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懂得去感覺自己的體溫、做自己的朋友

你自己要珍愛這個身體。美,其實是回來做自己。
  • 書摘
  • 2016-04-28
  • 瀏覽數2,855

文│蔣勳

母親的體溫

爬伏在母親胸前,我在索乳的同時,記憶著母親的體溫,我被一個穩定的力量包圍著,感覺到安全、滿足。

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有時和某位朋友在一起,會感到有些躁動不安,站在他身旁與他對話,好像老覺得沒有辦法安定下來。但為什麼在與別的朋友相處時,感覺到就算天大的事情發生,他都能篤定、從容地處理各種狀況,周遭的磁場非常沉穩。

我想這是身體所傳達出的訊號所致。語言只是身體傳達的訊號之一,另外像體溫、肢體動作、臉上最細微的表情等等,都傳送出很多的訊息。

每個人身上有不同的情緒磁場,磁場或安靜,或躁動,都會影響四周的人。

今天的科技時代裡,手機、電話、傳真機、E-mail,都是幫忙我們傳達訊號的工具,可是不要忘記,我們的臉、我們的身體,傳達的訊號才是最真實的訊號——因為沒有辦法作假!

有時候在電視上看到一個人講述著愛國愛民的大道理,可是你忽然覺得,夾藏在他的每一條嘴角紋路、眼波流動變化裡的,卻是仇恨,而不是愛。於是你開始質疑:咦!這個人怎麼會這個樣子?

這種敏感的強弱度,需要透過對人的觀察及瞭解才能得到;而更重要的,首先是瞭解自己。

身體的美,並非全然天生。

如果我將人比擬為一種「作品」,那麼「天生是美」,這句話可能只對了一半,因為還有另外一半必須由自己去完成。

尤其像西方人深信二十五歲以前的美,可說成是上帝的傑作;但二十五歲以後,一個人美或不美,別人看了喜歡或不喜歡,尊敬或不尊敬,可是自己要擔負的責任。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理論?

想想看,每個人的五官或肢體,當然會有先天上的差異,不過後天的一顰一笑、心緒修養,就會成為與他人相處之間的訊號傳出去,也許別人願意接受,也許別人會產生懼怕或驚慌。所以西方人認為,二十五歲以後的美,是自己創造出來的。

大約在二十五歲之前,我們參照著很多典範不斷地學習。小學的時候,可能仰慕某一位老師或明星,長大一點,可能認定某某作家是偶像。我們學習這些人的典範,然後二十五歲以後,是我們自己要開始創造。如果一輩子都在學別人,我們就不可能成為一個典範;對我們來說,只有在自己能夠成為一個典範時,過去的偶像才發揮出真正的正面作用,否則百分之百地模仿他人,就沒有辦法走出自己的路。

美,其實是回來做自己。

身體美學明顯地要求每一個人,在經歷不同的年齡、社會經驗、角色扮演後,是要回來做自己!這件事達成之後,就構成了美的一個條件;但若刻意扭曲去模仿他人,就違反了美的條件。

真誠地期待所有的人,每天能夠騰出一點時間來認識自己,與自己對話。

也許有些人不一定懂得我這句話的意思。白天,我們上學上班,都在跟別人相處,與別人講話,這時的我們,不知不覺地在別人面前扮演起角色,不容易找到自己;唯有與自己獨處時,才會拿掉所扮演角色的面具。

有沒有發現:當自己一個人在浴室裡,沉浸在喜愛香味的泡泡浴熱水中,那樣的時刻,你是真實而完整的自己,你會開始愛自己的身體,注意到自己的身體。

很多人都是「浴室歌王〈歌后〉」,可能到KTV去都沒唱半首歌,但洗澡時就能引吭高歌,為什麼?因為在人前我們會害羞、緊張,而洗澡時享受到了真正的放鬆,不用顧慮別人,自我就開始陶醉了——這是最好的時刻,因為身體卸除掉了偽裝、防備的狀態。

身體的功課並不難做,就是一定要留一點時間給自己。泡泡溫泉,或是在自己家裡的澡缸泡泡澡,都是身體功課的開始。

不要只認為洗澡的目的就是把身體洗乾淨而已,不妨感覺一下那與體溫很相近的水流環抱著你,與自己身體所發生的關連。

拿起肥皂、絲瓜絡,或沐浴球磨擦著身體的皮膚,你體會到這個身體是有感覺的。沐浴帶來的不只是身體上的潔淨,同時還產生心靈上的安慰。

如果,這個身體暫時還沒有被他人愛過,那麼至少你自己也要珍愛這個身體。我非常鼓勵朋友們,在這樣的時刻懂得去親近自己的皮膚,懂得去感覺自己的體溫,用你的左手去感覺你的右手……

