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在當下,一切現成

生活中的大多數麻煩,並非由周圍的環境、其他人引起的,而是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

 

清涼文益禪師原籍浙江余杭。七歲那年,他禮新定(今浙江淳安縣西)智通院全偉禪師出家,成為一個天真活潑的「驅烏」小沙彌。說是驅烏沙彌,寺廟貧寒,既無餘糧可曬,哪有烏鴉可驅?再說,小孩子貪玩,真讓他驅烏,恐怕糧食會讓烏鴉吃個精光。去吧,跟著老和尚讀書去吧─那時的僧人都像考進士一樣,通過了官家的考試,由禮部發給度牒,才有受戒做比丘的資格。

因此,所有的僧人都是學富五車的「知識分子」;小沙彌長大後若想成為正式僧人,必須從小認真念書學字。

在琅琅書聲中,小沙彌長成了青年比丘。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於是,文益一杖、一缽、一草鞋,像雲、像水、像清風,在中華大地上廣遊博覽。

 

若論佛法,一切現成

─森羅萬象,疑已自破

文益與兩位禪友一路北行,遇山參問,逢廟掛單,當他們一行途經漳州之時,一場大雪從天而降,阻斷了交通。天下僧人皆無家,無家之僧處處家。漳州城西的地藏院,就成了他們臨時的家。

那時,住持地藏院的是桂琛禪師。天下禪僧是一家。桂琛禪師點起溫暖的火盆,招待遠道而來的文益等人。熊熊燃燒的火焰,消融了彼此間的陌生,歡聲笑語不時從主客之間響起。桂琛問文益:「小師父,你們這是上哪去呀?」

文益隨口說:「行腳去。」

行腳參謁,遊方觀風,是每個禪僧必修的課業,桂琛似乎在問多餘的問題:「請問,你知道為什麼要去行腳嗎?」

「不知道。」桂琛問得莫名其妙,文益的回答更加意想不到。

「好,不知道好。不知最親切。」桂琛像是在總結他們天外之音─不著邊際的對話。

 

說著說著,不知怎麼就說到了南北朝時期高僧僧肇法師的千古名著─《肇論》。桂琛問:「《肇論》中說:天地與我同根。你看,山河大地與上座你是相同,還是不相同?」

「不同。」文益的話音剛落,桂琛就豎起了兩根手指頭。他趕緊改口說:「相同。」然而,那桂琛又一次將那兩根莫名其妙的手指豎了起來。

兩根孤峻的手指,就像兩架橫空出世的大山,高不見其頂、闊不見其邊,在文益眼前橫亙而立‧‧‧‧‧等他稍微清醒了一些,想向桂琛請教之時,那桂琛早已不見了蹤影。

 

幾天後,雪花飄盡,天氣放晴。三位雲水僧人也該上路了。桂琛將他們送到寺院門口。文益雙手合什向桂琛告別,桂琛指著一塊大石頭問他:「上座時常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那麼,你且說說,這塊石頭是在心裡,還是在心外?」

文益對佛理甚是精通,不加思索地回答:「當然在心裡。」

桂琛呵呵一笑,道:「你一個行腳僧人,應該輕裝上路,如何將這麼老大一塊石頭安在心裡呢?」

文益像是被施了定身法,當場愣住,於是「撲通」一聲,跪倒在桂琛面前。千里尋師師不見,驀然回首,師父就在眼前。從此,文益不再雲遊,與紹修一同留在地藏院,跟隨桂琛禪師參禪。

 

在此後一個多月裡,文益天天到方丈表述自己的禪悟見解。可是,不管他殫思竭慮的禪語多麼精緻,多麼機巧、美妙,桂琛回答他的總是:「不對,不對,不對。佛法不是這樣的。」文益被逼到了絕境,上天無梯,入地無門,走投無路,只好說:「師父,你饒了我吧,我已經理屈詞窮了!」

直到這時,深明啐啄機用的桂琛知道火候已到,便輕輕為文益將蛋殼啄破:「若論佛法,一切現成。

從此,「一切現成」就成了「法眼禪」的主要特徵。

 

麻煩都是自找的

有位年輕船夫划著小船,到城裡運送農產品。那天天氣酷熱難耐,船行的方向逆水逆風,他吃力地划著小船,汗流浹背,苦不堪言。他生怕天黑之前無法返家,心裡火急火燎,十分焦躁。

忽然,船夫發現前面有艘小船沿河而下,迎面朝自己駛來。因為順風順水,那船行得飛快。正在費勁划船的船夫,心裡有一絲隱隱的不快。更令人生氣的是,若不改變航向,兩艘船就會相撞,但那艘船絲毫沒有避讓的意思。渾蛋!你是順水順風,難道還要我主動避開你不成?

