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對話」方式,讓孩子練習選擇,學習負責!

如果我希望長大後的姐妹能擁有一個幸福的人生,同時我的責任和教育目標,是讓她們具備「讓我不必再擔心」的獨立生存能力,那麼,她們就必須先學會如何做出對她們自己最好的「選擇」,並且學會為她們自己的選擇負責。

妹妹升上三年級,姐姐升上國一後的某一天,我們母女之間的對話型式就突然都改變了......

 

「好啊,你可以選擇在床上多賴幾分鐘,但是我七點就會把早餐收乾淨,妳就不能和我一起吃早餐了;妳也可以選擇賴更久,早餐都不要吃,餓著肚子去上學;當然,你還可以選擇馬上跳下床,我們從早餐開始,讓今天開心一整天......」然後,身為媽媽的我就會閉上嘴,等待妹妹做出她的選擇,並且尊重她選擇的結果,堅定的讓預期中的過程和結果自然而然發生。

 

在這樣的轉變下,現在遇上兩個姐妹吵架時,媽媽會分別跟兩個人這麼說:


「姐姐,妳可以選擇避開風頭,把衣服拎到爸媽房間穿,讓妹妺安靜整理她的情緒,也讓妳自己舒服;當然,妳也可以選擇繼續踩妹妹的地雷,留在房間『慢慢』把衣服穿完,讓她生氣,也讓妳自己不開心一整天!」

 

然後回過頭跟妹妹說:「妳可以選擇假裝沒看到姐姐,繼續調整妳自己的心情,讓自己從不開心變開心;當然妳也可以選擇繼續大叫,讓姐姐跟妳都不開心一整天,而且讓鄰居們知道,我們家有一隻生氣咆哮的小恐龍正在噴火。」然後我就會安靜轉身離開火爆的現場,等待她們做出選擇,並且尊重她們的選擇,讓預期的結果自然而然發生,不介入、不裁判、不評斷,也不一直囉嗦地唸個不停,甚至強迫指揮、處罰任何人。

 

轉身投入親子理財教育多年後我慢慢明白,就像醫學很難分科治療,工作很難完全分工分責一樣,人生也很難只挑片面不看整體的解決問題。但那個整體是什麼呢?學習理財絕對不只是學習管理錢甚至只想著要怎麼賺更多錢而已,學習理財背後學習的是如何花錢,如何分配你手上的資源?到底要把錢用來滿足當下的「消費」需求,解決當下的問題,或者是把錢用來「投資」未來的期待和機會,讓未來的自己比現在的自己更好?!所有答案的背後,其實是一連串的選擇取捨所形成的整體。

 

這些選擇,是價值觀的選擇,也是時間和資源分配的選擇,更是,當下到底要說什麼、做什麼的選擇。

 

所以,人生不過是一連串「選擇」過程與結果的組合。每一個選擇都有它的好,也有它對應要付出的代價或承受的風險。

 

如果我希望長大後的姐妹能擁有一個幸福的人生,同時我的責任和教育目標,是讓她們具備「讓我不必再擔心」的獨立生存能力,那麼,她們就必須先學會如何做出對她們自己最好的「選擇」,並且學會為她們自己的選擇負責。我開始讓姐妹們習慣選擇,練習自己做選擇,然後,自己為自己做出的選擇-也就是取捨後的決定,負起全部的責任。(其實這樣的練習必須從小舖陳,父母必須能清楚的評估和衡量,這個責任到底是誰的,同時,是不是孩子當下的能力能負起的責任。當孩子沒有能力負責,就不要讓孩子選擇。)

 

這不是一個一步到位的過程,就像料理,需要時間慢慢cook,需要步驟慢慢堆疊,在我開始用這樣的型式和姐妹對話前,她們已經經歷過大部份選擇會帶來的後果,已經可以自己想像和理解媽媽在說什麼(而不是媽媽抽象的說教),同時,她們已經從小就習慣並且清楚的認知,當她們做了相對不好的選擇,那些自然而然會發生的結果,或者她們必須為選擇付出的代價,爸媽是不會出手相救,也不會用「人力」介入改變結果的,而這一切的好與壞,不過是她們做出自己選擇後閃躲不掉的,伴隨選擇而來的責任,沒有任何人能為他們自己做的決定負責,只有他們自己可以也不得不為自己負責。同時所有的選擇和負責,都無關乎也不影響,彼此之間存在的愛。

 

從對話型式轉換成「有意識的選擇對話」後開始,媽媽就不再是一個,一直碎碎唸的嘮叨媽媽,而變成一個,凡事只說一次,但是說清楚講明白,然後「順應」姐妹的期待,真正把她們當成大人看待和對待的媽媽。這樣的練習一直持續下去,相信未來的某一天,媽媽會變得更安靜,連一開始不同「選擇」的不同結果都不必再多說,姐妹們已經學會,自然而然的在第一時間,做出她們最好或最想要承擔後果負起責任的選擇。

 

當然,這所有的練習進程,都根植在一個深厚的基礎下,那就是媽媽的情緒必須非常的平和,能夠相當自在的,把情緒於當下當場事件中完全抽離,這又是另外一個長長的學習過程,而且是媽媽開啟這樣對話型式前,必修的課程。

 


Photo:Philippe Put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陳若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