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好動,高中被教官列入黑名單、被迫轉學…德國幼教名師莊琳君:如果當年父母沒接住我,我可能會走偏

在德國幼兒園任教近十年的莊琳君透露,她小時候很好動,並非老師認可的好學生,常被體罰,高中時甚至在教官的黑名單上,不但曾被記過,還被視為「列管對象」,逼得她最後轉學;成長之路遭逢挫折,莊琳君卻沒放棄自己,後來還是拚上英國名校,全因父母當時的支持。

擁有英國教育心理學碩士的莊琳君,曾在台灣當過七、八年的幼教老師,婚後移居德國,在漢堡的國際雙語幼兒園任職,至今已近十年,不僅曾擔任一線教師,目前她還是學校的教學長。

她的另一個身分是暢銷作家,曾在台灣出版多本關於德國幼兒教育的著作,最新作品《德國幼兒園的玩具極簡運動》,聚焦在「玩具過多」的教養壞處,並分享德國幼兒園是如何在少量玩具、甚至無玩具的狀況下,引導孩子進入「深層遊戲」的狀態,找回孩子的專注力,同時激發創造力。

德式教養的核心精神是「以孩子為主體」,德國老師最擔心的,從來不是孩子玩太多、太危險,而是玩不夠;德國父母最常叮嚀孩子的,也不是「上課認真聽」,而是「要玩得開心」。

 

德式教養「以孩子為主體」,練獨立與自主

莊琳君認為,對孩子來說,玩樂就是種「內功」,大人該做的,是守護孩子單純的玩心,讓孩子在玩樂的過程中,愈來愈專注、有耐心,進而有成就感;過程中,除了玩出創造力,也能養成語言表達力和問題解決能力,為孩子的獨立自主打下好基礎。

但,她也提醒,已有研究指出,過多的玩具會減低幼兒的注意力,玩具別過量、甚至刻意減量,孩子更容易進入深層遊戲的狀態,也能將「快樂不一定跟物質畫上等號」的價值觀傳遞給孩子。

德國教育的另一個重點,是尊重孩子的個別特質,當地並不流行「模範生」的概念,而是希望孩子學會珍視自己的價值,不一定得去迎合大人心中的理想標準;對德國的老師或家長來說,找到孩子發光發熱的特質,比讓孩子優秀來得更重要。

雖已定居德國多年,莊琳君至今仍很關心台灣的教育與教養,持續寫作和分享,希望貢獻一己之力,而這背後其中一個原因,是源自她自身的成長經歷。

 

小時候好動,高中時被教官盯上列入黑名單

外表文靜、舉止優雅的莊琳君,小時候其實非常好動,國小讀田徑班,國中則參加校隊,雖然學業成績不怎麼樣,但父母只有在她名次太差時,才會關心、瞭解一下她是否在哪兒碰到問題了,並不特別糾結於分數。

莊琳君的活潑好動,在國小、國中階段還沒碰到太大問題,「但上了高中後,課業愈來愈繁重,我成績不好,卻又讀校風很嚴的私立學校,反抗心就開始出來了。」

她回想,當時每天早晨上學時,教官跟糾察隊們都會在校門口站成一排,從頭到尾的打量進校學生,對服裝儀容要求很多,曾有同學髮帶是粉紅色的,就被當場扯下來。

「有一天進校門時,我被教官叫住,原來是因為我穿的襪子雖然是白色的,但有個Nike的勾勾是黑色的。」在那當下,莊琳君告訴教官,她認為自己穿的確實是雙白襪,符合學校規範,教官則堅持白襪應該連mark都是白的。

 

負氣離校差點被勒令退學,父母仍給予支持

一番爭論後,莊琳君轉頭離開,因為不假外出,直接被記了大過,還被教官列入「黑名單」,從此被百般刁難,甚至差點被勒令退學。

「那時候,我們每天都要留校夜自習,很晚才能回家,早上好不容易爬起來去上學,卻又在校門口被擋下,我是真的很生氣。」莊琳君說,她不理解為何教官要糾結在那一個小小的黑勾勾,試圖溝通也失敗,所以負氣離校。

