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須相信自己

越認為自己被罵委屈,只會是自己吃虧;越在意別人的批評,最後只是自己滿身瘡痍。
  • 書摘
  • 2016-03-09
  • 瀏覽數2,916

文│李承珉

 

我沒有想像中那麼脆弱

忍耐不是萬靈丹

 

了解了接納批評、忽略批評之後,還有一個值得探索的課題就是,我們在現實中如何看待批評,以及用什麼方式面對批評。人們如何看待批評?而我們又是如何處理批評的呢?

 

講到「批評」,大家通常認為它是「多少都會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們已知道批評是一個無法避免的問題,實際上許多人也把批評當作職場上的必經過程,是不得不做的通關儀式。人們認為遇到喜歡自己的上司固然最好,但遇到討厭自己、抹黑自己的上司也是無可奈何,畢竟出社會後本來就是這個樣子。每個地方都有可能出現討厭我們的人,狀況只差在這個人是不是跟我同個部門、是不是我的直屬上司而已。如果愛批評我的人就是我的直屬上司,那問題就嚴重了。真是倒楣透了。上班不跟他見面也不行,每天還得日復一日過著折磨人的日子,考量到生計問題又不能輕易離職。

 

聊到批評的話題時,通常會聽到「每個人都是這樣過日子的,不是只有你痛苦。就算真的是這樣,你又不能馬上離職,所以就忍耐一下吧」。我們安慰自己「只要我趕快升職爬上去,資歷和工作狀況都不用看人臉色的時候,狀況就會好轉了,所以先忍著吧!大家也都是默默忍受,然後才升到不用看人臉色的職位啊」。怕熱大可以離開廚房,但我們卻無法瀟灑地離開爛職場。離開後若只有自己餓肚子就算了,但我們還有所愛的家人不是嗎?「我還要養家活口,這一點點的情緒一定要忍住。我都已經是成熟的大人了,當然有本事通過這小小的試煉。我忍受得了!」於是我們鼓勵自己撐過每一天。

 

時代劇烈變化,就連軍中也開始出現階級弱化,並且轉變為更合理的制度。職場內的氣氛也有變化的趨勢,新鮮人比以前更懂得提出自我主張,更有自信。然而自我意識越強的人因為缺乏被批評的經驗,在職場上遭受批評時就更容易亂了方寸。反觀已經有心理準備「職場上免不了挨罵」的人,他們普遍都還適應得不錯。越認為自己被罵委屈,只會是自己吃虧;越在意別人的批評,最後只是自己滿身瘡痍。若能了解批評是不可避免的問題,也是理所當然的過程,並且好好忍耐,職場生活就越平順。即使你鼓起勇氣跟公然批評你的人表達你的痛苦,可想而知對方只會凶你「這點小事你就受傷了?你也太脆弱了吧?在我們那個年代就是這樣」。一個深植已久的潛規則就是職場上所謂「厲害」的人,除了必須是個擁有優秀工作能力的人才,他也必須要能忍受與防禦周遭的心理攻擊。

 

人們認為罹患憂鬱症就代表這個人太脆弱、太軟弱。多數人到精神科求診之前,總是害怕「會不會被下標籤?」他們害怕被印上不正常、軟弱、無能的標籤。因此不管這麼做的後果如何,他們寧願自己負責去尋求方法,也不願依靠別人的幫助。他們怪罪自己太懦弱,所以才會被批評打敗、心情憂鬱。即便如此,這些人仍催眠自己有能力忍受所有問題,認為自己絕對不是一個軟弱的人,並且試圖忍受周圍所有的攻擊。沒有人願意去思考對方的攻擊有多強、有多麼不合理、隱約的影響性有多大,就只是憑藉著某種使命感一味容忍而已。

 

曾有一位來談者在職場上深受批評所苦,哭著對我說:「別人都可以忍,為什麼只有我這麼痛苦呢?為什麼我這麼沒用呢?」當時我不知道到底他真正無法承受的是外在的批評,還是自己的不足?不管答案是什麼都令人無比惋惜。

 

你必須相信自己

長期批評使人憂鬱,並感到無能為力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曾經被白狗咬的人,日後看到小白兔也會怕。人長期被批評時,即使對方跟自己沒什麼交集,或是對自己不感興趣,也很容易把他們視為敵人。更嚴重的狀況甚至會把他人的好意曲解成敵意。

 

被少數人攻擊時,被害者很自然地預想將有更多人加入批評的行列。被害者會自己放大攻擊者的範圍,「那個人鐵定會到處講我的壞話,以後連不太了解我的人也一定會對我有不好的印象,甚至喜歡我的人也會對我感到失望」。長期的批評會大幅降低一個人的自尊心,就算曾經說「你憑什麼批評我」來為自己辯護的人,一旦遭受長期的批評,自尊心被消磨殆盡時,就真的把自己當成一個「相當欠罵的人」。這個人最後變得自暴自棄,接受他人為何責罵自己,認為自己是個沒有價值的人所以才欠罵。

 

當一個人認為身邊所有人都在攻擊自己時,他會逐漸喪失對周遭的信任,變得無法再相信任何人。通常此階段的人會出現兩種狀態,第一種是產生不安情緒,認為周遭所有人都在批評自己,並且對於自己無法改變現況而感到無能為力。受害者可能會變得像P一樣恐慌,當他認定世界上所有人都在批評自己的時候,也就不再有他能力所及的處理方法。受到外部不斷攻擊下卻無計可施的被害者一旦接觸到外人,通常會出現「害怕、不安、恐懼」的感受。當周遭充斥了令人害怕的對象時,誰不想把房門鎖起來與世隔絕?這個狀態必然會伴隨著憂鬱與恐慌,只要恐慌沒有被解決,孤立的生活就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第二種狀態則是比較激進的防禦狀態,他們認為周遭都是不可信任的、與我為敵的,面對他人最先的感受是憤怒而非不安。他們覺得「你也是跟其他人一樣想要害我對吧?想要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擺我一道吧?」並且把自己的憤怒投射到身邊所有人身上。妄想型(paranoid)的人就是屬於此狀態。妄想型常見於某類性格,因此某些人天生就帶有這種妄想傾向。當妄想傾向已經嚴重到病態程度時,在精神科診斷上又稱為「妄想型人格疾患」(paranoid personality disorder)。不過某些人在遭受他人反覆批評與抹黑時,也會出現妄想傾向以求自我保護。人心難測,所以他們乾脆不相信任何人。此類型的人會先起疑,藉由觀察來提早防備可能的攻擊。你的身邊是否有這種妄想傾向的上司或同事呢?那麼他鐵定是個讓人傷腦筋又難伺候的人。

 

不管是害怕人群而自我孤立,還是對所有人充滿妄想型的仇視與憤怒,批評讓我們遭受到最嚴重的後遺症其實是有關「信任」的問題。當我們失去了對人的信任,也就無法獲得他人的信任。在職場上「獲得信任」有多麼重要啊!當對方值得信任,我們才能順利與之共事;相信對方能理解並傾聽我們內心的想法,彼此才能夠產生情感的共鳴。不論是婚姻還是友情都必須以信任為基礎,而職場上,要是信任這個先決條件已經動搖,就不可能有令人滿意的職場生活。

摘自 李承珉《受傷的勇氣》/大田出版

Photo:Trac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