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英雄們,明年見!--第六屆DFC挑戰幕後特輯

這是一個很棒的體驗,透過自己的力量,體會到原來小小的一個動作都可以改變生活周遭的人、事、物。

隨著六月初「DFC分享大會-超級英雄之旅」的落幕,第六屆臺灣DFC挑戰也正式劃下句點。

從去年教師節報名啟動的公文與簡章發送至各教育局處,今年寒假後收件截止期間因全臺師生繳件踴躍而數度把網路平台塞爆,收件完畢後我們邀請各界專才的前輩們擔任評審委員一同欣賞與回饋同學們的改變故事,一直到上週六分享大會前遠端陪伴各組分享故事同學們的準備歷程。這段將近一學年的時光現在在眼前如跑馬燈般地快速轉過,回憶起過程中的驚奇、歡笑、沮喪、挫折、興奮、感動...,每個事件都仍歷歷在目。相信這就如同孩子們經歷DFC挑戰的過程,當行動完成後,回想起每個經歷,那些感受都將深深烙印,同時也留下了改變完成後的自信。

本屆收集到197個*完整分享的DFC創意行動故事中,我們看見孩子關注議題的多元性,關照的對象從自己、同學、老師、家人、年幼的學弟妹、特殊學生,到校外的老人、社區鄰居、移工、原住民,更有透過網路聯繫外國的學童或人民的故事,甚至流浪貓狗也是許多同學關心的對象。行動的空間從件數最多的校內廁所、圖書館、走廊,到校外道路、圍牆、河流、公園等,同學們著手改善的議題從個人情緒、學習、身體健康狀況,到人際相處、社區、環境、交通問題、國際局勢等。

每年搜集的DFC挑戰故事一方面讓我們了解孩子們生活中所困擾與重視的問題,同時更提醒著我們這其實也就是所有人身處的真實世界,提醒著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做點什麼去改善。一位DFC挑戰評審在訪談中說道:「臺灣的同學們很容易覺得自己的事情微不足道,可是其實不是!你每一個覺得微不足道的事情,只要不放棄,不要想說我忍一下就過了。你去想一想說,有沒有可能有更實際的方法,我們能不能做些什麼去改變?他其實都可以造成不一樣的結果。

 


 

改變世界給我的力量

「這是一個很棒的體驗,透過自己的力量,體會到原來小小的一個動作都可以改變生活周遭的人、事、物。」

「這是一個能讓我學習到課本以外知識的活動。」

「給自己一個挑戰的機會,很有成就感!」

「想再次挑戰不同主題,幫助到更多的人及這個世界。」

這些是完成本屆DFC挑戰同學們的回饋,這些回饋中看見I CAN力量的傳遞!我們更希望越來越多的人願意相信:「每個孩子都做得到、每個人都做得到!」只要心中懷有設計思考的想法與態度,運用DFC的四步驟實際動手做,再微小的事情也願意起而行,每個人都能成為問題的解方。


DFC評審回饋小撇步搶先看!

[第七屆DFC挑戰即將在2016/9月後啟動,以下撇步歡迎未來有興趣透過DFC四步驟解決身邊問題的朋友們參考唷!**]

為什麼要做DFC?

「我覺得每一個行動都應該被鼓勵,不管做得成不成熟...當學生開始願意去面對,而且想要解決那些本來人家告訴他『這沒你的事』的這些問題,...我覺得從小學生的角度來看,這樣子去面對,本身已經是一個非常勇敢的東西。」(姚仁祿 大小創意齋/負責人)

DFC的這個方法與程序就是讓當下跟未來的小朋友(學習),在面對人生還有生活上的一個基本思考邏輯。就是: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付諸行動,實際去實踐、操作。這就是這個時代創新的核心價值,和臺灣目前需要人才的價值。」(許和捷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設計學系/教授)

 

 

Feel 感受

從自身的經驗去感受真心的困擾。而這個「自身經驗」可能是具體出現於生活周遭(如校園、家庭內的問題),也可能是透過理解、關注、同理而感受其他對象的困擾(如在社區、社會、世界發生的議題與我們關聯之處)。

花點時間認識問題。試著詢問自己「為什麼這個問題會是個問題?」「這個問題的根源是什麼?」「這個問題跟我的關係是什麼?」

「原來我們大人為這個世界做的事情真的還太少太少,從你們的努力中讓我覺得大人自己好像也要加油!」(陳培瑜 凱風卡瑪股份有限公司/總編輯)

 

Imagine 想像

期待看到更多獨一無二、更有趣的想法,而不只是安全的解決方案。

輔導員引導的時候可以試著問問同學:「還有沒有更多的可能?」「這有點無聊ㄟ ,能不能再想多一點?」接受有趣、瘋狂、搞笑的狀況發生,而不是:「這個想法你真的可以嗎?」「這樣你們做得到嗎?」

同學們可以更相信自己、更不怕失敗!想像的時候不要害怕講出好笑或奇怪的點子。」(冷彬 富邦文教富邦文教基金會/總幹事)

 

Do 實踐

不怕失敗。不管行動的過程和結果是成功或失敗、是好是壞,只要覺得自己做得是對的,就應該繼續去解決這些問題。

大人們再退一步。輔導員不一定要引導學生怎麼去做事,而是激發他如何去尋找他做事的方法,試著放手、在一旁觀察、誘導,給孩子更大的犯錯空間,也避免一年一年的故事趨向制式化的行動步驟。

愛因斯坦說:We can't solve problems by using the same kind of thinking we used when we created them. 

老師或許可以思考:若引導學生用某種既定的方式思考或做事,會不會反而讓孩子太早(不小心地)被大人的邏輯或做事方法同化,而失去「童心創意」的本意呢?或許,激發學生想像出自己思考、做事的方式,更能避免愛因斯坦提出的問題?(楊逸帆 紀錄片《學習的理由》/導演)

 

Share 分享

散播影響力。別誤把記錄或宣導當成分享,而試著向問題相關的使用者分享我們的改變、取得回饋,而讓影響力擴散出去。
多元的分享形式。別誤把行動成果當成分享,進入分享步驟時要思考盡可能多元的分享方式(文字、圖片、影像,透過面對面、網路、媒體等管道),有規劃地影響更多人。

分享不只是把一個作品做完,透過簡報、youtube去傳遞,分享是希望將執行完的力量被(議題影響的人)感受到,在行動之後是不是真的有讓原來關注的那些人感同身受到我們在做一些跟他有關的改變。如果能夠得到他們的Feedback而讓影響擴散出去,那個分享才是真正的分享。」(郭至楨 中華電視公司/副總經理)

 

*還有更多未被統計但也是透過DFC四步驟進行改變的孩童創意行動,點此觀看第六屆DFC故事集
**創意行動錦囊:http://dfctaiwan.org/dfcresources;國際DFC教案:http://dfctaiwan.org/dtg

--------------------------------------------------------------------

作者簡介: 臺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 石玉華

臺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課程服務組組員。

台大社會系畢業,熱衷於教育,喜歡與小孩和青少年互動。

相信學習是可以很快樂的,雖然以前在學校裡都不這麼覺得...

所以努力發掘和嘗試一些新式的教學與學習的可能,期待看到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趟「發現天賦之旅」。

 

照片提供:臺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