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情不會,也沒什麼好可恥

別老是去想自己跟別人孰優孰劣,而是要想辦法向別人學習自己所欠缺的。

文/清水章弘

 


我會意識到教育問題,是在十四歲的時候。


在海城國中上社會課時,學生都必須自己選擇一個社會問題來研究,並將它整理成報告。當時,我所在意的便是「寬鬆教育」(譯注:相對於填鴨式教育,又稱「無壓力教育」,上課內容與天數都比以往少)的問題。每次聽到有人說:「再這樣繼續下去,寬鬆世代(譯注:係指日本一九八七年之後出生的世代。這個世代的人就學時期主要受到二○○二年開始推行的「寬鬆教育」的影響,以學習能力和競爭力低下最為人所詬病)的這些孩子都會變成笨蛋」時,我的心裡都會充滿疑問,不懂我們到底有什麼責任,為什麼要被當成是「寬鬆世代的第一代」。

 

因此,我決定去念東京大學教育學系,而且為了「能在日本的教育界投下一顆震撼」,在大學還在學時,便自行創業。


不過,因為缺乏在公司上班的經驗,再加上必須經常和年紀比我大的人一起工作,讓我在社會上,總有一種矮人一截的感覺。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的想法改變了。我告訴自己,別老是去想自己跟別人孰優孰劣,而是要想辦法向別人學習自己所欠缺的。


在我們公司裡,有個非常優秀的後進叫A君。


雖然他的年紀比我小,但總能將事情做到盡善盡美,讓人不禁感佩「怎麼有工作能力這麼強的人」。


所以當我遇到瓶頸,做起事來不是那麼順利時,經常會跑去聽他的建議。


在我看來,與其去斤斤計較「對方年紀明明比我小」或「這個傢伙居然比我還厲害」,讓自己有矮人一截的感覺,不如敞開心胸去請教對方各式各樣的問題,反而還比較有建設性。


話雖如此,在國高中的時候,如果要我去向後輩請教問題,我一定會因為太過丟臉而做不到。


只是在我踏入職場,正式成為一名經營者之後,我切身感受到,如果我還像過去那樣,遇到自己不懂的事情卻又不願意不恥下問的話,公司根本無法繼續經營下去,也就能夠敞開心胸,不再覺得問別人問題或請別人幫忙,是件丟臉的事。


因為我已經知道,顧全大局比斤斤計較孰優孰劣來得重要。


現在的我之所以會積極去認識各式各樣的人,也和剛才所提到的「有問題就要勇於請教」有關。


為了不讓自己「跟不上」那些知識與經驗遠比我豐富的人,我都會提醒自己先做好徹底的研究,再去和他們見面。


有一次,自由主播堤信子小姐跟我聊文具的話題聊得很愉快,最後甚至還介紹我去看一本叫做《趣味文具箱》的雜誌。


和她聊完天之後,我立刻跑去買這本雜誌回來看,後來見面時,還主動對她說:「上次您介紹我看的那本雜誌,我到現在都還在看耶!」,從此以後,她就把我當成「文具徒弟」在疼。

 

能夠有這樣的際遇,真的讓我好開心,同時也更想靠自己的力量去鑽研這些知識。


只要懂得以我們從他人身上學到的事物為中心,再自己深入挖掘,就能讓每一個際遇都變得有更有意義。


我最近越來越覺得,凡事只想拜託別人教我們的話,自己根本無法成長;靠自己的力量費心地研究過,卻依然不明白時,再來借助各方前輩的智慧也不遲。


不管是作為一個社會人士還是經營者,都還不是很成熟的我,平常就是在諸多前輩與後進的提攜與照顧下,才能像這樣繼續努力下去。

 

 

摘自 清水章弘《東大生的無敵學習法》/出色文化

Photo:Kyle Taylo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