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剛剛那一段我想多聽幾遍

我們特別鼓勵這些學得比較慢的學生,看教學影片時善用倒轉鍵,這樣他們就可以反覆聆聽我們的講解。如果他們還是不懂,我們會在課堂上為他們作個別或小組指導。

文/強納森‧柏格曼、艾倫‧山姆

 

翻轉教育用數位語言與孩子溝通

今日的學生是和網路資源一起長大的,像是Yo u Tu b e 、臉書( F a c e b o o k ) 、聚友網(MySpace),還有一大堆網站。你可以看到他們常常一邊做數學作業、一邊發簡訊給朋友、在臉書上閒聊、同時還能聽音樂。許多學生提到,他們一進學校就得把智慧型手機關機,或者至少關掉行動上網功能,因為他們的學校禁止手機、iPod,以及其他數位裝置。悲哀的是,大部分學生口袋裡的行動裝置,要比我們學校絕大多數的寒酸電腦設備,功能好上太多了,而我們卻不准學生使用他們自己的東西。

當我們對教育界人士展示翻轉教室時,通常會得到「哦~啊!」的讚嘆。這些人士,都不是生長在開關永遠打開的數位世界。當我們開始翻轉時,學生那種不足為奇的反應,令我們頗為驚訝。大約在學生觀看授課影片的兩星期後,就已經非常習慣透過影片來學習,先前的新鮮感也煙消雲散。學生瞭解數位學習是怎麼一回事。對他們而言,我們所做的「翻轉」,就是在說他們的話。別誤會,我們並不是說,學生不欣賞這種學習方式的好處。不過說真的,透過影片學習,從現今學生的角度來看,確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成人或許會疑慮,我們這麼做,孩子黏在電腦螢幕前的時間更長了,會不會加重現今年輕人對真實世界的疏離?對於這點,我們的看法是,與其抗拒影像或數位文化,不如加入它們。現在是我們接受數位教學,並利用數位工具協助學生的時候了。難不成我們要告訴學生:你們不准用現代工具學習嗎?如果學校無法接受這個轉變,那才叫荒謬。

走進我們教室,你會看見,學生們忙著使用各種數位裝置進行各式各樣的活動。有的學生用班上過時的電腦、有的學生用自己的iPod;有人分工合作、有人進行實驗。他們也不時和老師互動。我們鼓勵學生帶自己的電腦到學校,因為老實說,學生的裝備比學校那些老古董要好多了。

 

翻轉能幫助忙碌的學生

現在的學生總是忙、忙、忙。許多學生身兼數職,不停在各個活動之間趕場。我們學生很感謝翻轉教室能提供彈性的上課時間,因為課程影片就放在網路上,他們可以事先研讀這些內容。強納森有名學生,是身經百戰的體操選手,常常要到別州參加比賽。她一出賽就會缺課,不過,她的科學課是在我們的翻轉教室上,所以她沒有錯過這門課的任何內容。如果她要參加的體操競賽快到了,她便會提前觀看授課影片。等她比賽回來後,至少不用擔心科學課缺課的問題。

艾倫有名學生是學生會的重要幹部,今年的校友返校節(homecoming)快到時,她已經事先預習了課程內容,進度剛好提前一週。等到校友返校節開始,她就利用艾倫的上課時間去忙返校節的事。

上述這兩名學生,不僅學到如何洞悉及運用系統(work the system),也在時間管理這個重要議題上,學到寶貴的一課。這在傳統教學模式底下是不可能做到的,但翻轉教室的彈性極大,可以幫助這些忙碌的學生兼顧學習與活動。

 

翻轉能幫助學習較吃力的學生

我們之前使用傳統教學法時,課堂上最能吸引老師注意的,莫過於那些功課最好或最聰明的學生,他們總是第一個舉手,問一些很棒的問題。這時,其他學生就只能被動聆聽我們和那些好奇學生的對話。然而,自從我們採用翻轉模式後,老師的角色不同了。課堂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在教室裡走動,協助那些學習比較吃力的孩子。我們猜想,或許這就是學生在翻轉模式底下學習變好的主因。這不代表我們忽略頂尖的學生,只是我們大部分的注意力不再放在他們身上,而轉向更需要我們幫助的學生。

 

翻轉能幫助能力不同的學生進步

特殊教育的老師也非常喜歡這個方案。因為所有授課內容都錄了下來,特殊需求學生(students with special needs)學習這些教材時,可以盡情觀看影片,多少次都無所謂。學生不用在上課時狂抄筆記,希望下課之後可以看得懂。現在他們可以對這些「老師」按下暫停鍵和倒轉鍵,直到他們確定自己完全掌握重要的觀念。

