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真正的專業是訓練的過程

我們默默地帶著孩子多元體驗的同時,是不是也在默默地鼓勵著孩子,學習「速成的偽專業」?

這幾天,許多元素的交錯,我的腦子,卡在「專業」的漩渦裡無法自拔……

賴桑「專業」種樹,雖然從素人開始,但他懂得找「真正的專家」下手,更重要的是,他用了三十年只做一件事,上山種樹,所以,他種樹種成了樹王。時間的累積,成就了他的專業。

姐姐挽拒學校「數位學習」實驗,因為爸媽和她討論後形成共識,當所有的討論和學習都「快速」的框進GOOGLE大神的魔法王國內,學習時間淺薄的姐姐,會學到什麼?小學還在打基礎的她,需要的是獨立思考和判斷能力的扎實基本功。時間的不足提醒了我們,專業的學習原本該是什麼樣貌。

 

真正的「專業」,這麼容易被簡化與取代嗎?

因著姐姐即將上國中,晚餐的餐桌,從前總是爸爸提問,現在變成由姐妹(主要是姐姐)倆提問,父女的話題,討論了更多的哲學的思辯和價值觀的取捨。免不了的,討論到許多我們做過和想做的事⋯⋯一旁靜默而專注傾聽的媽媽,才突然發現,過往許多的衝突,紀律只是表層的原因,更深層的,離開或暫時放下的原因,是因為「過程」和「結果」的完全不對稱!

而我手上正看著楊力州的《青春》,一趟極地拍攝,出發前,要先飛去英國、挪威和加拿大上課受訓,專業的訓練、專業的嚮導、專業的照顧⋯⋯只為了完美的拍攝,以及,帶著老命回來的,完美的演出。

科技、裝備、還有商業的運作,過去許多「需要時間」慢慢累積的專業,現在都成了「門檻低到隨便都可以進去」的有趣體驗。然而大家入了門都開始貪起心來,誤以為只要我多花點錢,只要能夠找到「教練」入門,我想要體驗什麼,就可以體驗什麼。

真正的「專業」,真的這麼容易被簡化和取代嗎?我們為什麼很容易就忘記了,會讓我們感動共鳴或打從心底深深尊敬的,都少不了「時間」的投入⋯⋯

 

最後雖有絢麗的「結果」,但是「過程」呢?

我突然想起了去年由我計劃和執行的分段環島,我以為我們算是做足了行前練習,行程中也找到「我能找到的高手」邊騎邊教邊學,但行程一開始,嵐水老師分享他們專業車隊出發前的「專業集訓」,以及我們出發前的盲練和出發後烏頭翁被逼上陣的「專業急訓」,那一趟,我們真真實實的感受到,被專業的老師「點」過以後,孩子立刻開了竅的差別,於是回過頭反省,出發前,我們的訓練其實不夠到位,練習,只是做做樣子,讓自己安心。

當沒有太多專業訓練,就能爬上合歡山甚至玉山,當沒有太多專業訓練,就能一次騎著自行車環島,當沒有太多專業訓練,不會結繩、不會紥營、不會生火,一群孩子就能跟著專業或資深經驗的幾位教練深入荒野叢林;當沒有太多專業訓練,不會游泳、不會CPR急救、也不會保暖自救,一群孩子就能跟著專業或資深經驗的幾位教練溯溪浮潛⋯⋯

回頭檢視我才發現,入了門,我們都想玩刺激、玩更大的,我們其實還是很在意絢麗的「結果」。我們的裝備都很先進,科技應用也很到位,而且我們最後都得了想要的「結果」,命大地平安回家,但是「過程」呢?

 

我們是否養成孩子輕忽專業的心?

去年一趟分段環島,我很明顯可以發現執行完全程後,姐姐內心和個性產生的「質變」:從沒有自信到信心十足,從不那麼愛騎車,到隨時都想騎車走走⋯⋯我們其實擁有過程,而且這過程相當值得!

但如果,從新竹騎回台北的這段路,並不是那麼順利。頂著六級風逆風騎乘的我們,任何一個孩子,不小心累了、騎歪了,被大卡車撞到了,這過程,是不是還是那麼美好?這過程,是不是還是那麼值得?是不是,當下當時當地當刻,只有這麼一個方法,可以養成姐姐的自信,可以收斂孩子對自然和自行車的愛好?除了這個方法能養成姐姐的自信,沒有其他更適合的方法了嗎?我在養成姐姐自信的過程中,是不是,也同時於無形之中,養成了姐姐的輕忽專業?錯誤的引導姐姐,對輕忽專業的引以為傲?