年輕船夫很生氣:「誰怕誰呀,你不改道,我也不避開!」他賭氣地朝那小船划著。最後,眼看真的要撞上了,船夫才猛然驚醒,手忙腳亂試圖讓開水道。然而,已經晚了,兩艘船還是重重地撞在了一起。船夫被徹底激怒了,破口大罵。可是,那艘船的艙裡始終沒有人出來。當氣急敗壞的船夫跳到對方的船上去算帳時,才吃驚地發現,那小船上空無一人。

原來,這是一艘順河漂流的空船。

 

麻煩沒來找你,別去自找麻煩

很多時候,讓我們憤憤不平、怒火中燒的物件,就是這樣一艘無人操控的空船。然而,相撞的麻煩,卻是實實在在的。或者乾脆說,我們是在自找麻煩。

生活中每個人都有不如意的事情,而且,那不期而至的麻煩事常常是理不清,扯不斷,一來一大串。更可悲的是,很多時候是我們自己引燃了麻煩的導火線。

也就是說,生活中的大多數麻煩,並非由周圍的環境、其他人引起的,而是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

本來很客觀、很自然的事情,往往因為我們習慣性的機心、自作聰明的巧心─投機取巧之心,改變了事物本來的狀態。剛開始,我們可能偷了一點懶,取了一些巧,然而,因為違反了事物發展的自然規律,愈往後麻煩愈多,最終麻煩不斷。

當然,人生總會遇到風雨,生活中的麻煩事也不可能完全避免。我們要學會調節自己的心態,保持樂觀向上,當任何麻煩突如其來出現時,我們都要從容面對,積極妥善處理,敢於擔當承受,最終放下包袱,快樂輕鬆地生活。

 

知足就擁有自在、不煩惱的生活

一位剛剛完成了世代交接的實業家,緊緊繃了一輩子的神經總算鬆弛了下來。他來到自己購買多年卻一直未能好好享用的海濱別墅,過起了無憂無慮、悠閒自在的退休生活。

海邊有一片突兀的礁石。成功老人發現,天天有位衣著簡樸的窮人來這裡釣魚。他的漁具很原始,釣魚時也不夠認真,所以每天釣不到多少魚。

富足的老人經過思考,認為自己作為一位經過奮鬥而獲得成功的人士,有責任也有能力引導這個窮人踏上自己走過的成功路。

他對窮人說:「你為什麼不想辦法多釣一些魚呢?比如,改用靈敏度極高的魚竿,釣魚時要全神貫注。」

窮人瞪著一雙疑惑的眼睛,問:「我為什麼要那樣做?」

老人寬容地一笑,循循善誘說道:「釣的魚多了,你就可以慢慢攢下一些錢。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攢的錢多了,你就能買艘漁船,到海裡面釣魚了。」

「到海裡釣魚?」窮人撓撓頭問,「然後呢?」

「然後?然後不是明擺著嗎?你有了船,就可以追逐著魚群釣到很多的魚,賣很多的錢。」

「有了很多錢以後能幹嘛?」

「有了很多的錢,就能賺更多的錢。」成功老人的事業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到那時,你就買得起更大的船,到遠洋釣魚,釣到更多、更多的魚。」

「然後呢?」

「然後?然後你就獲得了成功,就可以像我這樣每天自由自在在海邊散步了。當然,你若不喜歡散步,也可以無憂無慮地釣魚。」

「我現在就正在無憂無慮地釣魚呀!」日子不富足,但每天很快樂的窮人說。

 

摘自 明一居士《禪是清風明月:千年禪宗教你自在豁達的人生智慧》/野人文化

Photo:Ian Schneider,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