 

翻轉能允許學生暫停及倒轉授課內容

傳統教學的老師常被要求學科的課程進度,必須在固定的時間內完成。我們期望學生能夠瞭解老師授課的內容,進而學到該科目的知識。然而,就算再好的老師,也會有跟不上課程進度和聽不懂的學生。不過,就在我們實施翻轉模式後,我們把遙控器給了學生,並賦予學生「暫停」老師的能力,這可說是一大創舉

為了種種原因,暫停鍵的功效非凡。要學生們好好坐著,聽某個學科的專家口若懸河地解釋,其實算不上是良好的學習方式。對某些學生而言,我們講課的速度太快,可是對另一批學生來說,我們的速度又太慢。學得快的學生一下子就抓到重點,之後就倍感無聊;學得慢的學生,卻需要更多時間,來消化他們聽到的東西。當我們按下投影機的快速鍵,跳到下一頁時,必然會有一小群學生大叫,要我們回到前一頁。

當我們賦予學生暫停鍵的能力時,他們就可以用適合他們的速度來學習。我們特別鼓勵這些學得比較慢的學生,善用倒轉鍵,這樣他們就可以反覆聆聽我們的講解。如果他們還是不懂,我們會在課堂上為他們作個別或小組指導。

另一方面,對某些學生來說,上課是件無聊的事,因為老師講得太慢了,這些學生欣賞暫停鍵的理由跟上述學生不同。他們通常是我們最忙碌的學生,一大堆活動和賽事等著他們參加。

有些學生甚至喜歡用雙倍速播放課程影片,這樣授課的速度就能加快許多。雖然我們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吸了氦氣,不過對這些學生而言,這是節省時間的好辦法。

 

翻轉能增進學生與學生間的互動

翻轉教室帶來的最大好處之一,便是課堂全面性的互動增加了,不管是老師和學生,還是學生和學生之間的互動。因為老師的角色從內容的講授者,變成學習的教練,我們花更多的時間與學生交談。我們回答學生問題、和小組成員一起進行活動,也針對每名學生作個別的學習指導。

如果我們發現,有些學生做功課時遇到相同的問題,我們就會自動把這些學生集結起來,編入同一個小組,給予特別輔助。

因為老師的角色已經從內容傳遞者變成學習指導員,我們有時間觀察學生之間的互動。在教室走動巡視時,看到學生在自己的合作小組裡協助其他同學,而不是依賴老師這個單一的知識來源。

真的很神奇!孩子們同心協力、彼此之間相互學習的好現象,常令我們讚嘆。

或許有人會問,這個學習的風氣是如何培養出來的?我們認為,關鍵是讓孩子們體會到學習本身是他們的目標,而不僅把作業完成而已。我們刻意把教室變成一個學生能夠進行學習活動的地方,而非只是忙碌寫功課的場所。我們以這種方式尊重學生,他們也會回報我們。他們開始發現,教室裡的我們,不是權威的教學者,而是引導他們學習的人,當然,有些孩子必須花上一段時間才會發現。

我們的目標是讓學生盡可能成為最佳學習者,而且真正瞭解課程的內容。當學生注意到我們和他們站在同一邊時,他們便會在學習上,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來回應。

 

翻轉能容許真正的差異化教學

當今學校的困境之一是,同一個班級裡有許多能力迥然不同的學生。我們的學生裡面有資優生、一般生、學習較吃力的學生,還有閱讀障礙的學生。翻轉教室剛好讓我們看見,能力各異的學生多麼需要因材施教,還有,翻轉模式在接觸每名學生這件事上,是多麼強大的工具。

在翻轉模式底下,我們多半時間在教室裡走動,提供各個學生課業上的協助。對於那些很快就理解內容的孩子,如果他們能夠證明已經達成學習目標,我們會減少他們在這個學習點必須要完成的題目。這樣做,就像和每名學生訂下個人契約,只要他們證明自己做到,約定就算完成了。學生也很感激這種做法,因為他們明白,我們關注的是他們有沒有學到東西,而不是忙著解題而已。

而對於那些學習比較吃力的孩子,我們著重的是核心概念的理解。我們發現,某些課程內容對許多學生而言確實比較困難,學習並不輕鬆。這時我們會趕快修正題型或工作任務,讓他們回答核心問題即可。學生不致於被卡在進階的題目或任務,而能學到這個學習點應具備的基本觀念。

摘自 強納森‧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艾倫‧山姆(Aaron Sams)翻轉教室:激發學生有效學習的行動方案》/聯經出版

 

Photo:Lucélia Ribeir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