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的團圓歡樂啊,是留給想回家過年的人......

年,是給心甘情願想回家的人用的,至於種種原因不過年的人們啊,總是可以找到同是天涯淪落的一夥人,共同過一個不一樣的年⋯⋯
  • 南琦
  • 2016-02-03
  • 瀏覽數2,186

過年,不就是過日子嗎,日子有好有壞,過年也不能粉飾太平,它只是另一個日子的縮影。

 

這位溫順的台北媳婦,總是得隔週六日就回雲林婆家一次,因為先生是獨子,雖還有幾位已出嫁的妯娌,但公婆總是盼著兒子回家,所以她也不能不跟著回去。

 

這就是她坐在治療室裡的原因之一,每次的回去都是令人窒息的沉重空氣,也許先生習慣了原有家庭氣氛、安於做兒子的角色,沒查覺到妻子坐立難安的樣子。她像個外人(因為她,先生才會「嫁到」台北了),每次婆婆的叨唸,都讓她不得不這麼想,到後來憂鬱症發作,只要想到回婆家,就是如影隨形的折磨。

 

我和她的晤談橫跨了過年前後。年前她很苦惱,又是例行性的行禮如儀,而她格格不入,永遠也無法融入這個家,我只能溫言安慰,同時提醒她務必要讓先生知道她的感受。

 

年後她再度出現,卻沒有我預期的苦惱感,反而看起來有些輕鬆,於是我問她答。

 

「我過年回去還是很痛苦,在車上就已經跟先生吵架,撐到大年初一早上終於受不了,於是我跟先生說,我一定要先走!」走,去哪?去哪都好,她沒有娘家可回,只要離開這窒息地,去哪都好。於是她跑到台中獨自住了一晚,先生雖然勉強同意,但也擔心,頻頻手機簡訊問她人在哪。

 

「其實一離開那,我就感覺好多了,而且自己一個人其實還蠻輕鬆的,哈。」即使也沒做什麼,只要別再勉強自己。於是她變成有時候一個月才回婆家,有時候則是想回去的時候才回去,症狀也得到了改善。

 

至於先生,並沒有因為回家少了妻子陪伴而給予責難,反而更看清周遭親友的態度,終於較能清楚感受到她的壓力,夫妻關係變得更有彈性,而妻子症狀的減少也讓先生有機會思考,不回去過年,其實也不會怎樣。

 

如果不是過年難,難過年,旅行社就不會有那麼多的「避年團」,我也有單身親友每逢過年必去國外,除夕前就不見蹤影;也有不被家人接納性傾向的同志朋友,連平常都回不去了,何況是過年?

 

那些無法逃開的人,例如必須依附父母的孩子們,在看到大人上演一場大團圓的戲碼之後,有多少是對過年真心喜歡的?有個孩子告訴我,「我就吃我的飯,大人就去鬧他們的,反正吃完我就去玩電腦,沒差。」孩子心裡清楚,只是沒辦法選擇。

 

不想,不能,不願意回家過年的人,景氣真是幫了大忙:要加班,要補班要值班,都是不錯的藉口。年,是給心甘情願想回家的人用的,至於種種原因不過年的人們啊,總是可以找到同是天涯淪落的一夥人,共同過一個不一樣的年。

 

雖然很多人抱怨,年,已經不那麼年味了,對另外的很多人來說,這也沒什麼不好。

 

Photo:IQRemix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