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面對,練習說再見

分離雖然難過,但求人生無悔

文 / 李鑫

 

今天早晨天亮得似乎格外早。釋然幾乎一整個晚上都沒有睡覺。

雖然張總給安排的房間很舒服,又有山風從窗縫中透進來,本可以有個安穩睡眠的釋然心緒卻難以平靜。

他知道,睡在自己隔壁房間的戒緣師叔也是很晚才休息的。這一老一少兩個出家人彼此心知肚明對方的想法,但誰也不願意主動去說明白。

「師叔早!」釋然剛推開門想要到外面去走一走,正好和將要出門的戒緣師叔走了個碰頭。戒緣師叔一看釋然臉上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就已經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順手往前面一指,示意釋然跟著自己來。

在嘰嘰喳喳地叫著,爭搶著母親帶回來的食物。釋然拿起掃帚把燕子落在地上的糞便和食物殘渣掃到一邊,隨後才跟著戒緣師叔向村子外面走去。

「釋然,看來你已經把這裡當成家了。」戒緣師叔是指釋然剛才主動清掃燕子糞便的事情。在廣緣寺的時候,釋然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先打掃寺院裡的環境。因此他比每一個人都更清楚在這所朝夕生活的寺院裡,究竟還有哪些生物每天都與僧人們同作息。所有小動物們的來來去去釋然都很清楚,如果哪一天沒有看到哪隻動物出現,釋然心裡一整天都會悵然若失。因此當戒緣師叔看到釋然隨手就把地上的汙穢打掃乾淨時,他知道釋然一定對這裡產生了歸屬感,才會如同照顧廣緣寺一樣照顧著這裡的一草一木。

釋然點點頭,隨後又急忙搖搖頭。他害怕自己一不小心的回答就會讓戒緣師叔誤以為已經給出了答案。

「那你說說,昨天晚上究竟是如何想的。」戒緣師叔不再繞彎子,而是把話題直接轉到最敏感同時也是釋然最不想面對的問題上。

「師叔,說實話,我真的沒有想清楚。」釋然又搖了搖頭。

戒緣師叔哈哈一笑,心中已經明白了八九分。他說:「當你開始猶豫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心中其實已經開始動搖了。是的,能夠在這裡住下修行也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釋然,如果你最後選擇了這條路,師叔我一定會全力支持。張總說過要修建寺院,你要是能夠在這裡住下,師叔我雖然不才,留在這裡幫你建寺院的氣力還是有的。至於以後﹍﹍」戒緣師叔話說了一半,就不再繼續講了。

釋然突然醒悟了過來,他急忙追問:「以後怎麼樣?」釋然之所以一直猶豫不決,就是害怕自己的想法以及對未來的打算和戒緣師叔有所不同。告別師父後,這一路走來,戒緣師叔就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大導師。釋然很難想像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戒緣師叔身邊的情形,在這條修行路上,他自己還是個懵懂的小孩,一株剛剛發芽的嫩草又如何經得起風雨的侵襲!

兩人不知不覺走到了繞村而過的河邊。戒緣師叔把釋然帶到河中間的小橋上,看著潺潺流水從腳下逝去,良久沒有說話。

時間彷彿靜止在了這一刻。陽光漸漸從山後面透露出來,霞靄籠罩在二位出家人身上,彷彿佛光普照一般。山人與小橋倒映在溪流中,搖搖晃晃,影影綽綽,卻一直都沒有改變二人站在橋頭觀望風景時的姿態。

 

首先必須要對得起自己

「釋然啊!」戒緣師叔感歎地說,「小河流水,千千萬年,你看它們什麼時候忘記了一直向前。我知道,在那未知的前路,一定會有艱難險阻。我也知道,在那暫時寧靜的港灣處,也必定是難得的修身之地。人生啊,處處都有風景。最最重要的一點在於,你是否還有勇氣向前。不論現在還是以後,你往前,即是勇氣;你停留,即是功德。我剛才說過,如果你想要留下來,我也願意暫時停留下來幫助你。可我還有自己的路要走,等你功成時,我註定是要離開的。這河中的任何一條魚都離開不水而存在,可是又有哪一條魚會在同一片水中永生不離呢!水有水的自由,魚有魚的歡娛。至於是水還是魚,釋然,你要自己選擇了。」

聽完了戒緣師叔這一大段話,釋然心中縱然還是有些不明白究竟該如何抉擇,但他似乎隱隱看到了應該如何繼續走下去的方向。

「師叔。」釋然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我想,也許我做這個決定會對不起很多人,但首先我必須要對得起自己,否則我恐怕要後悔一生。

戒緣師叔依舊微笑望著釋然的臉龐,等他說出最終的答案。

「師叔,我可能既不是水也不是魚,或者我根本還不清楚自己是什麼。但我希望能夠用我以後要走的路來一遍遍地證實自己,讓我能夠更看得清楚自己。這個過程,恐怕還需要我走更遠的路,也更需要師叔對我的繼續幫扶。所以,我願意和師叔相伴走下去。日後時機成熟,我也許會在這裡留下來,但應該還不是現在。」釋然一口氣說出了內心最深處的想法後,終於可以長長地舒一口氣,彷彿卸下了千斤重擔。

戒緣師叔順著水流的方向往前一指,告訴釋然,這樣一直走,向著太陽東升的地方,一定能接觸到自己內心中的天堂。

摘自 李鑫 《小和尚教你不糾結》 / 野人文化

Photo:Annie Spratt,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