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不到媽媽的期待,讓成年後的她依然不認同自己」薩提爾對話引導她:愛自己,不為什麼,只因為妳值得!

她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不被認可的,媽媽對姊姊比較多的青睞,所以怎麼配得到愛呢?另一方面,感性的需求同樣是存在的,她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怎麼會不值得愛呢。

因為我值得

 

我習慣在課堂上詢問學員們他們來上課的目的,並且請他們挑選一個,只能一個,他們最想要溝通的對象。

 

有些人會選擇自己的孩子,有些人選擇伴侶,也有些人會選擇自己的父母。這些對象無非是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渴望連結卻又不得其門而入的人。

 

還有一些人,他們會選擇「自己」做為最想溝通的對象。

 

老實說,這些能夠在課堂裡選擇的人都算是「高功能」當事人,這表示他們心裡明確知道自己的目標,也很努力想要朝著這個目標前進,只是一時半刻找不到合適的方法而已。

 

對於選擇自己做為溝通對象的夥伴,他們很多時候面臨到長期自我苛責,自我價值不足的狀態,這跟當事人從小到大的生長經驗有很大的關係。

 

你能感受到愛嗎?

曾經有一位夥伴晴萱(化名)來到我的課堂裡,她也提到最想跟自己溝通。晴萱年約35歲,一臉清秀,雙眼明亮有神,短髮及肩,身材纖細。我從第一眼印象評估,她應該是個有個性、有想法的女孩子。

 

我詢問晴萱,她跟自己的關係好嗎?

 

「不是很好。」晴萱回答。

 

「怎麼說?」

 

「我經常覺得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事,但明明沒發生什麼事呀,就是感覺很不順心。」

 

「你這個狀態多久了?」我追問。

 

「很久了,大概小時候開始到現在吧。」晴萱說。

 

「還記得那個小時候,大概是多大的時候嗎?」

 

「可能從國中開始吧。」晴萱說。

 

「從國中呀,當時怎麼了嗎?」

 

晴萱娓娓道來,她說自從小的時候,她都是個功課還不錯的孩子,只是她不像姊姊一樣每次都拿到全校第一名。她的爸爸媽媽都是老師,也很重視他們課業,所以經常會功課上有所要求。

 

到了國中之後,晴萱的功課明顯落隊了,成績大概都維持在中等程度,媽媽都會叫她待在家裡念書,不要把時間浪費在別的事務上。

 

某一次放學,晴萱與同學相約在外頭慶生,回家的時間晚了些,一回到家中媽媽劈頭就罵:「怎麼搞的這麼晚,不是說只是吃個飯而已嗎?你不要成天跟妳那些不讀書的同學鬼混,妳姐都考上北一女中了,妳看看你自己的成績。再不好好念書,能考上好的高中嗎?

 

晴萱很不服氣,大聲跟媽媽回嘴:「我只是出去跟同學慶生而已,又不是不念書了。」

 

媽媽看到晴萱頂嘴,更大聲地把晴萱斥責了一頓。

 

「這件事對妳後來有什麼影響?」我跟晴萱確認。

 

「有。我覺得不管做什麼事,媽媽都不會認可我,她對我的期望很高。她一直希望我能夠跟她一樣成為一位老師,但我的成績沒有考好,所以達不到她的期待。」

 

我看到晴萱越講頭越低,原本清亮的眼神顯得黯淡,肩頭不自主地下垂,彷彿身上擔負著千斤重擔無法卸下。

 

「當你達不到媽媽期待時,你能感受到媽媽的愛嗎?」我問。

 

晴萱搖搖頭說道:「媽媽比較愛姊姊,我知道。」

 

「晴萱,妳是說媽媽不愛妳嗎?」

 

「我知道她愛我,但我很多時候感受不到。」晴萱嘆了一口氣。

 

很多時候頭腦的理智會幫我們分析、建構意識,雖然大腦知道媽媽應該是會給子女愛的,但內在卻無法「體驗」這種感受。

 

如果我們的內在缺乏「愛」的體驗,自然會經常覺得自我價值不足,做什麼事都覺得不對勁,頭腦的「判官」時常會跳出來批評那個做不好的自己。本來那個角色是媽媽扮演的,但久而久之自己就演變成了內在的評價者,不管自己再怎麼努力,都難逃那張黑臉的無情判官。

 

「晴萱,聽起來妳有一段時間沒有體驗到愛的感受了。我想對妳做個邀請,妳摸著胸口回答我。」

 

我在這裡故意放緩,在我提問下一句之前暫停了一下,才接著繼續問道:

 

「妳值得被愛嗎?」

 

晴萱聽到這個問句,突然眼眶泛紅,用搖頭回應我的問題。

 

「不值得呀?」我問。

 

晴萱似乎陷入了一個理性與感性的拔河之中,眼眶止不住的淚水滑落到臉龐。理性告訴她,她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不被認可的,媽媽對姊姊比較多的青睞,所以怎麼配得到愛呢?另一方面,感性的需求同樣是存在的,她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怎麼會不值得愛呢。

 

這同樣也是許多人的內在狀態,我不禁感嘆,很多人的過去經驗形成的神經迴路制約了我們的內在,想要一下子撥亂反正這個迴路談何容易。

 

我在課堂中透過對話,讓晴萱對「愛」有了新的體驗,也重新塑造一條新的迴路讓她對自己看法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改變。

 

從根本處接受自己

長期研究禪學與心理學的大師傑克•康菲爾德說過:「靈性成熟的第二特質是寬厚,它的基礎是從根本處接受自己。」我們若是在根本處就否定自己,如何能夠體驗到愛呢。

 

最近我看到凱特溫斯蕾為化妝品做的一個廣告短片,她在鏡頭前卸妝,以素顏方式面對大眾談到「我值得」一事。不管你長什麼樣子,別人怎麼看你,「我值得」不就是天經地義,毫無懸念的道理嗎?如果連我都認為我不值得,那麼還有誰能夠認可你呢?

 

凱特溫斯蕾的戲齡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從早期的「理性與感性」、「鐵達尼號」、「長路將盡」、「真愛旅程」到最近的HBO迷你影集「東城奇案」,我很喜歡她認真投入的神情,每個角色都讓她發揮的淋漓盡致。

 

只不過,從出道以來很多人就對她的外在多所批評,尤其是「鐵達尼號」裡傑克與蘿絲的配對更讓影迷嘲諷與苛責她過於臃腫。有人稱她是「肥溫」,並嘲笑說如果她瘦一點,鐵達尼號或許不會沉。

 

由凱特來闡述「我值得」最適合不過。她一路走來始終以真實的面貌呈現給大眾,即便冷嘲熱諷者眾,她有著強大的內在氣質,這股力量就源自於「我值得」這三個字。影片裡凱特邊說邊卸妝,同時宣告著不管他人怎麼看我,都不影響我自己的內在價值。

 

你有被愛的經驗嗎?

你身上也有判官嗎?

你,值得嗎?

 

Photo:shutterstock/達志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