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自己就算有缺陷也值得被愛》我們要療癒受創的內在小孩,別讓自己陷入不健康的親密關係中

好的親密關係是雙方都能處在「自我領導」狀態─彼此是兩個獨立的個體,而我們在一起不是因為我需要討愛,而是因為我喜歡和你相處,所以選擇讓你進入到我的生命中。

親密關係,是我們能夠展現所有的自己

「我覺得自己很有問題,我每天都花很多時間查看男友的社群網站─誰按他的貼文讚?他去按誰的貼文讚?我會開始看那些人的帳號,如果是女生,我就會開始檢視:她比我優秀嗎?她比我漂亮嗎?然後我會覺得男友一定和這個人曖昧,就會開始生悶氣。」三十歲的蘇菲,外表亮麗,工作也非常順利,朋友常常羨慕她人生很完美、戀情很甜蜜。

而蘇菲來到諮商室,正是因為在感情中充滿焦慮和不安全感:「我很常吃醋、忌妒,會不斷追查男友有沒有跟前女友聯繫,還一直覺得他想跟前女友復合。」蘇菲繼續說:「我都不敢跟朋友說,其實我會偷偷看他的手機。」

諮商中,我帶著蘇菲去覺察和辨識她的內在部分,她稱那個不斷查看男友社群網站貼文的部分「偵探」,而蘇菲有另一個部分對於「偵探」充滿羞愧:「這個『成熟大人』部分說,妳是成年人了,還有個碩士學位,怎麼做這麼幼稚的事情!」

我請蘇菲問問看「成熟大人」部分願不願先到旁邊休息,讓我們有空間好好理解為什麼「偵探」要這麼做。接著我請蘇菲閉上眼睛去認識這個「偵探」部分:「問問看『偵探』,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不做這些行為,她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情?」

過一會兒,蘇菲緩緩地說:「『偵探』說,她要找出任何男友可能會劈腿的證據,這樣哪天如果真的發生時,我才不會措手不及。」

蘇菲了解到,原來這個「偵探」不斷查看男友的社群網站,是為了幫她「做演練」。這樣,當男友真的劈腿時,蘇菲才會「準備好」。蘇菲也意識到,這個「偵探」在她過往戀情中也都有出現,都不斷在幫助她找男友會離開她的證據,因為蘇菲內心有位孩子認為:「不會有人真的愛我,每個人都會離開我」。

因為這個受創孩子很怕被拋棄,蘇菲有好幾位保衛者確保她在戀情中不會被拋棄:「完美女友」部分讓她變成男友心中想要的樣子;「照顧人」部分常常犧牲自己,替男友做所有事情。但不管付出多少,蘇菲還是充滿不安全感,所以「偵探」常常出現,尋找蛛絲馬跡,替蘇菲演練最壞的情境。

這是許多人在親密關係中的樣貌─我們內心受創孩子覺得不被愛,所以不斷從親密關係中乞討愛。因為害怕被伴侶拋棄,我們的保衛者紛紛跳出來:討好、犧牲奉獻、照顧人、委屈自己、成為別人想要的樣子……。

為什麼我們在應該要親密的關係中,需要隱藏自己、假裝成其他樣子?

蘇菲的內在孩子覺得不被愛,所以當男友出現時,蘇菲的內在部分們欣喜若狂:「終於有人愛我們了!」不管感情品質如何,蘇菲的內在孩子們很害怕回到過去沒有愛的日子,所以她們努力當個完美女友、犧牲奉獻照顧對方、確保不會被拋棄。

有多少人的親密關係,是奠基在這樣的恐懼和不安全感之上?

 

愛自己,是能愛內心所有部分

世界著名婚姻與家庭治療師艾絲特.佩萊爾(Esther Perel)說:「感情的滿意度,來自於你是否愛自己、接納自己。」在學習IFS後,我終於理解這是什麼意思。

過去我總覺得「愛自己」是很抽象的詞彙,近年來,「愛自己」更是被商品化,社會大眾告訴你「愛自己」就是要買哪些東西、要做醫美整型、要塑身節食、要去哪裡度假……,當然,這些都沒有不好,但若這些行為是保衛者用來逃避面對內心該處理議題的方式,那麼不管做多少,你內心受創孩子依舊會覺得自己不夠好。

如同蘇菲,不論她的保衛者做多少事情,讓自己看起來完美,她內心受創孩子依舊覺得自己不被愛。我在諮商中要幫助蘇菲進到「自我」狀態,帶著她去認識、理解、以及愛她的內在部分。

愛自己,就是指能夠愛你內在所有部分。

我想到另一位男性個案丹,今年四十多歲的丹,和伴侶很常吵架,他的妻子覺得丹完全不理解她、也不表達自己的感受。處理伴侶議題時,我常常會帶著個案反思:和伴侶互動時,你的哪些內在部分被觸發?

丹觀察到,當妻子問「你今天工作還好嗎?」時,會覺得自己被指責,認為妻子在質疑他的工作能力,所以就會充滿防衛地冷淡回覆、然後進到房間看電視不說話。

「如果你願意的話,讓自己回到妻子講那句話的當下,然後覺察你的身體。那個當下,你觀察到什麼?」我問。

「胸口很沉重,然後很快感受到臉頰發燙、有股能量想要衝出來。」丹說。

「試著跟這個身體感受待在一起,如果讓這個身體感受帶著你回到過去,有什麼畫面、文字、或想法冒出來嗎?」我問。

丹發現這個胸口沉重感是來自一位七歲的小男孩。在丹成長過程中,母親非常嚴厲,時常羞辱他,這位七歲小男孩攜帶著沉重的信念,覺得「我就是很糟糕、什麼都做不好。」

而臉頰發燙、有股能量要衝出來的感覺,丹也很熟悉。青少年時期,丹對於母親的批評有許多憤怒,但當時母親因經歷父親外遇而悲傷,所以丹不敢對母親表達任何憤怒。每當憤怒要衝出來時,「逃避」部分就會出現,讓丹轉身沉浸打電動的世界、把憤怒壓下去。

「聽起來,你內在那位小男孩被凍結在七歲,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他無法區別『現在』和『過去』,會把你伴侶說的話當作是媽媽的批評。你的『憤怒』部分也被凍結在青少年階段,仍舊覺得不能表達憤怒情緒,於是每當感到憤怒時,『逃避』就會出現,讓你開始看電視、打電動。

丹的內在部分被凍結在過去,持續用過去的信念和模式來面對現在的親密關係。這些內在部分不知道丹已經四十多歲了,有能力處理情緒,還有一位很願意聆聽他、想要跟他有情緒連結的伴侶。

雖然蘇菲和丹都因為伴侶議題來到諮商室,但真正要處理的,是他們內心被凍結在過去的保衛者和被放逐孩子。蘇菲和丹都需要練習回到「自我」狀態,成為內在系統的領導者,去好好愛內心的孩子們。

 

摘自 留佩萱《擁抱你的內在家庭:運用IFS,重新愛你的內在人格,療癒過去受的傷》/三采文化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