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不僅僅是露營

原來一切的奧秘在跟隨智者走一趟山林,實際體驗一次就能融會貫通。大自然裡的萬物自有巧妙之處。

露營,只能在營地吃吃喝喝的聊天、放空嗎?

 

對我們一家人而言,露營只是一種工具,一種親近自然的工具。

 

與其說我們一家人喜歡露營,不如說是我們喜歡山野。我在馬赫坡部落(莫那·魯道的故居)紮營三天,跟隨賽德克族老人的腳步,走訪古戰場步道,聽著族人流傳下來可歌可泣的民族故事,及年輕勇士如何活躍於中央山脈的生存之道,在冷清的廬山溫泉裡,深刻感受歷史遺留的溫度。

 

老人熟練的操作獵槍、番刀、繩索,告訴我們上山打獵的要領,如何快速結繩垂降而下;如何判斷獵物活動的範圍;如何射擊獵物;如何將獵物綑綁下山;如何用一根樹枝對付兇猛的山豬,又如何共享山林資源....。

 

老人說,小孩兒的腦袋光是用說的,哪能聽得懂得這些生存的法則?所以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父親帶著孩子走進山林,實際現學現賣,為了生存,小腦袋馬上就吸收這些知識技能。顯然在原始的社會裡,體驗式學習是最有效傳授知識的途徑。在上山的途中,老人指了一株植物,說是會咬人的貓,並隨手摘了葉片給我們看葉片上螫人的焮毛,解說著在野外不慎被「咬」時,該如何以毒攻毒?我和孩子經常遊蕩山野之中,雖然認識這山林常見的有毒植物-「咬人貓」,也從書本裡習得一些知識,知道咬人貓的葉片搗碎可以解蛇毒、煮沸葉片飲用可以治療糖尿病,但總不明白前人如何徒手摘取這會螫人的毒物而不被襲擊?原來一切的奧秘在跟隨智者走一趟山林,實際體驗一次就能融會貫通。大自然裡的萬物自有巧妙之處。

 

透過老人的解說,我明白部落古老的文化與智慧,不是靠書本紙張傳承,而是父母、頭目、耆老帶領著未成年的孩童,透過許多日常生活的山野體能訓練,世代交棒傳遞下來的。文化知識的傳承學習,在舊時代的部落裡顯得相當重要,也能藉由這些訓練的過程,選出適合帶領族人前進的頭目。雖然老人傳達的是原民部落的文化與智慧,但我領悟的卻是親子陪伴共學的重要性,原來古老的社會裡,早就說明了陪伴是生命中不可抹滅也無法取代的傳承。在老人的話語中,依稀有一絲絲的惆悵,因時代的變遷,原住民青年逐漸融入主流社會,學習主流社會所傳遞的知識,以往古老的文化日漸式微,慢慢失去了傳承的價值。值得思考的是,該如何重建這樣的文化傳承?又當如何重新拉起親子之間相處模式?

 

比起瞭解莫那·魯道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物,我更想要知道的是這場攸關民族存亡的歷史。

 

走在曾經是莫那·魯道帶領族人退守的山路上,因為水泥路面的鋪設良好,及周遭美好的風光,著實令人無法感受曾經的悲壯,若不是老人娓娓道來族人流傳的事蹟,我不會知道腳下踩的這片土地,是那些努力捍衛自己信仰與文化而不惜犧牲生命的賽德克青年流血換來的。曾經讀過的歷史課本告訴我,霧社事件是英勇的抗日事蹟,他捍衛了台灣主權,但透過老人傳承的故事,我似乎明白這是一場捍衛民族文化的戰爭,無關乎對象是日本人或是漢人。

 

因為不同文化的碰撞所帶來的衝擊,使得族人在長期不受尊重,生存資源被剝奪與日軍不平等又嚴苛的對待之下,早已是心生不滿,終於在日方運動會當天發動出草起義反抗,為的就是爭取部落族人生存的權利。

 

這是一場註定沒有勝算的戰役,在寡不敵眾之下,最後莫那·魯道帶領族人退守馬赫坡山上的洞穴中等待遙遙無期的機會。因為山上地形險峻,日軍的砲彈一直無法順利攻破防守線,遂改採釋放毒氣欲毒死族人,但毒氣被山上濃厚的雲霧阻擋而未擴散,族人們才沒有死於毒氣之中,卻仍然坐困愁城,在無法獲得支援與補給之下,很多族人漸漸被餓死,莫那·魯道眼看大勢已去,最後選擇自殺身亡。這次的出草起義在後來的國民政府接手台灣之後,成為台灣史上著名的抗日活動-霧社事件。

 

歷史故事之所以好聽,是因為背後總有著可歌可泣,感人肺腑的故事,或是驚心動魄的情節,讓聽眾充滿無限想像的空間。老人手指著路邊的一個區塊說,部落裡的婦女當時為了不讓作戰的男人們擔憂,紛紛選擇在樹林裡上吊自縊,上吊人數多到把大樹的粗枝應聲折斷,可見其壯烈

 

我看著這已不復見的樹林,沈浸於老人的故事中,咀嚼著故事中的情節,在故事告一段落之後,再度踏上古戰場,循著莫那·魯道的腳步,細細尋找歷史的痕跡,試圖在吸收後重新解讀給孩子們聽。當我們站在不同的角度觀察思考歷史,因為想要傳達的目的不同,心目中借鏡歷史的意義也就不盡相同。

 

在重新認識這段歷史之後,我無法評斷不同文化衝擊的對與錯,但卻深深體悟到「尊重」與「教育」的重要性。人與人、族群與族群、國與國之間,一切都是從尊重彼此的差異做起,想要拉近彼此的文化認知距離,教育應該是很好的溝通管道。若是歷史能重來一次,雙方從尊重談起,那故事的發展又會是如何呢?

 

在馬赫坡的三天,體驗了不同的文化,認識了腳下這片土地的歷史,還有那觀察不完的自然生態,感覺像是活了一世紀那麼久。

 

我想,「露營」,終究可以不僅僅是露營而已。

 

執行編輯: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