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愛在課本塗鴉,媽媽沒責罵還鼓勵》台灣首位「視覺教練」邱奕霖:我也曾覺得自己沒天分,但敢作夢才是重點

邱奕霖很愛畫畫,卻在美術班考試前摔傷手,只得讀普通班,出社會幾年後,他才重新追夢,辭掉鐵飯碗,成了台灣第一位視覺教練,不但是百大企業講師,還出書、開課;之所以勇敢破框,打造夢幻職業,全因父母從小就放手信任。

結合興趣與工作,是多數人夢寐以求的境界,但真正能做到的人,卻少之又少。

邱奕霖是台灣第一位「視覺教練」,這個職業,其實是他為自己量身打造的,工作內容顧名思義,就是協助更多人以視覺化的、圖像的方法,解決各種問題。

起初,他在網路上分享自己的視覺筆記、圖像紀錄,教人做懶人包、圖卡等等,並在臉書上創辦了視覺筆記社團,吸引了三萬多人入社;後來,他找到了商業模式,針對課程、論壇、研討會等,做即時的視覺紀錄。

邱奕霖也開始為企業、學校等,進行圖解思考、圖像溝通等課程,曾受邀到廣達、新光、富邦、信義等,至今已累積百場以上的培訓與演講。近來,他還出版新書《塗鴉吧!用視覺模板翻轉人生》,分享如何用圖像搭配文字與模板,進行思考、溝通、表達,並用於學習與工作。

「我以前還真的沒想過,塗鴉竟然能當飯吃!」邱奕霖坦言,自己雖然愛畫畫,但並非才華洋溢,甚至在國小時就曾覺得「天分碰到天花板了」,不過,真正踏上追夢旅途之後,他才發現,天分不是藉口、堅持才是關鍵。

 


圖為某企業在開共識營時,邀請邱奕霖來紀錄會議過程,並且教員工該如何運用圖像式思考,來激發想像、促進溝通。

 

網路時代,很多人有做懶人包、圖卡的需求,邱奕霖很擅長教人製作。

 

從小就愛畫畫,卻在美術班考試前手骨折

早在幼兒時期,邱奕霖就很愛畫畫。他回想,媽媽平常沒事時,就喜歡畫圖,用原子筆畫點素描、靜物等等,他爸爸在高中則是讀工程繪圖的,對畫畫也有些概念。

他家中有三兄弟,在耳濡目染下,畫畫變成了三兄弟最愛的活動,父母也常帶著他們去參加寫生比賽,而且還因為三兄弟都是左撇子,總自覺對藝術是有天分的。

起初,邱奕霖也常在比賽中得名,但漸漸地,他開始不愛比賽了,「因為我對於『把風景畫得很像』這件事情沒興趣,畫久了,覺得無聊,便會把漫畫角色畫進去,當然就不會得獎;沒得獎,就對比賽更沒興趣。」

小學六年級時,學校老師建議邱奕霖去報考美術班,當時他並沒有特別的想法,就乖乖聽話、報名去了。很不巧的,在術科考試前一周,他參加母親節路跑活動時,被其他參賽者撞倒、手腕骨折,與美術班擦身而過後,他從此打消了走美術這條路的念頭。

 

喜歡在課本塗鴉,意外展開視覺筆記之路

但,邱奕霖還是愛畫畫,在課本塗鴉的習慣依舊,上了國中後,他愈畫愈起勁,甚至在課本上畫起漫畫連載,常吸引同學傳閱,在升學至上的國中階段,這件事免不了招來老師責罵,不過,邱媽媽卻挺寬容的,覺得這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壞事。

邱媽媽還試著引導兒子,把畫圖運用到學習上,「我記得,那時在學台灣地理,有很多要背的資訊,我媽就先畫了個台灣地圖,然後把河流、山脈、縣市、東北季風怎麼吹之類的資訊,全整合成一張圖。」當時邱奕霖覺得媽媽超威,把媽媽畫的地圖帶到學校,還引發風潮。

除了邱媽媽之外,邱奕霖的導師也循循善誘,跟他說:「你喜歡畫圖,那要不要在聯絡簿空白的地方,畫班上發生什麼的事情?」邱奕霖真的照辦,開始在聯絡簿上畫班級日記,還試著抓同學的神韻,讓他人像愈畫愈快、表情愈畫愈到位。

