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平均家務時間4.3小時──職業婦女如何兼顧家庭與工作?

工作和家庭不分,是最嚴重的問題,工作成7-Eleven,家庭一定受到影響。對女性而言,到底是要先有工作表現?還是要先照顧家庭?兩者能兼顧嗎?

曾有調查針對台灣已婚女性、已婚男性、未婚女性及未婚男性做幸福感排序,已婚女性是幸福感最低的,已婚男性則是幸福感最高的。

 

董一鋒在台中開神經內科診所,女兒小學三年級,兒子小二,老婆在家全職照顧家庭。董一鋒就讀國中時,有一天發燒到39度沒有食欲、鼻塞嚴重,家裡找不到藥,但當時他的媽媽不得不去上班。「我沒有怪她,但這件事烙印在我心中。」他看見一個職業婦女在工作與家庭間掙扎的痛苦,發誓不讓這樣的事再發生在自己身上。

 

「所以我努力念書,讀醫學系、賺高薪,供家裡花用,老婆不必出來工作。」董一鋒說,他交女朋友的首要條件,就是她此生想要當家庭主婦。

 

 

「男主外,女主內」已不是主流

 

不過,像董一鋒這樣的家庭已不是主流,全台大多數的家庭都雙薪。「經濟絕對是壓力,工作與家庭是衝突的。」林如萍教授表示。2013年,台灣的工作人口中,已婚女性進入職場的有300萬人。

 

根據主計處統計,必須工作的已婚女性,每天料理家務的平均時間為4.3小時。其中,照顧小孩2.1小時,做家事2.2小時,照顧老人及其他家人16分鐘。換句話說,女性下班的時間是「上第二個班」,必須處理家裡的事情。

 

爉燭兩頭燒就是這個意思。「什麼是好媽媽的邏輯?女性徘徊在工作及家庭之間,孩子成長不能錯過,工作也要顧。」東海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巫麗雪說。

 

不過,這的確讓許多女性心力俱疲,對沒辦法好好教孩子充滿悔恨。馬婉瑛有兩個女兒,一個國二、一個小五,她說,在孩子小的時候, 因為剛好換工作,壓力很大,要去上課、要重新充電,時間壓縮得很厲害,她回家還要讀書,給家庭及孩子的時間減少,錯過教養的黃金時間,小孩的生活習慣已來不及改了。現在請女兒幫忙收碗,女兒總是會抗議:「為什麼要我收?」

 

 

生養孩子與自我實現的平衡

 

至於台灣女性為什麼要生小孩?「西方生育是為自我實現;照顧孩子、維持親密感情,才是東方女性生育的原因。」台大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副教授陳玉華表示,現代女性工作家庭兩難,雖然夫妻兩人都有升遷上的需求,但男性及長輩多半仍會期待由女性接下照顧家庭的任務。

 

李佳蓉女兒國三,兒子國一,她表示,經營家庭辛苦不辛苦,取決於和誰結婚。結婚前她就和先生談好,孩子要生幾個、怎麼教、誰要照顧,她覺得和先生對教養、理財等方面看法相近,因此合得來。

 

另一個影響台灣社會發展的是,女性在各種原因夾擊下,主動提出離婚的人數變多。台大社會系教授薛承泰指出,台灣離婚率約在20世紀末、21世紀初大增,後來呈現波動式發展。目前,每年結婚人數和離婚人數的比例大致是三比一。

 

台北晚晴婦女協會輔導許多個案,發現在2013年來求助的婚姻輔導個案,46%是因為夫妻個性不合,需要溝通;而離婚的人當中,原因是「外遇」的比例增至35%。

 

「離婚最高峰是在結婚後3~5年間,占所有離婚案件三、四成。」林如萍分析,這個階段因為小孩報到,是夫妻困境的最高峰,不挺過去,就很容易離婚收場。

 

台灣離婚率為千分之2.4,算是偏高的。為什麼台灣離婚率在東亞最高?「因為我們擇偶的想法是傳統的,但期待是西方的。」林如萍說,如果女性要「用八隻手」經營家庭,婚姻如何穩定呢?

 

 

工時過長,讓職業婦女面臨兩難

 

「工作和家庭時間不分,是最嚴重的問題,工作成7-Eleven,家庭一定受到影響。」陳玉華分析。對女性而言,到底要先有工作表現?還是先照顧家庭?兩者能兼顧嗎?

 

「托育成本高,要進台北市大安區的公立托兒所,比進台大還難。」陳玉華半開玩笑表示。職業婦女有媽媽、婆婆幫忙還真是很重要的。

 

大家說台積電是幸福企業,因為台灣有百分之一的新生兒是台積電員工貢獻的;另外,信義房屋鼓勵員工成家生子,一旦生小孩,公司就發十萬元。雇主用這種方式其實很聰明,不但善盡社會責任,更因為好的企業形象召募得到好員工,而且讓員工安心待下來,花費其實不高,卻因多了一分體貼,企業和員工雙贏。

 

台灣少子化、老化的程度已相當嚴重,台灣的婚育狀態也已不是個人的事,要國家及企業合力,共同思考解決之道,畢竟,家庭安定,社會及國家的未來才有希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