春說:「我們的年代是努力就能出頭,現在是不努力也不致匱乏,胸無大志。」這也是媽寶現象帶來的隱憂。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