但她也沒跑出去鬼混,而是直接回家,如今回頭看,莊琳君認為,是因為父母向來比較開明,讓她知道「我可以回家、可以跟爸爸媽媽講」,這在那當下是很重要的。

爸媽聽她述說了這一切之後,並沒罵她,而是問她:「那你接下來想怎麼辦呢?」莊琳君說出了希望轉學的想法後,爸媽也支持,她便開始著手準備轉學考。

她強調,爸媽並非盲目溺愛她,而是經過溝通、明白她的想法後,才支持她的決定,這般的處理態度,也讓她會更慎重的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在父母的信任下擺脫陰霾,還拿到英國名校學位

轉學之後,雖然不再被教官緊盯,少了一個壓力源,但莊琳君還是常因為成績不好被數學老師打;爸媽得知後,寫信給老師,「他們跟老師說,數學不會的孩子,不會因為被打了就學會了,希望老師別再體罰。」

結果數學老師真的不打莊琳君了,心情輕鬆許多的她,反而比較有讀書的心思,在聯考時成了黑馬,順利考上了想讀的外文系;大學畢業,工作一陣子後,又到英國的名校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攻讀教育心理學碩士。

莊琳君回想,台灣當年的教育環境,對不同意見的容忍度比較低,她偏偏又是比較有想法的人,所以成長過程磕磕絆絆,「幸好我發生了什麼事情,爸媽都願意理解我、傾聽我,這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力量;如果當年負氣離校後,他們是用責難的態度,要我遵守教官的規矩,那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走偏、走歪。」

畢竟,如果家中的連結沒有建立起來,當孩子需要求救時,可能就找外援,萬一朋友的意見又不是那麼正向,孩子可能就會跌一大跤。

 

大人可以教孩子有規矩,但不能靠壓迫

這段過往,讓莊琳君很想為台灣的教育做些什麼,「我認為,老師的心力不需要花在那麼枝微末節的細節上面,教育的核心價值並不在這一塊;大人不是不可以有規則,但規則不能多到孩子什麼都不能發揮,或一點點自由都沒有。

教育的重點是學習,而學習本來就需要一股能量,短期或許可以靠壓迫的方法逼孩子學,但長期來看,靠壓迫並沒辦法把孩子帶進更深的學習歷程;莊琳君說,以她自身為例,被逼著學數學,不但沒進步、反而很痛苦,不再被逼後,她反而更有心思去讀她喜歡的文科。

相較起台灣父母或老師的慣性,德國的教育教養方式,有時看起來彷彿是「無作為」的,不會事事介入、樣樣緊盯;莊琳君說,這其實是教養路上必要的靜待與守望,過於頻繁且強勢地介入孩子大小活動或選擇,多半只是為了安撫大人自己的焦慮之心,但對於養成孩子主動學習的態度來說,不一定有必要。

 

看似隨興鬆散的德式教養,賦予孩子學習的養分

德國人看似隨興、鬆散的教養態度,其實賦予了孩子學習時需要的空間和養分,大人只要靜待萌芽的一刻;但,學習放手並不等於放生,孩子的成長過程,還是很需要大人的守望、陪伴,大人要當個如燈塔般的守護者。

這種精神,意外的呼應了莊琳君的童年時光,爸媽平日雖給予陪伴,卻不過度介入,「當年我玩的時間很多,也很愛看閒書、畫畫等,爸媽也不會一直叫我去複習功課,不會覺得『時時刻刻都要有產值』,我跟妹妹兩人常常坐在陽台看行經的路人或狗狗、曬太陽……」

教官黑名單中的列管學生,竟然最後以教育工作者為一生職志,莊琳君從此相信,每個人生曲折都有其意義。

照片提供:莊琳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