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是用心學習和別人相處

擁有一顆塞得滿滿的大腦袋,在學習時是不夠的。學習,也是用自己全身的情感去學習。

文│奧黛莉‧雅坤、依莎貝爾‧拜優

 

學習到底是什麼?

˙ 學習,是透過好奇與探索,進而認識自己。

˙ 學習,是學習和別人相處。

˙ 學習,是用腦袋學習。

˙ 學習,是用心、用情感的多角度學習。

˙ 學習,是用整個身體學習。

假如問小孩子,學習是什麼,答案會隨年紀而不同。小學生一般說:「就是背熟」,也就是死背的意思。國中生則大嘆一口氣說:「學習嘛,說來話長呀!」清楚顯示了他們在這方面累積了一定的實戰經驗。至於高中生呢,劈頭就是一句「那很煩啦!」話題也很難接續下去。

假如把相同問題拿來問父母,會得到迥然不同的回答,譬如「很棒呀!」、「對你的將來很重要!」和其他一些從家長立場看起來很正確的考量,恰恰證明了父母早已忘記了(或假裝忘記了)自己當年在孩子這個年紀時,也曾說過一模一樣的話。但我們能夠原諒他們啦,至於他們的小孩能不能原諒,那就難說囉!

 

學習,是透過好奇與探索,進而認識自己!

好,但探索什麼?

在學校,就是探索一些學術知識、一些課程內容、一些方法技巧,它們的目標是取得一份共同的基礎知識和基礎能力,並定期評估檢測。

那麼學習時的樂趣呢?好奇心呢?其他學習項目呢?因為學習,應該是關於人生的全面學習呀!

肯恩.羅賓遜(Ken Robinson)表示,我們的教育體制是以學術能力的概念為基礎。原因在於當年在制定這個體制時,還沒有公立教育機構,而且當年的當務之急是滿足工業化時代的需求。

因此這個體制有兩大原則:學以致用的實用性(生產力),和要能符合學術界的要求(這是大學的學術界人員依他們本身的形象所設立的)。一如世界各地,在法國,排在最前頭的科目是理科,再來是國文(即法文)、歷史地理和語言,墊底的則是美術和體育。因此這意味著各學科之間存在著階級高下。

正是因為如此,大多時候,唯有所謂「高尚」學科表現良好的學生才會受到重視,因為他們的能力將有助於找工作。

反之,在音樂、繪畫,或體育方面特別有天分的學生,則不被鼓勵發掘他們的天分,就像最常聽到的「你怎麼可能是下一個畢卡索嘛」。這種體制的惡性後果是,一如肯恩.羅賓遜所提醒的,只要孩子達不到「學科」上的期待,就被認為是失敗了。

很多天賦異稟、優秀、有創意的人,不認為自己優秀,因為他們在學校所擅長的科目不被重視。


學校的宗旨,永遠應該是給學生一個和諧的人格,而不是把學生變成專家。—愛因斯坦


 

實際案例

14 歲/呂多/對自己沒信心

有天分的孩子成績差,不敢勇於作夢

學習,也是學習認識自己。學習客觀地看清自己的優點、缺點、能力、天分和喜好。

讓我們以十四歲的呂多為例,他對街頭藝術有濃厚興趣,相關能力也已有一定水準。這並不是三分鐘熱度,因為他天天都花時間練習,在這方面也累積了一些經驗。那麼為什麼還要為了在意外界壓力,而壓抑自己的潛能呢?畢卡索的媽媽會跟畢卡索這樣說嗎?「把你那些畫收起來啦,醜死了,根本是鬼畫符,那種東西哪能混飯吃!」⋯⋯

呂多在他自己的要求下,登門尋求諮商,因為他表示對自己的學業成績不滿意。他九年級這學年的平均總成績是12.8 分(滿分是20 分)。我們驚呼:「哇,還不錯呀!」想鼓勵他,但這位年輕人卻回答:「才怪,很普通。我是靠體育和美術拉高平均分數的。不然我數學才8 分!高中畢業會考又不考畫圖。」後來我們問他,以後想做什麼。呂多變得畏縮,不敢回答。我們稍微追問了一下,他的回答很驚人:「最理想的情況下,我的夢想是當個街頭藝術家,但老師們告訴我:『還是別幻想了,因為這樣沒前途。』反正,他們說得也對,我不能只專攻畫畫,萬一搞砸了,我就沒有真正的工作了。」

