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重孩子的夢想

人生沒有目標,就會感到迷惘,無所適從。難怪常有人說,人一定要有目標,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對於孩子的夢想,我們只要默默守護,多給自由發揮的空間,大人退一步,孩子就海闊天空。

人生沒有目標,就會感到迷惘,無所適從。難怪常有人說,人一定要有目標,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對於孩子的夢想,我們只要默默守護,多給自由發揮的空間,大人退一步,孩子就海闊天空。
 

「中野屋悅生!」

「はい(右)!」弟弟用力舉起挺直的右手,鏗鏘有力的回答,迅速敏捷的起立,踏著一步步練習過的步伐,走向綁著紅色蝴蝶結的麥克風前,字字清楚分明的說:「我以後想要當一位賽車手。」

日本幼稚園畢業典禮的重頭戲,是每位畢業生上台發表自己未來的夢想。大家穿著小西裝、小禮服、黑色長襪,別著胸花,雙手乖乖的放在大腿上,不時轉頭偷偷瞄一下爸媽在哪裡,又趕緊注意聽穿著傳統袴和服的導師,是不是快要叫到自己的名字。


真心看待夢想
典禮在場地最大的遊戲視聽室舉行,為了畢業典禮,老師和家長非常用心的布置,完全「純手工」製作,不錯失任何角落。我半開玩笑的說:「就差擺的花不是親手種的而已。」旁邊的哲也媽媽小聲回答:「那是莉奈的歐吉醬種的,典禮完,每家人可以帶一盆回去喔!」

牆壁四處貼著媽媽們(包括我)親手摺的上百朵色彩繽紛紙花、在校生們親手做的一串串祝福紙鶴,希望畢業生在真心溫暖的典禮中,認真許諾自己的夢想,不會草草應付了事。我隱約感受到,家長和校方想透露出一種「即使是用錢也砸不出來」的闊氣。

熱烈的掌聲中,不時夾雜著媽媽的啜泣聲和爸爸擤鼻涕聲。幼稚園安排讓每位畢業生有上台的機會,讓爸媽欣慰的看到平時稚氣的小小人兒,人模人樣、大大方方的表現,成長茁壯不少。為了這數分鐘的小小橋段,老師和畢業生反覆彩排了很多次,為的是想呈現出最好的一面,讓孩子得到最大的自信。

畢業典禮不只是一個階段的結束,更是全新的開始,邁向下一個新里程。就像是歲末過年時,揮別過去,展望未來,到處是欣欣向榮的期待。

將來的夢想是什麼似乎不是最重要的。弟弟的夢想常在變,但是都和運輸工具有關,像是巴士駕駛、電車駕駛、F1賽車手、飛行員。我盡力避免用世俗的眼光去評估職業的利弊貴賤,灌輸大人的價值觀及現實的考量。心中雖然有OS:「啥米?這是高風險職業耶,壽險的保費要比一般人繳得多喔!」但我只是微笑點頭,對弟弟說:「不錯耶!那眼睛要很好,就能當好駕駛,最好不要近視,才能看得又遠又清楚。」

上星期去TOYOTA試乘Hybrid油電動力車時,弟弟說:「媽媽,我喜歡這車子引擎的聲音,因為它和電車一樣。」我起先不懂他的意思,售車員佩服的說:「沒錯。因為Hybrid的電動引擎就是和電車的原理相同。」我突然對這小子另眼相看,果真對車子很有興趣呢!


人類因夢想而起飛
我不禁思索,為什麼日本會這麼重視孩子夢想呢?

日劇最常出現的主題:追尋夢想,堅持到底,永不放棄。我看到自己的偶像男演員,為了夢想,不惜一切,就會更加崇拜。幾乎像信仰一般的洗腦。

美國電影也常環繞著「夢想」的主題。從早期移民時代追尋的「美國夢」;風靡全世界的迪士尼樂園,也是來自於華德迪士尼那「一人的夢想」。人類和其他動物的最大分別,就是有夢想的能力。

在日本太空總署上班的爸爸,語重心長的說,太空科技就是以「夢想」為種子,用科學技術開發灌溉,用毅力開花結果。在旁邊半聽半懂的哥哥直截了當的問:「那什麼時候可以去火星呢?」

爸爸一聽,立馬像選舉助選員般,熱血沸騰激昂的說,「從萊特兄弟發明飛機,從人類首次飛上天空,到首次登陸月球,不過是短短70年間的事。何況以現階段科技的水準,在接下來不用數十年的時間,肯定會有驚人的發展。……你們一定要有健康的身體,才能見證這一刻!」(爸媽不變的夢想,就是希望孩子健健康康的)

在日本國中教書,平日感情內斂深藏不露的同事淡淡的說:「夢想只是包裝過的好聽名詞,其實就是『目標』。」雖然是超理性、沒感情的發言,但仔細想想,的確很有道理,也很實際。

人生沒有目標,就會感到迷惘,無所適從。人生失去目標,就會覺得虛無,心慌意亂。難怪常有人說,人活在世上,一定要有目標,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想追求的是什麼。


相信就是力量
對於孩子的夢想,我們只要默默守護,不用苦口婆心,多給自由發揮的空間,大人退一步,孩子就海闊天空。

讓孩子從基本日常起,拒當媽寶,盡量親自動腦動手,積極體驗生活,累積五感的美學經驗。用眼睛仔細觀察事物,用耳朵認真傾聽,用鼻子辨別空氣中飄散的氣味,用嘴巴品嘗不同食物的原味,用指尖感觸萬物的質感形狀,相信孩子會自然而然的找到自己的興趣和長處,朝夢想出發。

鼓勵孩子擁有夢想的同時,那我們大人呢?曾經因為生活,因為家庭孩子被迫妥協,放棄遠離夢想。也許當下,我們可以重拾夢想時刻,每天留30分鐘給自己,單純做想做的事,享受簡單滿足的快樂。敬祝各位心想事成,夢想起飛!

後記:我一邊寫稿,一邊問在旁邊玩車車的弟弟,「你將來的夢想是什麼呢?」他不假思索的回答,「開法拉利458,黃色的。」抬頭看到我有點錯愕的表情,趕緊補上一句:「旁邊坐媽媽喔!」

對於孩子的夢想,家長應該默默守護,讓他們自由發揮。

 

蔡慶玉―政大日文系畢業,美國南加大(USC)傳播管理碩士,旅日文化教育觀察者。曾任職於東京外商廣告公司、日本政府教育局。現為華視日語文化單元講師、國語日報∕UDN專欄作者、日本交通部口譯導遊專員。著有《奇怪的日本人,奇妙的日本語》、《日式教養不一樣》。育有兩個台日混血兒。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