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自己,才能開始愛人

當我們能看到自己與外界人、事、物的真貌時,愛才真正地開始,如果你看不清或不接受自己與對方的真貌,那愛只是你自己內在的投射。

文 / 黃慧娟

 

想在親密的承諾關係中找到完整自我,首先必須找回摒棄多時的自我碎片。

今天我們要回頭來看看自己,重新對自己做一個新的詮釋,顯然這是一個冒險,讓這個在社會化過程中形成的牢固框架鬆動一段時間,你會看清自己的真貌,體會自己內在的自由,活出自己的喜悅與滿足,這時你的內心會更加柔軟、溫暖與體貼,對外界的人、事、物有更多的包容、體諒與接納,因為讓自己活在真實中,也會讓人活在他自己的脈絡中,以他自己的面貌呈現。當我們能看到自己與外界人、事、物的真貌時,愛才真正地開始,如果你看不清或不接受自己與對方的真貌,那愛只是你自己內在的投射。

現在分析社會化過程中形成的四個自我:

 

隱藏我,偷偷表現的我

我們有充足的洞察力維護自己的完整,所以不為人接納的自我只好隱藏起來,自己有意識地獨自經營著,造成只有自己知道,而不能說出去的祕密;然而我們卻又渴望在人生的路上,有個伴侶能接納並分享這份自我隱藏的祕密。

祕密有很多種,有些藏著的是痛苦、耗神,甚或邪惡的祕密,但更多的是想令人驚喜的祕密、說了有點尷尬的祕密、大膽胡思亂想的祕密、愛面子怕出糗的祕密,祕密是一種自我意識,放心當自己祕密的主人吧!

 

盲目我,已經忘記的我

我們另有一面不只別人不了解,連自己都看不清、認不清的面貌。

我們忘記它們曾經存在,忘記它們其實原本就是屬於我的一部分,例如以前曾經喜歡隨意哼歌起舞,曾經想學木工,雖然我們在某種程度上仍能意識到「隱藏我」,但是卻渾然不知壓抑了「盲目我」。

 

否認我,不肯接納的我

有些原本具有的特質,我們自己不但不承認,還會排擠這些特質,但別人卻能夠發現

否認的自我,通常是令人產生痛苦經驗的特質,例如當我們哼歌起舞卻被嚴厲制止或取笑,致使我們只好否認它的存在。我們否認的特質往往會找到一個補償,例如一個小女孩若被灌輸「性是骯髒的」觀念,以後她會實行禁慾或是變得冷感;男孩哭泣受到嘲諷或處罰,會以頑強、好鬥的態度來掩飾受傷的內心。別人都清楚看在眼裡,唯獨自己不承認。

 

虛偽我,彌補缺洞的公開面具

隱藏、盲目和否認的自我,都還是真實自我的一部分,只是在創傷中失落了,致使自我有了一個漏洞,需要加以填補。

針對如此的支離破碎,我們該如何補償?當然就是急病亂投醫,急急找到一個可以替代的「我」,一個公開的人格面具,好讓自己快快感覺到與社會的期望更為一致,以獲得生存所需要的愛、工作、認同和肯定。

虛偽的「我」就是為了彌補我們所摒棄的部分,而創造出不屬於真我的部分,是為了保存自我完整而創造出來的幻覺。

如果可以真正的理解並接納這些,存在於自我意識中最真實的自己,才能真正的獲得快樂。

摘自 黃慧娟《找到歸屬心靈練習本》 / 太雅出版

Photo:Camdiluv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