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認孩子們的困境是困境,認同他們的難過是難過

面對青少年時期會有的煩惱與憂傷,我們不見得能幫孩子們解決,但溫暖的陪伴就是我們能給予孩子們最大的力量。

關於自己的青少年往事,那些歡笑的、苦澀的、燦爛的、壓抑的、可笑的、深刻的、幼稚的、張狂的回憶,你記得多少?每當看見國高中生這個年紀的孩子時,你是怎樣憶起自己的「當年」?或許帶著一絲微笑,因為那個年紀的不成熟或青春夢幻;也或許帶著一絲苦澀,因為那個年紀的慘澹。或許,對於那個年紀的我們,我們早已慢慢遺忘。

或許因為在國中教育現場擔任過許多年的老師,和這個年紀的孩子交涉頻繁,因此我常想起我的國高中時代。

 

淚水是記憶裡最真實的痕跡

在這個年紀的孩子,有些淚水很幼稚,我也曾流過這種幼稚的眼淚。

印象最深刻的是:國一時曾暗戀一個資優班的男生,當時他們班準備跟別的班級打排球比賽,我們花了一些心力希望老師能讓我們出去看比賽,但是老師不允許,於是我哭了好久。還有一個朋友的例子:我在補習班認識一個好朋友,有一天去補習時,她在一個角落哭成淚人兒,好多人都圍過去安慰她。我看到後也走上前去,問她怎麼了?哭成這樣一定是遇到很糟糕的事了,我想。

然後她緩緩地跟我說:「羅XX(她的偶像)有女朋友了……。我超愛他的,我真的沒想到他會有女朋友……。」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聽到原因錯愕而啞口無言的感覺。

然而有些淚水很深刻...。

國中是發展同性同儕關係的重要階段,所以對這個階段的很多孩子而言,與「朋友」之間的交往或挫折,都跟天一樣大,那些影響都可能留在我們身上一輩子。以我個人為例,在我國中階段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與當時一位閨蜜的「交往史」。

對一個國中女孩來說,有時「閨蜜」是比「男朋友」重要百倍的存在。你可以對你的「閨蜜」無話不說,開心的傷心的快樂的痛苦的無聊的瑣碎的一切全都可以向她傾訴,上課時互相傳紙條,下課時一起上廁所,到哪都要在一起,回家可能還要再熱線好一陣子,其密切的連結和關係和談一場戀愛不相上下。

更類似的是「佔有慾」,發展到「閨蜜」階段的朋友通常會對對方產生一些佔有慾,不喜歡她跟除了我以外的人要好,不喜歡她覺得除了我以外還有其他朋友也很重要,如果我對她的看重超過她對我的看重我也會覺得很傷心……等等,許多的愛恨糾纏也由此而生。這裡討論的尚且是對「一個人」複雜的感情,但「同儕」有很多人,國中也流行小團體,因此各種關係交織成一份複雜的網絡,千百種幽微的快樂與悲傷在許多細膩的小心靈之間打轉,構成我們的青春期。

 

我曾魂牽夢縈的青春

回頭來說說我和我國中階段這位閨蜜的交往史。

這位閨蜜是位轉班生,轉來班上後坐在我的隔壁,我們很快就熟稔起來,再因為有共同的嗜好,我們很快就變成「閨蜜」。

我們整天黏在一起,我們無話不說,我們做什麼都想到彼此,她的溫暖與善良讓我覺得擁有她這個朋友是全世界最快樂最幸運的事。這樣快樂的生活持續了一年,沒想到到了國三,我們之間出現了「第三者」。當時我因為跟班上另一個同學在同一個補習班,慢慢地也跟另一個同學熟稔起來。

其實除了這個閨蜜以外,我本來就有其它要好的同學,再與其他同學要好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比較不幸的是,我的這位閨蜜剛好不喜歡我新熟稔的這位同學,因此我跟這位新好友的結盟變成對她的一種「背叛」,我從此成為她們兩人之間的夾心餅乾。我能夠理解這樣的關係如果是發生在愛情,那我就必須做出選擇;但在友情之上,我還必須在兩個朋友之中二選一,那就令我匪夷所思了。

