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著彼此的手,我們能走得更遠

如果你想走得快,就一個人走。如果你想走得遠,就一起去。──非洲諺語。在我罹癌之後,我很感謝妻子仍然在我身邊。

文/葛斯・卡拉漢

 

如果你想走得快,就一個人走。如果你想走得遠,就一起去。

──非洲諺語

 

向親友報告罹癌的過程

在我被診斷出癌症以前,我已經開始跑應徵流程了。在我得知罹癌以後,這件事有了嶄新的重要性。這時我在經營我自己的公司,付我自己的健康保險,而且沒有殘疾。我覺得我可以為這家公司工作,我可以保護我的家庭,我們不知道將來會怎麼樣,而我想要確保每個人都得到最佳結果。

我確定了聘雇委員會知道我的健康問題,一位前同事是其中一位面試官,而我把她拉到一旁,解釋發生了什麼事。

「呃,我十二月二十日排定要動外科手術。有三種可能的結果。第一,我死在手術台上。第二,我動了手術,一切都好,三天內就會回家。或者第三種,外科手術進行得不順利,我還有一年可活,在這種狀況下我不會來為你們工作。」我很幸運,在那裡有個朋友,她可以向雇主解釋這一切。他們在整個過程裡都很支持也很體諒。

 

無論生病或年老

有一天早上,注視著在廚房水槽洗碗的麗莎,我暫時停下腳步。我知道這一切帶給她多沉重的負擔。她試著要為所有人堅強起來,讓家庭繼續運作下去,還要慶祝節日。但我看得出來她情緒低落。我走向她,緊緊擁抱她,說道:「我很抱歉。妳當初沒答應要承擔這個。」她回答說:「不,我有。結婚誓詞裡就有了。」她洗碗盤的手甚至沒有停下來。

如果沒有麗莎在我身邊,面對這一切本來會更困難許多。


十幾年前,我們結婚的那天

我們星期五早上醒來,出發到最近的一間商場去,大概在四十五哩外。我們挑了婚戒,並且要求「我們今天結婚」的折扣。銷售員幾乎不信我們的話,但我們讓他相信了,也得到了折扣。

在我們前往一家百貨公司找可以穿的衣服時,我頓了一下。「我們真的需要買更多衣服嗎?這不就失去辦簡單婚禮的意義了嗎?」麗莎在里奇蒙已經買了一件洋裝。我們注視著彼此,然後領悟到我們如果穿著塞在我們行李箱裡的毛衣加牛仔褲,也一樣是結了婚。

回到我父母家的那四十五哩路,是我體驗過最長的四十五哩。我不認為我們對彼此說的話有超過兩句。我知道我的手黏在方向盤上了,我不敢相信我們要像這樣「私奔」了。這麼突然,這樣出乎意料又臨時起意

我們在購物的時候,我的家人忙碌得很。他們聯絡了一位治安法官,安排了一些鮮花,排好椅子,然後打電話給我最要好的朋友泰德,要他來當我的伴郎。他們甚至布置好一棵耶誕樹,做為漂亮的背景。

我們那天下午結了婚。這是個簡單的典禮,有幾位家庭成員,一兩位朋友,還有我們。這不是我們心目中的理想婚禮,不過我們至今仍然是夫婦,就像是計畫了好幾個月才結婚一樣。

你可能會納悶,我的家人怎麼可能在大約十八小時內把這一切都組織起來。你看看,我的家人不只是充滿了要成事的協助精神,也很適合組織這些事。他們跟鎮書記、花店、治安法官全都很熟,而且他們有很多椅子可以提供給我們的少數賓客,因為我爸史蒂夫是我家鄉的殯葬業者。我們在卡拉漢殯儀館裡成婚。

不介意在殯儀館裡結婚的女人並不是很多。不過麗莎就是這種女人,而且這就是為什麼她在這麼多年來,會是這麼棒的伴侶與人母。她腳踏實地不廢話,而她面對這個癌症戰役的時候態度也一樣,我很高興她仍然在我身邊。

摘自葛斯・卡拉漢《每一天,都是愛的練習》/平安文化

Photo:Tania Cataldo,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