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去鰲遊- 賞鳥、採蚵觀察之旅

一趟賞鳥之旅,目的不是欣賞了幾隻鳥?認識了多少鳥?而是學習對生命的尊重,探索環境與生命是如何息息相關環環相扣。

冬季是尋訪冬候鳥的好時節,我刻意安排這個季節來打探鳥事一籮筐。初見騎著野狼歐兜邁前來帶隊的阿公級解說員時,有些小小的失望,因為解說員大哥說:「偶茍語不太費講,講得不輪轉,搜以偶ㄟ用台語跟你們搜,有不懂再悶挖,小孩那聽嘸,逗請父母貢後嬰哉。」我心想,這下慘了,偏偏我的台語聽力測驗不及格,光是聽進去腦袋再轉換國語模式理解都有些費力了,更何況要同步翻譯成國語給兩隻聽不懂台語的城市鄉巴佬聽啊!但,這一切的刻板印象就在解說員大哥唱作俱佳的講解之後,完全顛覆了我先入為主的想法,才一個小時的傳統漁具介紹,就已經讓我瞠目結舌,嘖嘖稱奇。

 

首先,解說員大哥拿著自己製作的蚵棚道具模型,用台語加上極少的國語很努力的邊說邊比劃漁民如何搭蚵棚、貫蚵串及引誘蚵苗寄生。我這才知道,原來牡蠣受精之後產卵,這些卵會孵化成蜉蝣生物並隨著海水漂浮,大約2星期後,這些蜉蝣生物會長成黑色的小黑點,開始找附著物長大成牡蠣(生物上的變態過程),而早期蚵農就是利用瓦片串成一貫,綁在竹棍上做成蚵架插在淺海處,等著隨浪飄來的蚵苗附著在瓦片上,並吸收海水的養分慢慢長大成牡蠣。接著解說員大哥拿出一個很像客棧裡店小二手上提的茶壺之類的東西,壺的側身還固定著一個磁碗,再拿出魚叉、竹簍,我正納悶著這是什麼東西時,解說員大哥說:「挖來怕會,蛋幾咧哩丟哉。(我來點火,等一下你就知道)」大哥拿著火柴往碗裡面燒,碗頓時竄出紅紅的火焰,照得碗內紅通發亮,原來這茶壺模樣的工具就是早期農業社會用的電火(台語發音),稱為「電石燈」。解說員大哥說以前沒有手電筒的年代,農漁民就是利用電石(一種含碳酸鈣的礦土)會與水產生氣體(乙炔),氣體(乙炔)遇火又會燃燒產生火焰的原理來製作照明工具,而瓷碗的功能則是用來聚光增加亮度的。這盞電火是從解說員大哥的阿公時代一直傳承到大哥手上,早期的居民都是帶著這盞電石燈做夜間巡田或捕魚的聚光照明工具,直到探照燈、手電筒的發達,阿祖級的電石燈才宣告退休。

 

整場傳統漁具介紹,解說員大哥操著濃濃的南部台語腔還努力夾雜著需要臆測的國語解說給我們聽,對於大部分聽攏嘸的小孩,又必須使出渾身解數,真人演出示範來完成溝通模式,雖然不是刻意耍寶解說,但完全是笑翻我的肚皮。解說員大哥介紹他捕抓魟魚專用的魚叉時順道提到:「美國有一種穩型灰雞就是模仿魟魚。」偶綿一直猜什麼是穩型灰雞?(正解:隱形飛機)解說員大哥介紹他如何用自製的鐵絲勾竹蛤時又說:「我姑姑會去抓香螺、吊竹蛤回來賣。」我以為:「哇!大哥都當阿公了,那姑姑年紀應該更大,還有體力抓香螺,真勇健啊!」結果搞了半天,原來是:「我『久久』會去抓香螺...。」就這樣,在解說員大哥認真熱情的解說下,我第一次提著早期農業社會的「電石燈」;第一次嘗試用阿公時代的農具打綠豆殼;第一次看到這麼多不同的捕魚工具,認識了先民的智慧。雖然整場台語讓我聽得有些吃力,但我不得不說,這場解說實在太讚了,除了讓我這城市鄉巴佬大開眼界之外,也令我深深感動著。這些原本生硬冰冷的早期傳統漁具,在解說員大哥開啟人生第二春的解說事業後,用自己曾經走過的人生歷練重新賦予老工具新的生命,就如同那盞古老的電火一樣重新燃起熊熊火焰,火熱熱的展現在我們面前,象徵著智慧的傳承,而不是成為惹塵埃的回憶。

 