這麼多的問號,是當時的我沒有深思清楚的,也的確,是當時的我在「豪賭」的⋯⋯我們賭的,是自己孩子的安全,是同行孩子的安全,還有,社會救助資源的隨時待命。

我們,在過程中的確教會了孩子自信和挑戰,但是,我們是不是也同時在過程中,教會了孩子「對自己、對他人、對社會」負責?我們是不是也同時默默的在過程中,因為忽視或錯置,而不小心誤教了孩子:「專業」其實沒有那麼了不起?

把許多應該「負責的」投入時間「訓練好」基本功的「專業」,變成只要「有心」甚至「有錢」就可以碰觸和挑戰的,輕鬆入門的「體驗遊戲」?

 

我們是否默默支持孩子學習「速成的偽專業」?

我們頂著「孩子多元學習」的帽子,是不是反而給了自己一個超大的藉口,陪著孩子玩,同時也陪著孩子一起忽視甚至滅視「專業」

── 那經過「時間淬練」而累積出來的專業,甚至鼓勵孩子去成為「偽專業」

── 那「短時間」拼湊起來,表面上看起來很像,但底子裡其實像紙扎的,一戳就破就倒的偽專業?

 「陪伴」,究竟是我負起身為父母責任,送給孩子的禮物;還是,我身為父母失責的藉口,默默餵著孩子的毒藥?

我們是不是在身教言行中,因為科技的方便,因為裝備先進的速成,因為大環境風氣和流行盲目的追逐,而輕忽了甚至錯置了所謂「扎實過程」和「專業過程」的累積?

我們默默地帶著孩子多元體驗的同時,是不是也在默默地鼓勵著孩子,學習「速成的偽專業」?

 

真正的專業,是包含重複訓練的過程!

即使每一次的偽專業練習,大家真的都很努力,但誰敢舉手大聲的說,我們都是投入大量時間完全到位的專業訓練,因為我們想玩的很多很多,但是我們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

所以我們找到方法入門,但沒有時間按部就班一步一步來,我們一玩,就想玩最大的、最炫的、最刺激的、最困難的⋯⋯幸運的是,每一次玩大的,不論順還是不順,我們命都很大,我們都平安踏上歸途。

科技的進步、專業分工到極致的商業運作,幫助我們省下好多時間,幫助我們降低好多體驗的門檻,只是我們拿這些時間想換回什麼?只是跟著我們體驗過後,孩子對生命的意義更明白了嗎?孩子對生命的價值更珍惜、更了然於心了嗎?

他們,對自己更有信心,更清楚如何成就自己生命的專業,創造自己的天賦自由,達成自己地球走一趟,必須完成的最重要的使命了嗎?

這幾年我被形塑的人生觀告訴我:凡事要從「最困難」的切入,一旦頭過,身子就跟著過了,「簡單的」就如探囊取物,輕易可成。

不過不是任何事都可以「輕易」的從最困難的切入,同時完整的從最困難切入,還必須包括完整的「過程」,這過程是按部就班,投入大量時間做一萬個小時以上的基本功重覆訓練的過程,不是利用科技和先進的裝備、過來人的急就章指導和保護,表面上練一練就可以立刻上陣的過程⋯⋯

 

按部就班的過程不應被忽視……

當我們在質疑七、八年級是草莓族的時候,這群孩子其實是四、五年級的父母教出來的;同樣的,當有一天我們開始質疑八、九年級的孩子是紙扎族的時候,身為五、六年級的父母如我們,是不是也應該要扛起責任?

如果我們現在就意識到了問題之所在,那麼是不是,我們現在就應該立即行動和改變?

讓孩子知道:「你可以妥善利用科技的便利,但你必須在【入門】的〈多元體驗〉後,找到你要挑戰的目標,然後,按部就班,扎實地做足基本功,才能達到你的目標,成就你的專業!」

不是不能多元體驗學習,只是不該讓孩子在父母的陪伴下,乘著父母的直升機,直接飛到學習的山頂!多元體驗學習是這個時代孩子們的幸福,但「按部就班」的過程卻不應該被忽視或丟棄⋯⋯

換個角度,原來我們也是「直升機」父母!

 

教育的途中,不能少了「初衷」

教育啊,真的不是那麼容易⋯⋯

身為父母,陪伴環節中的每一個思考,每一步操作,都要非常自律,時時反省,非常小心謹慎的走出每一步,隨時回頭很誠實的問自己:這是最好的嗎?這是最適合的嗎?同樣的期待沒有其他的方法了嗎?這樣的方法只有好處嗎?隱含的風險和問題又是什麼呢?

這樣做,究竟是為了我們自己,還是為了孩子?

「回到初衷」真的不是那麼容易,但在一路前進的過程中,卻真的非常非常重要,少了「初衷」這把檢視的尺,旅途中,真的很容易,不小心就迷失了前進的方向!

 

Photo:chrisada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