因此我一面持續與這位新好友的關係,一面陷入閨蜜的懲罰。閨蜜的懲罰就是冷漠,無論我用何種方式補救或挽回都沒用。她有時心情好時會跟我說上兩句話,心情不好時就把我當空氣。周遭的朋友雖能理解她的心情,但時間一長,也覺得她對我的態度太決絕,慢慢轉而同情我。而我每日在她時冷時熱的態度中受折磨,一方面想念我們之間的舊日美好,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沒有錯,為何要因此放棄另一個需要我的好友?我就這樣度過了淚水多歡樂少的半年。

 

生命中必經的挫折

有一個鮮明的記憶是:我不敢讓家人知道在學校的這些事,因此我只敢在父母看不見時偷哭。有一天我聽著熊天平的〈雪候鳥〉哀傷的歌詞,感覺自己如風雪中飛行的候鳥,怎麼努力都挽不回決絕離去的好友,兀自垂淚。

然後父母在門外呼喚我的名字。我擦乾眼淚,換成一副笑臉回應父母。當時,父母對我在友誼上的挫折渾然無所知,即使到現在也是如此,我不太會對父母說出傷心難過的那些事,也習慣讓父母覺得「我的狀況都好,別擔心」。我知道對我們這個世代而言,和父母的關係大多如是,極少會親密如朋友。然而世代交替,現在許多父母和孩子的關係已比我們從前親密得多,你又該如何面對孩子所承受的這些生命中必經的挫折?

在我帶班的時候,曾出現兩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案例。

當時在班上有一個六人行小團體,從國一上就結盟在一起。接著到七下時,其中一個女孩就被踢出這個小團體。如果只是半年的結盟倒也還好,但女孩和團體中有一兩個女生從國小就是好朋友,因此這樣的打擊對她來說非常重大。

剛開始她也非常不知所措,但幸好母親一路溫暖的開導與陪伴,接著她就正視自己的缺點,試著改變,並開始在班上尋找其他朋友,然後就順利地度過接下來的兩年半。但另一個女孩就沒這麼好運了,她被這個團體踢出去的時間是國三下。在一個同儕團體裡兩年半的時間才被好友疏離,又得面對即將來臨的大考壓力,這女孩嚴重受創,幾乎無法到學校上課。於是我找了這個團體裡的其他女孩詢問原因,明白許多情緒累積已久,一時半刻難以消化,但她們也不忍女孩因為她們影響到接下來的生活及考試,還是努力讓生活維持常態。

但屋漏偏逢連夜雨,女孩心心念念想考的舞蹈班考試又成績不佳,再為女孩雪上加霜。記得當天成績揭曉時,特教組長緊急找我過去,我趕緊將女孩母親找來,三人在輔導室小房間裡密會許久,共同商量出下一個可能性,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女孩。下了課的女孩被我找來,聽到消息後馬上崩潰大哭,我等她哭完後才告訴她我們已幫她想好的下一步,而她的母親將會繼續全力協助、支持她。因為有了後路,女孩很快地振作起來,繼續面對自己的生活,至今也有很好的發展。

 

永遠支持孩子的母親

我一直記得那位女孩母親憂慮的臉龐及聲音,無論是女孩無法上學時,抑或是我們共同討論女孩接下來的出路時。

讓我感動的是,這位堅強而慈愛的母親即使在那些時刻看來那麼手足無措,可是她對女兒的支持與陪伴卻毫不停歇。她沒有在女孩受挫時責怪女兒的軟弱,反而努力成為扶著女兒站起來的那雙手。我多麼慶幸,這女孩不必獨力承擔在這人際關係上及面對未來層層疊疊的重大壓力,多麼慶幸這女孩有一位堅毅而溫暖的母親,才能幫她較為輕易地走過生命中這些不容易的課題。

這讓我學到,面對青少年時期會有的煩惱與憂傷,我們不見得能幫孩子們解決,但溫暖的陪伴就是我們能給予孩子們最大的力量。理解孩子們的困境與難過,讓孩子們知道,無論如何,我們都會陪他們一起走過,就是我們能給予孩子最大的協助。只要有這種力量與支持,無論多大的困境,也能在孩子們心中留下正面的力量,而不會形成一個舊日的、難以走過去的傷痛。

承認孩子們的困境是困境,孩子們的難受是難受,有時,就是我們能給予他們最大的幫助了。

 

Photo:Nana B Agyei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