國三畢業前夕,他原本想把這些畫了圖的聯絡簿拿去回收,「沒想到導師對我說,希望我把聯絡簿送給她,當作紀念禮物,這讓我第一次感受到,圖像紀錄是有價值的、是被肯定的。」

 

「用輸出來提升輸入」,讓時間複利帶來累積

現在回想,用畫圖來紀錄生活,讓邱奕霖發現了「用輸出來提升輸入」的威力。

為了要畫得出來,無形中就會多練習一些人物畫法或表情;為了要有東西可以畫,對日常生活的觀察、敏銳度就會大幅提升;為了要每天都不一樣,就得天馬行空的發想,整合腦中的資訊;為了要在有限的空間畫出來,就得學習篩選重點、精簡資訊內容;為了要快速畫出來,就得掌握方法、流程,讓自己更有效率。

邱奕霖分享,這些技巧套用到寫作、簡報、錄音等其他表達形式,都同樣適用,這也是他目前教學的重點之一,他真心推薦大家從小建立一個自己喜歡的輸出形式,在時間複利的加持下,能帶來很多累積與收穫。

 

順利升學、就業,雖捧鐵飯碗卻不開心

在考大學時,邱奕霖選了體育大學的休閒產業經營學系,因為離家近,又是公立學校、學費便宜,而且看起來蠻好玩的;畢業後,他也順利進到救國團工作,負責營隊活動、義工經營等等,算是學以致用。

雖然工作穩定,他也結婚生子,算是走在主流的人生軌跡上了,但邱奕霖心中,還是想要畫畫;不過,當主管得知他擅長畫畫之後,就常常要他設計海報、簡章等,彷彿把他當成免費美工,讓他頗為氣餒。

2016年時,他看到網路上有視覺藝術的工作坊,才知道國外有「視覺記錄師」這個職業,就開始進修、創作,甚至立下「一年閱讀一百本書、畫完一百本視覺筆記」的目標,也順利達陣;在網路上慢慢闖出名氣、找到商業模式後,他就勇敢的離職,投入為自己量身打造的夢幻職業。

 

光明正大地塗鴉,是世界上最熱血的事

對於邱奕霖的創業歷程,他的朋友暢銷作家、Super教師歐陽立中形容:「光明正大地塗鴉,是世界上最熱血的事情了。」

邱奕霖則坦言,他也有兩個小孩要養,要「把塗鴉當飯吃」,起初當然會緊張,畢竟,雖然他看過有人以心智圖為主當講師,但自己是從「視覺」出發,面向比較廣,也沒有前例可循。

創業過程也並非一帆風順,例如,前兩年疫情嚴重,找他做視覺紀錄的活動與實體培訓課程都變少,他的收入也腰斬,於是,他迅速轉向,開始錄製線上課程推出,也拓展觸角跟大陸的管顧公司合作等等,疫情是個危機,但也是轉機,因為許多人都開始習慣線上交流了,反而能讓受眾打破地理上的限制。

邱奕霖之所以敢破框追夢,是因為爸媽從小就很信任他,「他們的寬容度很高,覺得只要我不做壞事,想做什麼都可以;而且,我爸在工廠上班,下班就跑去農場種花,看得出來他是一有空就去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所以他也很鼓勵我們追求興趣。」

 

曾覺得自己沒天分,但勇敢與堅持才是重點

很多愛塗鴉、愛畫畫的人,常自認天分不足,所以不敢朝這一塊發展,邱奕霖說,他在國小階段就有「天分已經到天花板了」的感受,覺得自己沒有藝術天賦,但還是很愛畫。一路走到今天,他才發現,勇敢與堅持或許才是關鍵。

他也分享,「愛畫畫」的範疇很大、很廣,如果小孩愛畫畫,父母不妨陪著小孩多方嘗試,去做更細緻的探索。

以邱奕霖自己為例,小時候參加寫生比賽,就知道自己「不喜歡只是畫很像」;國中時常被推派去參加海報比賽,畫的過程中,他便發現,自己不想畫中規中矩、很制式的東西。

高中時,他參加漫畫研究社,正規的漫畫要用沾水筆,握筆姿勢也很講究,還要貼網點等等,雖然他學到了很多技術,但也知道這不適合自己,因為他還在畫這一格的時候,已經想到後面很多格的劇情了。

如今回頭看,邱奕霖才發現,原來他喜歡的,就是很快速的用圖像捕捉創意、紀錄想法。下次看到小孩在課本上塗鴉,先別急著罵人,因為人生有無限可能、各種玩法。

照片提供:邱奕霖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