下午解說員大哥又變身為賞鳥達人,扛著小鋼炮,準備帶大家去鰲鼓濕地賞鳥。鰲鼓濕地佔地面積有1470公頃,最佳的賞鳥路線是從北堤環園自行車道進入,經西堤從南堤出,全程設有8個賞鳥亭,但這環園自行車道全長約14公里,所以必須自備交通工具才能沿途找定點佇足賞鳥。我們自告奮勇的願意當前導車,順利將達人請上私家車坐鎮指揮,說穿了只是私心的想要比別人多聽一點鳥事。果然達人上車真的不一樣,好似請到專屬導遊,在驅車前往賞鳥亭的路上,解說員大哥用南部人的熱情,分享著在鰲鼓濕地見過的候鳥種類,還細心的拿出圖鑑給孩子們認讀。大哥笑笑說說他有了年歲才來考解說員執照,對他來說這簡直比大學聯考還困難,必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還要在幾秒鐘內說出圖卡上的鳥類名稱,真的非常辛苦,還好有通過考試取得解說員資格,到現在偶爾有些專有名詞還是會雄雄給他忘記,所以隨身攜帶的大大小小圖鑑都是寶典,忘了隨時可以查詢。我真的覺得我們有幸跟了一位活到老學到老的活寶長者啊!

 

在導覽下,首先我看到悠遊於水面上的小水鴨,牠們是體型嬌小的冬候鳥,每年秋天會遠從西伯利亞飛行數千公里來台灣度假,隔年春天才會再返回西伯利亞,牠們還有個特殊身份,是黑面琵鷺的伴生鳥種之一,當小水鴨先發部隊抵達台灣時,就意味著全球注目的保育類明星「黑面琵鷺」將隨時悄悄抵達台灣度假。緊接著換嘴形像湯勺的琵嘴鴨登場,牠們也是台灣普遍的冬候鳥,常與小水鴨混成一大群,體型比小水鴨大一點點。隨後陸續還觀察到小礔鷉(常見的留鳥)、鸕鶿(冬候鳥)、埃及聖䴉(引進鳥)、紅嘴鷗(冬候鳥)、紅冠水雞(常見留鳥)...。如果不是有達人介紹,我大概很難分清楚這些鳥兒到底誰是誰啊?還好那全球享譽盛名的大明星-黑面琵鷺,我可早就從各大媒體將牠的身影認得清清楚楚。目前黑面琵鷺是全球瀕危鳥種,總數量不超過3000隻,而台灣是目前全世界黑面琵鷺數量最多的度冬棲息地,每年10月上千隻的黑琵會陸續抵台,到了春天再返回北方繁殖地孕育下一代。解說員大哥說台江國家公園的七股雖然是黑琵聚集數量最多的地方,但嘉義的鰲鼓濕地卻是可以近距離觀賞黑琵活動的好所在,尤其是在東北季風來臨時,因水位下降,黑琵會更靠近岸邊覓食,用肉眼就可以近距離觀賞到上百隻的黑琵生活起居,比在七股觀賞還要有看頭呢!此回來到鰲鼓濕地除了順利欣賞到上百隻的黑面琵鷺之外,也意外地與全球瀕臨絕種且在台灣難得一見的稀有珍禽「東方白鸛」相遇。台灣並不是東方白鸛的主要度冬地,往年偶爾會有一兩隻過境的東方白鸛在南遷時短暫停留台灣休息幾小時,所以非常、非常、非常難得看得到牠高達110公分的迷人風采。這次過境鰲鼓的一對東方白鸛在我們拜訪鰲鼓的前兩天才抵達鰲鼓濕地,也是鰲鼓濕地歷年來第一次有東方白鶴過境停留超過兩天的紀錄,到底何時會check out 繼續南遷?完全不得而知。感謝一切不期而遇的機緣,讓我們幸運地可以親眼近距離目睹巨星風采,真的是令人感到美好的一件事啊!

 

這次嘉義林務局的生態活動,有幸遇到了熱情分享、認真解說的解說員大哥,爲我們這趟漁村濕地之旅增添了美好的回憶。回程的路上,我瀏覽手機裡的相片,準備剪輯著影片做紀錄,一邊整理,一邊和孩子們一起回顧一日見聞。子恩說:「每次要整理相片做紀錄時,逼得我不知不覺要主動查資料與學習,也就認識越來越多生物。」其實我根本沒有「逼」,只是透過整理時的共同討論,孩子就不自覺的自己動起來幫忙找資料分享給我,而且通常找到的資料比我想要的還要多啊!一趟賞鳥之旅,目的不是欣賞了幾隻鳥?認識了多少鳥?而是學習對生命的尊重,探索環境與生命是如何息息相關環環相扣。候鳥遷徙來台度假所帶來的環境意義,是一門人與環境的生命課題,很難對孩子一次說清楚講明白,但透過逐次戶外的探索與觀察,卻能讓孩子慢慢因接觸而欣賞;因欣賞而喜歡;因喜歡而瞭解;因瞭解而珍惜。我不是專家,但我願意帶著孩子一起重新學習生命的意義。

 

 

Photo:yestreen,CC Licensed.

相片提供:Joyce Lai

執行編輯:黃琛為、陳若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