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孩是別人的小孩時

助人不是不行,而是不能打著助人的名義,對方就得接受你的「好意」。
  • 南琦
  • 2016-03-15
  • 瀏覽數1,583

一個不熟的朋友專程打給我:「我有一個朋友的小孩好像有狀況。」

 

這句話我聽來很熟悉,就跟偶而會遇到的「我有一個朋友好像有精神(情緒)方面的問題」一樣,試探性的、試著想介入的熱心者。

 

「他的小孩有偷竊的問題,聽說從幼稚園開始就會偷媽媽的東西了,他的媽媽一開始也不知道怎麼教他只會用打用罵的結果問題就愈來愈嚴重現在已經念到小三了不知道之後該怎麼教…」balabala連珠炮似的。

 

「這訊息你是從哪知道的?是小孩媽媽告訴你的?」

 

「不是啦,就我聽一個朋友說的,她說的是她大嫂的小孩。」

 

「你跟那朋友有多熟?」

 

如果那所謂的「朋友」不是自己不好意思問而假冒的,通常多半離自己的關係很遠:「我弟媳的大嫂」,「最近又重逢、很久沒見的老友」,或根本是「我婆婆的朋友」…我的精力有限,時間不多,需要趕快切入重點,而且,他想關心的人並不是他自己,我關心的重點應該是眼前的人,不管對方是我的朋友,還是我的個案。而且,不當介入別人的問題(或根本是八卦)會耗去我們之間可以解決真正問題的能量。

 

我沒等她繼續說下去就接著說,「我是可以就我的專業立場告訴你接下來該怎麼做,但如果你根本和那朋友不熟,或者你朋友對她大嫂沒有影響力,大嫂根本想都沒想過要精神醫療或心理諮商,那麼我給建議也沒用。」到底我們的熱心是想幫助別人,還是為了想滿足自己助人的虛榮心?

 

我遇過更多過度介入,過度熱心的人碰了一鼻子灰,讓對方誤會的N個例子:「我幹嘛看精神科?我幹嘛看心理師?你才有問題咧~~」助人不是不行,而是不能打著助人的名義,對方就得接受你的「好意」。如果對方沒跟上你的節奏,或者他根本對你的提議不以為然,那就是徒勞無功熱臉貼冷屁股。

 

家門內有很多微妙動力,累積很多的愛恨情仇,絕非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也絕非外人能評斷,你所以為的「問題」,說不定是為了喚起家人注意與關心的契機,問題並非來精神科一趟就能解決,有時問題的出現反而可以迫使家人看見,雖然過程是帶來了痛苦,但痛苦才能喚醒改變,這,其實是好事。

 

你有想過小孩的偷竊行為是有意義的嗎?也許是為了讓媽媽更注意自己,也許是表達心中的抗議,或者是內在某種需求沒有得到滿足,但到底是哪種需求?恐怕是連孩子自己也說不清楚。我常遇到很焦急,很想為孩子做點什麼的「外人」,可惜的是,這些外人往往無法有對等的影響力可以改變現況,例如,只是這孩子很遠很遠的親戚,或者是某次聚會場合看到其「不對勁」的路人甲乙…。請原諒我這麼說,但你多半也是白操心一場。

 

這不是心理師的傲慢。

 

「給個意見是會死嗎,不過就是想聽聽專業的看法而已嘛幹嘛這麼計較?」要這樣講也沒錯,但這些專業建議或資訊,其實各大醫療網站通通都有,心理師要做的,是對於真正有意願想要尋求專業建議或力量的當事人,提供量身訂做的服務,也就是只有當事人有權利,你無法為別人發聲,特別是你根本不知道對方願不願意被幫助。

 

這些家庭紛爭或問題並沒有危及到要call113的程度,但又沒有微弱到足以讓你忽略,你就是無法假裝沒看見,沒感覺。為什麼別人家門內的問題會讓你特別感興趣、特別想跳出來?這背後有沒有屬於你的意義?會不會注意了別人的問題就不必注意到自己的問題?過度關心他人事務(包括注意誰跟誰離婚的演藝圈八卦)。

 

這些會讓你忽略了為自己好好的活,多放一些力氣在自己身上吧。

 

Photo: familytreasures,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