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幼兒園畢業,不捨老師同學崩潰大哭!暖心爸爸只做一件事,教孩子學會離別

身為父母,我們都體驗過孩子一哭鬧起來真是沒完沒了,嚴格一點的父母甚至將負面情緒視為毒蛇猛獸。然而,光明及陰暗面,皆是人類內在所共存的兩極,唯有去正視,才有平衡的可能。

「我不要,我不要和老師同學分開,我想他們。」這是璐璐在幼兒園的最後一天。

昨晚我近九點離開治療所,照理來說返家時已是孩子的睡眠時間,偶爾會遇到璐璐因為想媽媽睡不著,或是小狸害怕一個人在客廳翻書等我回來。然而昨晚我一進門,小狸立刻衝上前說:「璐璐哭了半小時了,她說她很想念老師,說不要離開幼兒園。」

我趕緊先去洗手消毒後,到臥室看看孩子的狀況。浮現眼簾的是一幅溫馨的畫面,爸爸將自己的手臂當枕頭,另一手輕輕地拍著璐璐的背;而看起來傷心欲絕的璐璐一見到我,從原本的啜泣,突然又重新放聲大哭,我知道她有好多的不捨放在心裡,透過像鑽石般的眼淚來釋放又何嘗不妥呢。

當下我決定將這次的球做給先生,一方面我上了整天班全身癱軟,另一方面我看到爸爸的安撫動作對孩子具有療癒效果。即使心中暗暗下了這樣的決定,我還是簡單的給了璐璐一些回饋,並且將決定權交給她。

「璐璐,媽媽感覺到妳好捨不得老師跟同學,畢竟三年的相處你們做了很多好玩的事情,也有很多開心的回憶,想到下周上小學(下週開始小一先修班)沒辦法再見到所有同學,以及疼愛妳的老師,這真的會讓妳好傷心,好傷心⋯⋯,爸爸媽媽還有姊姊看你那麼傷心,也覺得很難過,但我們會陪著妳,讓我們陪著妳一起傷心好嗎?」

璐璐點點頭,並且用雙手環住爸爸的脖子,我趁機繼續開口:「妳不要擔心,我們會陪著妳,妳看爸爸一直沒睡著,因為他要跟妳一起傷心,妳想要讓他陪著妳嗎?還是妳要等媽媽卸妝洗好澡過來陪你?」

她努力地從口中吐出:「爸爸陪」三個字。待我洗完澡後,父女兩個人早已呼呼大睡。

 

讓孩子與情緒健康接觸

身為父母,我們都體驗過孩子一哭鬧起來真是沒完沒了,嚴格一點的父母甚至將負面情緒視為毒蛇猛獸。然而,光明及陰暗面,皆是人類內在所共存的兩極,唯有去正視,才有平衡的可能。

孩子絕對擁有悲傷失落的權利,那不是無能的表現,而是一種健康的自我情緒接觸。剛開始孩子與這些陌生的情緒碰撞,父母在身邊的陪伴與支持是必要的動作。

「允許」這些負面的情緒被看見、被感受,當孩子感覺原來這些負面情緒並沒有恐怖到必須要躲藏,反倒體會到這些負面情緒中夾雜著不少的溫柔,當父母給予的回饋是接納且肯定的,孩子的自我概念也會比較容易朝著正向發展。

 

將無望換成希望

你可能會好奇,那麼共同面對負面情緒之後呢?有什麼是我們父母可以做的?畢竟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我最喜歡小朋友的世界在於,當他們有充足的安全感之後,他們會用自己聰明的小頭腦,讓你看到他自己如何從無望轉為希望。

今天璐璐一早起來,便忙著在自己的書桌塗塗抹抹,正當我在廚房忙著做早餐時。不久,她跑了過來,拿著這張卡片給我:
「媽媽,下禮拜一可以請爸爸載我到小學上學時,將這張卡片拿去幼兒園給老師嗎?」
「當然沒問題。」我滿是感動望著她笑咪咪的純真臉龐。

孩子是自己的專家。
 

 

全文經 心理師的小漁村/許妮婷諮商心理師 授權轉載

 

圖: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