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教室,超越傳統教學

我們的學生學得更多,而我們掌握的粗略數據資料也顯示,翻轉教室要比傳統教學法更好。

文/強納森‧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艾倫‧山姆(Aaron Sams)

 

預先錄下課堂教學,讓學生自行觀看

2006年,我們兩人開始在科羅拉多州的林地公園高中(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任教。強納森來自丹佛,而艾倫來自南加州。我們執教化學部門,掌管全校950名學生的化學課。為了讓教學日子輕鬆點,我們開始統籌兩人的化學課,也分攤彼此許多工作,省下不少時間。

我們馬上就注意到一個問題:在這間還滿偏僻的學校,許多學生利用上課時間離校參加外面的體育競賽或其他活動。不過所謂「隔壁」的學校,其實並沒有那麼近。學生往返的通勤時間非常長,課程常常都沒上到,要趕上進度,對他們來說十分困難。

當時YouTube才剛起步,線上影片還在萌芽階段。不過那時我們就開始注意這類電腦軟體的潛力,我們意識到,這或許能協助我們的缺課學生學習,讓他們趕上進度。於是,我們在2007年春季,開始使用螢幕錄影軟體,錄下我們上課的情形。我們把授課影片放在網路上,供學生自由觀看。

我們把上課內容錄下來,是為了自身著想。我們已經花了太多時間,為缺課的學生補課,錄製的授課影片是第一道防線。

我們的對話常常是這樣:

學生:「山姆老師,我上節課沒來。我沒上到課怎麼辦?」

山姆老師: 「我告訴你怎麼做,可以上我的網站,看我PO的授課影片,有問題就來找我。」

學生:「OK。」

缺課的學生很喜歡這些錄製的影片,這樣他們就能自行學習錯過的部分。

有些上過課的學生也開始觀看這些影片,當作複習之用。有些學生則是為了準備考試而找這些影片來看。我們很高興,因為我們不用在放學後、午餐時間或備課中再花時間讓這些孩子趕上進度。

 

課堂上省下更多時間幫助同學解惑

綜合我們倆共37年的教學經驗,我們對學生在課堂上常常「有聽沒有懂」,以致於無法完成作業的現象,有種無力感。

某天,艾倫忽然有感而發,說出一段日後改變我們世界的話。這感想來自他簡單的觀察:「學生真正需要我這個人在教室裡,是他們做功課被卡住的時候,學生需要我面對面幫他們的忙。他們並不需要我在教室裡對他們喋喋不休,告訴他們上課的內容——他們可以自己看。」

接下來,艾倫提出這個問題:「如果我們事先錄好上課的全部內容,學生的回家作業是看這些影片;然後我們用整堂課的時間,幫助學生將這些內容搞清楚,你覺得如何?

就這樣,我們的翻轉教室誕生了。

我們學校的化學課採用「長時段排課」(on a block schedule)方式,我們每隔一天會在課堂上看到這些學生,每次上課95分鐘。學生在化學課隔天晚上,觀看我們錄好的授課影片,然後把學到的重點記錄下來,這是他們的家庭作業。至於科學課程的教學方面,我們在實驗室裡,做著和過去相同的實驗。我們發現,無論是在實驗活動或問題討論上,我們都多出不少時間。事實上,學生能把我們準備要他們做的活動,在一堂課裡全部做完,不管在強納森或艾倫的教學生涯裡,這都是頭一遭。學生不但做完所有的事,還剩下20分鐘才下課。這個模式顯而易見地要比老師單向授課,然後指派學生作業,來得有效率多了。

我們也決定,學生上完每個單元之後的單元測驗,沿用去年我們出過的題目。簡言之,我們的學生學得更多,而我們掌握的粗略數據資料也顯示,翻轉教室要比傳統教學法更好

我們實施翻轉模式一年後,非常滿意學生的學習成果。我們可以證明,對孩子來說,我們的翻轉模式不但奏效,也是更好的方案。或許你認為,我們會熟練此模式,使其盡善盡美,然後持續用在我們的教學上。嗯,也對,也不對,比你想的還多了那麼一點點。

 

摘自 強納森‧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艾倫‧山姆(Aaron Sams)翻轉教室:激發學生有效學習的行動方案》/聯經出版

Photo:Brad Flicking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