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焦慮,找回自己的人生

放下控制欲,是無比自由的絕妙體驗,為我們打開通往嶄新選擇的大門,引領我們走上從未踏過的路徑,帶領我們接觸新的人、新的機會及生命若干最棒的經驗。

文/鮑伯‧米格拉尼

 

 

充滿憂慮的人生

 

從前的我總是熱情而積極,如今怎會開始想東想西,招徠一大堆煩惱呢?

 

當我幾乎徹夜無眠躺在床上,想不出如何應付我察覺到的身邊的不確定事物:兩個孩子讀托兒所,我要繳的費用比不久前我一年大學學費還貴,當他們準備上大學時,一個人要二十萬,我怎麼負擔得起呢?我知道,他們上大學是好幾年後的事,但我去哪裡弄那麼一大筆錢呢?我很想省下托兒所的錢,送他們去公立學校,但我住的城鎮跟美國很多地方政府一樣都破產了,沒有設立全天幼兒園。

 

還有,我跟妻子都在工作,我該怎麼照顧年邁的雙親呢?他們沒有參加「四○一K退休福利計畫」,只是兩個吃苦耐勞的老人,經營一間小小的「冰雪皇后」冰淇淋店。

 

不光是經濟,每件事都讓我有這樣的感受。我的臉書有很多朋友,但不知為何,我覺得好像再也不認識他們,想不起上一次只是為了閒聊而與朋友聚首是什麼時候。我的孩子拿iPhone玩「憤怒鳥」很厲害,但他們找工作面試時能得體應對嗎?他們能有衝勁地跟上海或新德里的年輕人拚命競爭工作嗎?

 

當然,打開電視或讀報是一點幫助也沒有。從中東的亂局,到歐美的債務危機,我愈看愈是憂慮悲觀。

 

有人改變了人生公式嗎?

 

 

無法控制人生,讓我們感到焦慮

 

大多的壓力與焦慮根源,在於我們感覺自己沒有控制能力。無論是思考工作、孩子、人際關係、周遭的人、經濟或政治,我們都深切渴望對生活擁有某種程度的控制。我們需要處於控制狀態,因為我們迫切希望未來與所想像的一樣。未來在我們的掌控中,我們心生焦慮,一味地鑽牛角尖,過度分析未來。

 

然而,在人生旅途的某處,無論我們如何努力控制情況,事情就是不如我們所預期那般。尤其在這個新興的全球化超速世界,我們高度仰賴網路社群,事情錯綜複雜,偶發事件和變化似乎莫名其妙地冒出,生活更是難以掌控。結果,我們窮於應付,遭混亂所吞噬,無力舉步向前邁進。 

 

我們想要控制,但控制不了。我們或許可以選擇居住的社區,但控制不了鄰居。我們可以選擇工作地點,但控制不了上司、同事和客戶。搭飛機時,我們對座位有若干選擇餘地,但控制不了鄰座乘客或飛機是否會誤點。我們選擇交友對象,但控制不了友人的言語、思想。我們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孩子,那麼又怎能控制生活本質呢?

 

我們以為自己擁有控制力,其實沒有,這令我們感到恐慌――失去控制力是許多壓力與焦慮的根源。

 

 

唯一能掌控的,是自己

 

放下控制欲,是無比自由的絕妙體驗,為我們打開通往嶄新選擇的大門,引領我們走上從未踏過的路徑,帶領我們接觸新的人、新的機會及生命若干最棒的經驗。放下控制欲,會激起我們從不知存於內心的力量,喚起潛藏腦海的主意,推動我們創新進步,茁壯成長。它讓我們無拘無束地過生活,因為我們不再感覺肩頭上扛著全世界的責任。


「你要我乾脆坐視不理,消極以對?」你可能這樣問。

 

不是的。我不是建議你們按兵不動,對人生不再抱持期待,而是應該更努力控制我們所能控制的事物:自己的言語、思想與行動。將往往浪費在控制他人或四周情況的精力改變方向;將澎湃的熱情轉往關注自己的行為,充分把握每個珍貴的片刻。做出這個決定後,我們可以開始朝自己想要的人生前進。自身,其實是我們唯一能夠肯定的事。

 

轉向控制自己,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在印度那樣亂糟糟的地方學習擁抱混亂,過程中,我逐漸找出三個原則。

 

第一:接受。接受莫測無常、不盡完美卻又錯綜複雜的人生本質,就能開始放下過去,放棄出錯的計畫,放開我們對於人生的設想,轉而開始關注事情的原貌。必須接受一件事:我們唯一可以控制的是自己。

 

第二:別想太多。停止鑽牛角尖,做太多計畫,或企圖預測明天的事。我們花了太多時間思考根本無法掌控的未來,以至於沒有發現正在經歷最美好的人生時光。

 

第三:向前走。採取行動,管理自己、自己的目標、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言語、自己的行動與自己穿過混亂的途徑──這些完全是我們控制範圍內的事。當我們知道自己擁有應變能力,而採取行動肯定比空等完美出現,更能創造出確定的事物。

摘自 鮑伯‧米格拉尼《我在印度,接近天堂也看見地獄:擁抱混亂,停止多慮開始生活》/大好書屋
Photo:Erik Sandybaev,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