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什麼科系,學習的目標都是一樣的

不管念什麼科系,大學四年或是往後的職場,不外乎就是培養和掌控這三項能力:溝通應變、跨領域與多元、解決問題。
  • 書摘
  • 2016-05-20
  • 瀏覽數3,242

文/陳聖元

 

冷門科系的宿命:你為什麼要學這個?  

因為麥特的工作關係,常常在家裡就能認識一些當地的建築師和產品設計師朋友。人們來來去去,對於這間公寓裡來了一個會說土耳其語的台灣人,他們也非常感興趣,但大部分的提問都是:「為什麼要學土耳其語?」「為什麼要來伊斯坦堡?」「你以後要做什麼?」 

每一次被問到,我心裡總是想:「在台灣被問得還不夠,連來到伊斯坦堡,還要被身家調查。」但我可以理解,這是不論國籍、幾乎每個人心中都會有的存疑或偏見,甚至有些人覺得不可思議。 

麥特一位奈及利亞的朋友,從哈佛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因為有工作上的往來,順道來伊斯坦堡拜訪,當他聽到我的故事後,便瞪著白亮亮的大眼說:「一個台灣人,學土耳其語?你在想什麼啊?」 

 


學習的目標與動機,究竟是什麼?

這種反應,老實說我心灰意冷。大學四年當中,我不斷遭受這種質疑,原先單純地對學外語和異國文化的熱忱,也因此不斷被消磨。我好幾次反問自己,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曾受到旁人影響,考慮轉換跑道。 


但父親對我說:「繼續念,並且有機會到土耳其看看,雖然不一定會做相關的行業,然而這段過程將會是你日後人生的養分。」 他說,不管念什麼科系,大學四年或是往後的職場,不外乎就是培養和掌控這三項能力:溝通應變、跨領域與多元、解決問題。

念什麼樣的科系或是做哪種工作,都一定會在這三種能力中打轉,我們只是依照個人的志趣,以不同的方式或角度,來學習和呈現這些能力而已。

我認同,也開始調適心態,破除那種「讀什麼以後就得做什麼」的功利取向的科系迷思。 身處不同的國家和文化中,的確有令人反感,或是超過我們標準之外的行事法則。如同我前述的經驗。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一直在適應土耳其的作風,想辦法解決問題。在外租屋,與不同國籍的人相處,好的、壞的都要嘗試溝通。因為麥特的關係,接觸到以往未曾熟悉的設計知識,不知不覺也跨到另外一個領域。這一切都在生活中自然而然地發生,也是最好的學習機會。 

 

留學:跳脫刻板印象

土耳其是一個歷史豐富、文化底蘊深厚的國家,由於地理位置與人口結構上的特性,種族和宗教的多元,也為這個社會帶來許多正反兩面的影響。

我們身在亞洲,卻常以西方主流媒體的角度,來看待一些我們認為落後、戰亂的國家。例如說到印度,刻板印象就是強暴新聞頻傳和種姓制度的扭曲社會,然後以高姿態去批評,卻鮮少認真思考,他們正一步步地超越中國,以及為什麼。

說到土耳其,就會聯想到伊斯蘭激進的恐怖分子,與危險畫上等號,只因為他們大多數人信仰伊斯蘭教?  法國人懶散,我們會說是浪漫;中東人懶惰,我們就說難怪這麼窮。很多觀感都是結果論和媒體的影響。

長久以來,台灣人的思考模式受到媒體綁架,習慣性地以偏概全,或是流於表面,我不願活在這樣的陰影之下。我自認不是一個天生反骨,或強調凡事要特別的人,我只是想要真實地去了解這個世界,選擇不一樣的地方去闖,透過最實際的接觸去學習與磨練自己。 在我說出心中的想法之後,每當麥特見我又被問起類似的問題時,總愛搶在我開口之前幫我回答:「我們能學英語、德語,為什麼學土耳其語就搞得好像特異功能?」 


摘自 陳聖元《呢喃中的土耳其》/遠流出版


Photo:Iswanto Arif,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