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的和諧,從孩子的公民之愛開始!

讓孩子學習如何面對衝突,化解衝突,從大人做起,從小讓孩子學習公民之愛!

小燈泡事件發生之後,從個人,社區都做了很多的省思,學校安全和社會安全體制更是不斷加強再加強。可惜,我們不敢面對的是,小燈泡是在媽媽的陪伴下遭遇不幸;附近的摩托車店甚至在第一時間衝出來要救人,都來不及!

所以,坦白說,一些自我保護的教戰手冊,如:如何面對陌生人,遇到危險如何求助……當然還是要教,要用,但在小燈泡事件根本都來不及用,鄭捷事件也是,因為都屬隨機殺人的偶發事件,都是讓你第一時間來不及反應。

很多人問:台灣社會怎麼了?犯罪學家就告訴你:「成因於家庭,養成於學校,發展在社會」。結論就是:家庭和社會。

 

台灣的教育,如何讓這個社會更好?

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筆者認為學校教育居中牽戲了家庭和社會兩端。所謂「今日父母,昔日兒童」、「今日教育,明日台灣」。無法正常化的教育,再複製到家庭教育,其實父母也是受害者,這也是我們為什麼特別敬佩小燈泡的媽媽,因為她看到這樣的家庭,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

因此,我們一定要痛定思痛診斷台灣的教育。

照道理說,學校教育,尤其是政府辦的公立學校,本來是要補弱勢家庭資源之不足,豈知學校恰恰成為拉大社會差距的體制源頭! 30年前,暢行的「能力分班」,早已種下台灣社會惡果,如今是愈演愈烈,幾十年惡性循環,社會階層意識愈來愈明顯,M型社會只是這些社會現象的描述名稱而已。

學校教育雖然標榜五育並重,多元特色,孩子比大人更清楚,這是一個怎樣說謊的楚門世界!教育工作者自己都拉扯在現實和理想,陽奉陰違,孩子如何養成好的品格,身心靈和諧?

 

從大人做起,從小讓孩子學習公民之愛!

家長會和志工家長為學校當然付出很多貢獻,但貢獻之餘,是否只在乎自己的孩子可不可以讀明星學校?順服在學校既有的權利遊戲規則,讀巧立名目,掛羊頭賣狗肉的「特殊班」。數理資優班、科學班、國樂班、語文資優班、高瞻班……,還是看到不公不義的真實,也願意挺身而出?

有些人可能要罵我太高調了,個人也無能為力啊。但團結力量大,你們可以加入比較有理想性的教育改革團體。其次,當孩子為不公不義的事情挺身而出時,例如黑箱課綱的事件,你支持了嗎?

以上談的可能都是天邊的彩虹,其實我們可以至少做腳下的玫瑰。從我孩子讀小學開始,我就一直這個想法:每個孩子都有編到一個班,每個班的孩子若都能被照顧好,形成一個關懷網,就不會有落網之魚。

所以關懷你孩子的班上吧!每個孩子都是你家的孩子,進去跟每個孩子打打招呼,他們也會來告訴你許多班上不公不義的事,讓孩子學習如何面對衝突,化解衝突,從大人做起,從小讓孩子學習公民之愛!

 

Photo:紅典阿智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