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禁坐機車踏板」,真的是惡法嗎?

孩子無法乘坐後座只是「過渡期」的問題,但人身安全卻不能容忍任何妥協和差錯!

回顧近期幾則車禍新聞,即便不是屬於嚴重的事故,卻有著共通的相同點:機車踏板上的孩子多數都現場死亡,反而是大人們送醫後還能撿回性命。

 

然而我們並未看重這麼明顯的訊息,關於小孩不能站立機車踏板的法律早已存在多年,再次被提起卻被「網友罵翻」、「引發眾怒」,甚至用階級意識去解讀,怒批難不成都必須買車才能送孩子?

 

相信大家絕對都同意,生命是第一優先考量,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沒有任何妥協的空間,尤其是孩童的生活能力尚未完整,決定權大多在家長手裡,那麼我們就應該更慎重確認替孩子做的選擇是否安全無虞。

 

讓我們先跳開爭論,回顧去年讓社會動盪一時的校園割喉案,當時輿論沸然人心惶惶,討論如何加高圍牆加裝監視器、增派巡邏人力等等,但同時卻有家長先順路送孩子上學再去上班,竟在七點前就將孩子送到空無一人的學校,又引起一陣「不得已」的言論,甚至希望老師要提早到校。

 

這種只要求社會資源配合、認為別人應該多負責任的思維,在生活中處處可見這些無比矛盾的行為。這些行為,就是沒有將孩子安全放在第一優先順序的證明。

 

 

從數據歸納出的重要經驗

 

我們可以回想一下:騎機車必須戴安全帽、汽車乘載孩童必須要有安全座椅,現今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的法律,當初也是來自於大量事故的數據統計,為了增加意外發生過程中的存活機率而增訂。機車踏板區的位子為高風險區,加上孩童身軀較小,若非直接強烈撞擊也容易被拋飛車體外,事實證明這些都是致命的關鍵因素。

 

我們甚至必須質疑,已經存在多年的法律卻未被大量宣傳、嚴格執行,讓這段期間內更多孩子死亡,這個責任誰要背負呢?若孩子因站在前方受傷,父母是否沒有盡到保護孩子的義務呢?

 

 

是方便還是真的不得已

 

這條法律不易執行的原因,反應出台灣民情一向對「安全」的僥倖心態:短短的距離應該不會發生甚麼事、我騎的速度很慢應該沒問題、這些路都很熟才不會有狀況⋯⋯。若我們覺得買樂透有買就有希望,那麼我們為何不認為即便是千萬分之一,都有事故風險的存在?

 

討論到現實生活的執行困難,許多家長開始大喊做不到,網友們更是舉出偏鄉極端的案例來為自己的立場站台,但仔細分析一下,是做不到還是貪圖方便?若偏鄉真有困難,我們應該用甚麼方法解決?還是因噎廢食,放任大多數地區的危險事件一再發生?

 

以多數父母的判斷標準,會讓孩子站在踏板上的騎乘距離通常不遠,可能是接送上下課、去鄰近賣場、診所等周邊活動範圍內,而這些基本的生活機能「的確」有替代方案。

 

只是不近不遠的尷尬距離,最後的替代方案也許只剩下走路,假設需要多花20分鐘時間陪孩子走路上學,那麼我們願意在孩子還沒辦法坐機車後座的時候,選擇走路而不騎機車嗎?

 

是的,很麻煩,甚至需要重新調整生活作息,但這樣才是把孩子安全放在第一優先的思考邏輯。這20分鐘的路程裡,還能藉此訓練孩子認路、培養避開危險、過馬路的能力,等孩子長大了,或許也不必騎機車,就能自己獨立上學。

 

 

不可逆的後果 不能容忍一絲妥協

 

我相信每個人的生活型態不同,文章裡說的例子無法代表全部,一定會有人遇到困難,但即便遇到困難,我們想的辦法都不應該是便宜行事地繼續讓孩子坐在踏板區,而是針對問題尋找協助或乾脆不那麼做。

 

若我們只用「階級」觀點思考、抱怨麻煩的心態批判這條法律,恐怕會誤導對事情的判斷,孩子無法乘坐後座只是「過渡期」的問題,但人身安全卻不能容忍任何妥協和差錯;「不方便」的作法不代表不能解決現實問題,正是考驗著我們嘴裡說的價值觀是否能心口如一地徹底實踐。

 

 

Photo:Leonid Mamchenkov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