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種衝突,都是一個巴掌拍不響

我們或許看不到其他可能的替代方案,只好忍受別人的無理要求,成為別人情緒的奴隸。到頭來,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回答這個問題:「誰應該負責滿足我基本的心理需求?」如果我們的答案是「別人」,就等於把我們的力量交到別人手上。對於你和別人之間的關係與問題,你也有部分責任。得有兩個人,才能把彼此的關係搞得一團糟;但單憑一個人的力量,就可以扭轉關係的僵局。

文│威廉‧尤瑞

如果說在我目睹的大多數衝突中,指責往往是衝突的根源;那麼,在大部分我見識過的解決之道中,為彼此關係勇於負起責任,則往往是真正成功的關鍵。

想一想,你在家庭、職場或團體中,哪些人際關係一直困擾著你。你曾經忍不住想把所有錯都怪到對方身上,自己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嗎?

當彼此的關係籠罩陰影,人們往往會怪罪別人。但是,我們全都明白,每一種關係、每一種衝突,都是一個巴掌拍不響。

心理學家大衛‧史納屈博士在他充滿洞見的著作《熱情的婚姻》中,提到一位病人蘇珊的例子。她極渴望和別人溝通,並與對方建立密切的關係,但她和她先生法蘭克的婚姻生活並不幸福。她發現他們很少聊天,即使開口,也鮮少真正對話。多年來,蘇珊不斷指摘法蘭克,要法蘭克好好跟她說話,可是她愈是嘮叨個不停,法蘭克就愈想當縮頭烏龜。她覺得都是先生的錯,害他們的關係面臨瓶頸,毫無進展。她怒火中燒,感到挫敗,因為她無法如願與丈夫達成共識。

後來,蘇珊在治療師的協助下,終於能夠站在自己的立場,學習了解並接納自己本來的樣貌─她其實渴望與別人談話,期望分享內心的感受,藉此建立深刻的連結。然後,她學會理解她丈夫─他其實不喜歡聊天,不習慣敞開心胸與人深入交談。她終於醒悟,他們的互動如此負面,其實她也有責任,她承認自己的嘮叨只會讓法蘭克更加退縮。法蘭克童年時期曾經歷過創傷,因此沒有安全感,無法敞開心胸。事實上,蘇珊愈指謫他,他就愈沒有安全感,也就愈不肯開口。

事實上,你必須將別人的缺點視為他們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你的挑戰只在於該如何回應。你可以選擇像蘇珊一樣,當彼此的關係出了差錯時,承認自己也有責任。即使你認為你沒那麼大的責任,尤其是跟對方比起來,似乎是責任更小,但你還是有責任。如果你像蘇珊一樣,坦誠地看待整個情況,或許會明白自己其實也沒那麼難辭其咎。

 

你對別人指指點點的同時,有三根手指也正指向自己

我不是要你自責,只是希望你了解,對於你和別人之間的關係與問題,你也有部分責任。與其迷失在指責遊戲裡,更有用的做法是徹底醒悟到,得有兩個人,才能把彼此的關係搞得一團糟;但單憑一個人的力量,就可以扭轉關係的僵局。唯有為自己的關係負起責任,你才能重拾改善關係的力量。

能為自己目前的關係狀態負責,同時也意味著你承認自己的言行舉止造成傷害或帶來痛苦。從商場上的戰爭到種族間的鬥爭,在我經手調解的衝突中,我見識過真心道歉的力量,一句誠摯的道歉便有助於修復關係的裂痕。

有次土耳其內戰肆虐時,我正在歐洲設法促成一場祕密會議,讓土耳其與庫德族的意見領袖共聚一堂。一位退休的土耳其將軍說道:「身為土耳其軍隊的前任領導人,我承認在這場可怕的戰爭期間,有數不清的庫德族人遭遇不幸。我知道有許多無辜的人死亡、受傷。站在個人的立場,我想要鄭重道歉。」現場的氣氛原本相當緊張,不過,這番誠摯的話戲劇性地扭轉氣氛,讓雙方最終達成共識,一起努力終止戰爭。道歉成功的關鍵在於看不見的事前準備,在這個案例裡,將軍在公開道歉之前,事先完全掌握了自己在這場衝突中扮演的角色,充分了解應該採取什麼行動。道歉能否成功,主要取決於內在的努力。

 

