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眾不同的孩子,教會了我們珍惜

雪柔說,她常常思索自己究竟想不想過另一種生活。「孩子出生的時候,有個護士哭了,說:『噢,我覺得好難過。為什麼是你們?你們人這麼好。』我說:『為什麼不是我們?』」
  • 書摘
  • 2016-03-30
  • 瀏覽數1,105

文/安德魯.所羅門

 

迎接侏儒症的孩子

有很多身高正常的父母,不論別人怎麼勸,仍不願把侏儒孩子送走。柯林頓.布朗出生時,「我一眼就看到他的兩隻手伸得直挺挺,兩條腿也直挺挺,身體很小。我幾乎要昏倒了。」他的父親老柯林頓如此回憶。

雖然隔著布幕,小柯林頓的母親雪柔看不到他,但她聽得到。孩子沒哭,醫生和護士一言不發。雪柔終於大喊:「怎麼了?」這時醫生才壓低聲音回道:「出了點問題。」雖然雪柔說想看看孩子、抱抱他,但他卻很快被帶走。

之後有醫生向她說明,她的孩子因為畸形發育不良,身體嚴重畸形,很可能夭折。醫生說,通常情況這麼嚴重的孩子會被送到安養院,他建議由院方來處理小柯林頓的安置問題,雪柔無需涉入,畢竟父母若是從未見過孩子,要放棄也比較容易。雪柔大怒,向醫生說:「那是我的寶寶,我要見我的寶寶。」醫生的預後診斷語焉不詳。當時全世界已知罹患畸形侏儒症的案例只有幾千人。雪柔回想道:「他們所知道的資訊就是那兩段話,我們接下來的日子會怎麼樣,就只有那兩段話。」

 

愛孩子的醫生,給了父母希望

兩人一帶他回家,雪柔就盡量把他當一般的寶寶照顧。「我年輕的時候,以為生命都是按表操課,上高中、找工作、結婚。可是生了柯林頓這樣的孩子,讓人不禁想問,自己以前仰賴的一切都怎麼了?

小柯林頓十一個月大時,雪柔找到了科彼茨醫生。雪柔說:「從那一刻起,柯林頓的一切都交給了他。要是沒有他,柯林頓不可能會走路。」老柯林頓說:「走進他的診所時你可能很沮喪,但走出來時你會豁然開朗,充滿新希望。」雪柔說:「在他心裡,他們不是病人,而是他的孩子。其他人從來沒辦法做到這種程度,以後也不會,因為世界上不可能再有像他一樣的天使。」

 

從孩子身上學到珍惜

雪柔說,她常常思索自己究竟想不想過另一種生活。「他出生的時候,有個護士哭了,說:『噢,我覺得好難過。為什麼是你們?你們人這麼好。』我說:『為什麼不是我們?』

我會和人交換嗎?我現在絕對不會。」老柯林頓也附和道:「我上班的地方常有新人,當他們偷懶,或者說某些事情做不來的時候,我就說自己認識一個人,我也不說是我兒子,就說這人每天早上要花半小時穿衣服才能出門呼吸新鮮空氣。『你們這些人有手有頭腦,上帝給的工具你們都有,卻不懂珍惜。』」他頓了頓。「而且說實在的,我以前也不懂珍惜。是小柯林頓教會了我。」

雪柔和老柯林頓都多少有些敬畏自己的兒子,敬畏他的勇氣、學業及事業的成就,還有他開闊的心胸。雪柔說:「我覺得他今天的成就,我們沒有貢獻。我做了什麼?我愛他,就這樣。前兩天,有人打電話來,這些人社會地位比我們高,也受過更好的教育,他們打電話來說自己不知如何是好。他們是德州政治界人士,覺得這樣的汙名會對他們造成傷害,於是把寶寶送養。當時,他們就是打算這麼做,跟我一開始的決定正好相反。

前兩天柯林頓回家,說:『媽,我在曼哈頓看到一個盲人拄著枴杖。四周的人匆匆忙忙,只有他孤獨一個人。我很想哭,很替他難過,就過去幫他帶路。』柯林頓的心裡永遠有那道光,我們很幸運,能第一個看到。」

 

摘自 安德魯.所羅門《背離親緣(上):那些與眾不同的孩子,他們的父母,以及他們尋找身分認同的故事》/大家出版

Photo:Stephanie Sicor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