你至少要先做你自己的朋友。

如果,這個身體暫時還沒有被他人愛過,那麼至少你自己也要珍愛這個身體。美,其實是回來做自己。

 

重量的承擔

嘗試從匍匐爬行到站立起來,使自己身體的重量承擔在兩隻腳上,感覺到膝蓋關節的壓力,感覺到足踝的壓力……

現代人職場的壓力非常大。有些人一生為事業打拚,認為所有的時間都要給工作,可能每天上班十小時,甚至更多,因而輕忽了對身體的鍛鍊。我的想法則是:好好去愛我們的身體、鍛鍊我們的身體,其實不只是休閒,也不是無目的行為,它其實是一個對自己身體逐步瞭解的過程。

到健身房做運動,可能是都會文化裡愈來愈盛行的習慣。

我固定到一家健身房做運動,除了健身外,也觀察到周遭朋友來此運動的一些情況。

走走登山步道,到近郊溫泉泡湯等這些接近大自然的活動,也許是鍛鍊身體的更好方法。但是實行起來未必容易,因為很多人所有的生活幾乎都在都會裡,密聚的人口,讓活動空間顯得奢侈而難求。

我認識很多年輕的朋友,因為工作的關係離開偏遠的市鎮,也許落腳新竹的竹科,或台北這樣的大都會。租住一間單身套房,最多大概只有十五坪的活動空間,其實小的不得了。對他們來說,到健身房做運動,也是增加了與人接觸的可能性吧。

傍晚時分的健身房,可以發現很多人從辦公室匆匆趕來,他們先解放自己的身體,進入與職場相反的一種狀態。

他們脫掉西裝或套裝,解開領結或換掉高跟鞋,穿上柔軟的運動裝—我感覺這樣的換裝如同一個儀式,讓身心做一種完全的轉換。

運動結束後到淋浴間沖一個澡,這樣的「洗清」,不只沖淨了生理上來自白天職場受到的壓力,心靈也同時被「洗清」了。由此我想到一些宗教的「洗禮」,那麼健身房像不像是古代的教堂或廟宇呢?

以前的人們到教堂或寺廟去祈求一種心靈上的補償,或者彌補心靈某一種空虛的狀態,現在都會中的健身房,會不會也扮演了同樣的角色?

前往紐約或上海等大城市,很明顯地,連鎖企業的健身房是愈來愈多了。

每個人運動的想法和方式也各異其趣。例如跑步機上,有人慢慢走著,有人快步奔跑,每個人設定的速度都不太一樣。選擇快速度的人,讓人覺得他很努力鍛鍊身體的肌肉;跑步機被設定的時間也有長有短,像有位朋友跟我說:「如果不跑滿三分鐘,不出汗,其實就沒有效果。」所以他就一直跑、一直跑……

可是有些人在跑步機上只緩緩地行走,我詢問他們,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怕傷到膝蓋,就用行走的方式,然後再慢慢加快速度。」

有些人一邊跑步一邊聽耳機裡的音樂,也有人盯著電視,每一個人放鬆自己的方法不盡相同。

我因此發現:對身體不同的鍛鍊方式,所形成的身體結果其實是不一樣的。

最簡單的例子,可以去觀察一些運動員。講到運動員,大概腦海裡會浮現出肌肉粗壯的模樣,其實並不一定。我認識幾位游泳選手,他們的肌肉發展就與舉重選手不同。專攻舉重或田徑的運動員,因為需要強大的爆發力,肌肉粗短而暴凸;可是游泳選手的肌肉,卻是拉長而舒緩的。

同樣是拳術,西方的拳擊和中國的太極拳,所鍛鍊出來的肌肉一定也不太一樣。

我有兩位女性朋友,其中一位在舞蹈中進行多樣的肌肉訓練,她的肩膀到手臂的肌肉線條,真是非常漂亮。另一位則練習了好幾年的瑜伽,她身體的線條細長,而且非常柔軟。她們兩位呈現的,是很不一樣的美!

我們的身體呈現出來的狀況,與所做的功課息息相關。

美,其實很難做比較,可是我們要回來做自己。要有充分的自信,相信自己做的功課是對的,它將可以幫助自己,讓身體達到一個最美的狀態。

 

摘自 蔣勳《身體記憶52講》/遠流文化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