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

仰望天空,詩在天空裡;看著車水馬龍,詩在車陣中。

文│黃基博

圖│吳宜庭

 

畢業生

母校是一顆果樹,

培育出纍纍的果實。

經過六年寒暑,

如今已金黃耀眼成熟,

一個個將要離開母樹。

 

母樹含情脈脈。

祝福的話哽在喉嚨,

吐不出口。

真重再見啦!

母樹。

成熟的果實不忍說。

 

不想再拖累母樹,

青果無數,

正嗷嗷待哺。

成熟的果實,毅然決然脫落!

 

稻穗

挺著大肚子,

羞澀地垂下了頭。

喜孜孜地禱念著:

風兒、蟲兒、鳥兒,

還有風呀,

請你們別來打擾!

我正忙著給小貝比,

編織金黃的衣裳。

 

拉小提琴

音箱上四根弦,

是姊姊、哥哥、弟弟和我。

怎麼沒人理睬呢?

心情好苦悶喔!

弓弦是善解人意的母親,

親柔安撫,

一臉笑意。

逗得我們開心、歡喜,

唱出美妙的樂曲。

 

摘自黃基博、吳宜庭《夕陽臉紅紅》/聯經出版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