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法選擇際遇,但可以選擇回應的方式

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意味著你的失敗與過錯、成功與力量都屬於你自己。這麼做需要誠實與勇氣,但唯有如此,才代表你是真的站在自己的立場。就像穿上完全合腳的鞋子一樣,鞋子上的一切,包含破洞、髒污,也全都屬於你,是你自己所造成的。

文│威廉‧尤瑞

「誰該真正為我們的人生負責?」針對這個問題,儘管理智上,我們知道應該對自己的言行、甚至反應負責,但當我們檢視人生時,往往會納悶自己為何來到此刻的處境,然後照例發現答案是來自外在因素:「我現在的生涯規劃不如預期,因為我的主管討厭我,不讓我升官。」「我沒辦法去旅行,因為我沒錢。」「我住在這裡,而不是在我嚮往的城市定居,因為我家人強迫我留下來。」換句話說,一切都不是我們的決定;所有的錯都要歸咎於某人或某個外在環境。

我不禁想起山姆的故事,我這位年輕的朋友老是發生車禍。一開始,他毀了家裡的休旅車,包括修都不能修……接下來遭殃的是家裡的吉普車……然後是他自己的車子。幸好,連他在內,都沒有人受傷。但每次出事,他都怒氣沖沖,把發生車禍的原因歸咎於外在環境超出他的掌控─是另一位駕駛的錯、路況不好、交通號誌太暗。責任從來不在他身上,他對此深信不疑。一連串的車禍,加上他欠缺責任感,讓他的父母憂心忡忡,家裡因此氣氛緊張,衝突不斷。

經過近距離觀察自己,傾聽內在的需求之後,山姆終於醒悟,他之所以陷入重複出車禍的模式中,或許與他霸王式的駕駛風格有關。他愈深入探索,就愈明白這種開車習慣是源自遭到壓抑的不安全感與怒氣。於是,他開始接受那些情緒,此舉讓他對自己的駕駛方式與車禍事故負起責任,即使有些車禍真的是意外所致。或許,最重要的是,他終於領悟他得為自己的人生與所有際遇負責,而且也只有他一個人能負責。一旦他以這種方式與自己達成共識,他就能與父母達成共識。而且可想而知,車禍連連的惡性循環也完全停止了。

這就是自我負責加上自我了解的力量。

 

自我負責與自我了解,缺一不可

少了自我負責的自我了解,就可能會陷入自憐的危機。少了自我了解的自我負責,則會淪為自責。在追尋自我認同的過程中,兩者都不可或缺。正如山姆的故事所示,站在自己的立場深入反思,能讓你了解自己,然後為自己的人生與行為負責。

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意味著你的失敗與過錯、成功與力量都屬於你自己。這麼做需要誠實與勇氣,但唯有如此,才代表你是真的站在自己的立場。就像穿上完全合腳的鞋子一樣,鞋子上的一切,包含破洞、髒污,也全都屬於你,是你自己所造成的。雖然人們往往將自我負責與自責混為一談,但這兩者其實完全相反。當你自責時,你會往回看,批判過去:「我在工作上真是失敗啊!」而自我負責基本上是向前看,想辦法解決問題:「我要怎麼做,才能打造成功的事業呢?」

如果我們的人生是場戲,我們也許當不成編劇,但可以選擇成為導演。我們可以自由詮釋這齣戲,選擇要扮演命運的受害者,還是命運的掌舵者。不論我們的遭遇是不是出於意外,我們都是自己人生中的主要操控者:有時候,我們或許無法選擇自己的際遇,但是,我們可以選擇回應的方式。

我的朋友傑瑞‧懷特出國到耶路撒冷念大學時,曾前往戈蘭高地露營,結果他踩到一枚六日戰爭遺留下來的地雷,失去了一條腿,連命都差點保不住。他在醫院病床上一連躺了好幾個月,時而悲傷,時而憤怒,時而痛苦,時而自憐,百感交集。當時隔壁病床的阿兵哥對他說:「傑瑞,這將會成為你最慘的遭遇,還是最好的遭遇?全都由你決定。」

傑瑞聽進了他的話,決定不要習慣性地扮演受害者的角色,把自己的困境歸咎於別人和命運本身。相反地,傑瑞選擇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改變自己的處境。「我不喜歡自己表現出那種形象:尖酸刻薄又愛抱怨的傑瑞,讓一件壞事主宰了他的餘生。」傑瑞在他鼓舞人心的著作《我不會被擊垮》中寫道:「我還有人生要過,那可是我的人生哪!不論我得單腳跳或打滾,還是怎樣都無所謂,我都會找回自己的人生。」

他成為「倖存者團體」(Survivor Corps)的共同創辦人。這個地雷倖存者的全球化組織,對戰爭和恐怖攻擊的受害者提供援助,在榮獲諾貝爾獎的「國際禁止地雷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傑瑞從那裡起步,開始投入公共服務,致力於化解遍布全世界的衝突。他在與自己達成共識時,也有助於他與別人達成共識─而且,他的畢生事業甚至轉變成幫助整個社會達成共識。

傑瑞換了個角度看待自己在這齣戲所扮演的角色,從無能為力的受害者,變成領導者。我們每個人都像傑瑞一樣,有能力重新思考引導性的問題,從質問:「該怪罪誰?」到自問:「我們必須從中學到什麼教訓?」

 

事情的好壞,端看你自己怎麼回應

面臨逆境時,我們是要把自己目前的際遇歸咎於他人或人生,或是好奇地捫心自問,生命究竟要帶給我們什麼樣的課題?

我們可以選擇為此刻的人生負責,不再抗拒現在的處境。與其為自己的命運傷悲,我們不如效法傑瑞,選擇擁抱命運。

就像傑瑞,我們可以選擇如何詮釋發生在我們身上的遭遇,不論我們碰上多糟的事─這麼做將直接影響我們後續對這件事的感受,以及回應的方式。例如,當事業每況愈下時,我們可以選擇怪罪他人,陷入怨恨與憤怒的煎熬中;或者,我們可以選擇把這種情況當成學習的契機,朝新事業發展。如果配偶或伴侶離我們而去,我們可以怪罪他或她,讓那個決定塑造我們的悲慘體驗;或者,我們可以傾聽自己的感受,接受這些情緒,重拾人生的主導權,然後勇往直前。

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有時或許看起來很沉重,但事實上,這麼做會讓你感到解脫。或許,你長久以來困在怪罪別人與自責的戲碼裡,如今只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你就可以獲得強大力量,順利脫身。正是指責遊戲與不負責任的心態,害我們一直困在受害者的思維中。

在我們承認自己作繭自縛的瞬間,所有束縛就瓦解了,我們重獲自由。

一旦掌握自己的人生,我們就可以開始活出充實的人生。

摘自 威廉‧尤瑞《說服自己,就是最聰明的談判力》/時報出版

Photo:Baher Khair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