只有你,才能改變生活與未來

在《哈佛這樣教談判力》一書中,羅傑‧費雪和我主張在談判過程中,最大的力量來源是你心中的「最佳替代方案」。如果你無法與對方達成協議,那麼,這個最佳替代方案就是最好的行動方案。

舉例來說,如果你正針對新的工作機會洽談條件,你的最佳替代方案或許是尋找其他工作機會。而以合約糾紛的例子來說,你談判的最佳替代方案可能是仰賴調解人或訴諸法律。如果你不滿意汽車代理商提出的價格,你可以另找一家。你的最佳替代方案能帶給你信心,不論談判

過程中發生什麼事,你都有其他的B計畫。也不必全靠別人來滿足你的需求。你不只能獲得力量與信心,也擁有自由。

三十五年來,我一直教導人們認清自己的底線,好好思考最佳替代方案。不過,從我的經驗來看,當人們發現備案並不好找,而且也不太有吸引力時,挑戰就出現了:「我找不到另一個工作機會。」「打官司會花很多時間和金錢。」一旦遇到顯然更占優勢的談判對手,許多人往往很難找到著力點,無法讓彼此勢均力敵。

 

對自己許下堅定的承諾

然而,我們可以加強內在的力量,不論外在環境如何,這股力量始終在我們心中,為我們所用。在談判過程中或發生爭執時,早在我們尚未擬定外在的替代方案之前,我們可以先想好內在的替代方案。那就是:我們可以對自己許下堅定的承諾,不論對方做什麼或不做什麼,我們都要無條件照顧自己最深的需求。真正的力量源自我們內在。

以蘇珊的例子來說,她終於醒悟,其實是她自己選擇留在這種無法充分滿足她的關係裡,她大可以選擇離開。當然,離婚是最後的手段,她希望盡量不要走到那一步。以談判術語來說,如果她無法與丈夫法蘭克達成共識,離婚就是她外在的最佳替代方案,也是滿足她需求的最好B計畫。一旦蘇珊對自己在彼此互動中扮演的角色,負起應盡的責任,她就等於在為自己的需求負責。她找到內在的最佳替代方案,承諾自己無論如何都會無條件照顧自己的需求。

她因此得以用全新的方式與她丈夫對話。她平靜地告訴法蘭克:「我再也不願意忍受我們鮮少對話的情況,也不願意強迫你跟我說話。但不要因為我不再嘮叨或指摘你,就以為我接受現況。對我來說,我不希望自己只因為伴侶願意和我說話,就可悲地感激涕零......至於你,我不希望你因為老是對你尖叫的太太而感受到沉重的壓力。從現在開始,我會將你的行為解讀為這就是你真心想要過的日子。我將會因應你的決定,選擇我的生活。」

 

為自己的行為與未來承擔責任

當我們愈仰賴別人來滿足自己的需求,對方對我們的掌控就會愈強,我們也就愈可能表現得更黏人而無法獨立。當蘇珊不再嘗試掌控她丈夫的行為時,雖然表面上,這樣的做法或許對她的婚姻造成威脅,但其實正好相反。蘇珊是為自己的行為與未來承擔責任,讓她得以戒掉自己的毀滅性習慣,不再批評法蘭克。而一旦停止批評,法蘭克心中就會產生安全感,進而願意敞開心胸,分享更多感受與需求。他們的婚姻不只獲得拯救,而且徹底改變。蘇珊不僅與自己達成共識,也和法蘭克達成共識。

在生活中,我們注定要應付許多棘手的情況。專橫跋扈的主管堅持要我們晚上與週末加班;我們默默順從,告訴自己我們需要這份工作。故意刁難的客戶老在最後一分鐘要求你修改與妥協;我們一再遷就,告訴自己我們需要這筆生意。正值青春期的女兒拒絕聽從我們的訓誡,一點都不尊重父母;我們對她的行為視而不見,告訴自己我們需要她的愛。面對這些讓人不知所措的情況,我們或許看不到其他可能的替代方案,只好忍受別人的無理要求,成為別人情緒的奴隸。

到頭來,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回答這個問題:「誰應該負責滿足我基本的心理需求?」如果我們的答案是「別人」,就等於把我們的力量交到別人手上。但是,如果我們回答「自己」,就可以重拾屬於我們的力量,改變生活與未來。

摘自 威廉‧尤瑞《說服自己,就是最聰明的談判力》/時報出版

 

Photo:Emre Genc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