學習認識自己,是為了能累積足夠的自信,去勇於採取行動、嘗試、試驗、冒險。這並不代表魯莽行事、衝動地自己埋頭橫衝直撞。

儘管如此,童年時期和青少年時期是最能夠試驗、犯錯、有權改變心意、從錯誤中學習,進而做出「最終」決定(要知道永遠沒有什麼決定是最終的)的時期。

假如能接受孩子的夢想,不潑冷水,就是對他表達無限的信任,而且重點是,這等於給與他勇於思考的機會,不論這個夢想有多麼天馬行空。要知道在六歲這個年紀,他只能從他身邊環境,和從他眼前所看到的和腦袋裡所想的,來思考夢想;因此對他而言,可能性是非常寬闊的。

身為家長的我們常常因為恐懼(甚至是我們自以為認清現實的態度)而壓抑了孩子的夢想,並驅使我們逼他去做我們下意識為他安排的事。


「孩子就像水手:他們放眼望去,到處都一望無際。」—法國作家,克里斯提昂.博班(Christrian Bobin)


 

學習,是學習和別人相處

學習,也是學習和別人互動,是尊重社會秩序,以確保全體的人身安全和心理安全,也就是學習那些由此衍生出的生活規範。這種學習並不只限於家庭和孩子的私人領域。

學校,是孩子最常遇到也需要花最多時間面對這種學習的地方。學習和別人一起生活、從別人身上學習、培養自己建立關係和溝通的能力,哪怕對象可能不是我們一開始就有好感的人。這種學習過程並不輕鬆,在我們看來,甚至是最困難的一種學習。

每當我們的諮商室裡有孩子問:「為什麼要去學校?我比較想待在家裡,我可以上網、看電視自己學習,或讓媽媽教我」時,我們總會特別強調學校有人際互動的功能,是個能學習社會生活規範的場所。在學校,孩子才能透過遊戲和重複練習,訓練自己成為社會的一分子,為日後參與群體生活和在其中工作做準備。

可惜我們經常親眼目睹教育體制在這方面的不足,這並不能怪罪老師們。教育部似乎並未把課間休息時間,視為社會互動學習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來向我們諮商的教師們,更因為想不出和找不到其他替代辦法,而深感痛苦。這導致了一種惡性循環,當孩子們想解決人際關係上的衝突時,常常不得不自力救濟(「老師說叫我們自己想辦法」),或是只被老師或父母處罰,而未能從中獲得有正面意義的心得,彷彿社會互動能無師自通!

我們發現也有老師過於倉促就下結論的情形,只認為「要怪就怪家長失職,不懂得好好教育子女」(我們甚至要說是這種結論是很表面的)。這種言論常使家長產生罪惡感。

一個正常的社會化學習過程本來就會有的挫折、阻力和失誤,於是都變成了問題,阻礙了正在進行的學習過程,而這整個學習過程,正常來說,明明要到成年後才會告一段落。

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團體溝通和團體生活技能的課程,才能取代那些太制式又缺乏代表性的道德課程呢?

 

學習,是用心、用情感的多角度學習

和一般觀念恰恰相反的是,擁有一顆塞得滿滿的大腦袋,在學習時是不夠的。在學習的過程中,不能省略「感性的角度」。因此,學習,也是用自己全身的情感去學習。

影響我們情感的主要因素,包括我們每個人的過去、自己和父母(甚至祖先)的信仰,和所處的生活環境。我們的情感主動制約了我們認識這個世界的方式。

成功、畏懼和困難是所有這些情緒和心理感受的產物,在我們陪伴孩子學習的路上,從一開始就應列入考量。譬如說,我們經常遇到有孩子在學習閱讀的過程中,因為局限性的情緒—像是害怕犯錯或害怕長大—而碰上障礙。

 

學習,是用整個身體學習

在學習過程中,身體的問題極少被提起,少得驚人。這麼說還算是客氣的了!

彼得.甘貝爾(Peter Gumbel)在他寫得極好的《小學生被整得慘兮兮》一書中,特別指出:「叫小學生或中學生每星期花大把時間把屁股黏在椅子上,認為這樣就能讓他們學得更好,實在是個天大的笑話。」

我們百分之百支持這句話,包括所使用的語氣在內。

我們的身體並不只是我們大腦的計程車而已。假如我們願意好好照顧身體的需求,並懂得一些小技巧幫助身體更自在,身體將成為學習上的最佳拍檔。一夜好眠、一頓好早餐,和一個愛的小抱抱,都是出發去學校進行數學考試前的絕佳助力。

 

摘自  奧黛莉‧雅坤、依莎貝爾‧拜優《法式翻轉教養》/野人文化

Photo:George Atanassov,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