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中一位家長心酸問道:「五年級的孩子對我大聲怒吼,覺得被蔑視卻沒辦法責備他」教養專家的忠告點醒眾父母

孩子在脫離父母視線的當下,是有可能一個人大罵特罵,或者表達憤怒的,在這個過程中,既能夠產生緩解的感覺,也可以調節自己的情緒,然而,如果是反覆而持續的強烈表現,其本身就是一種暴力。

對於自己因為孩子的話語而受傷的內心

如果常常從孩子那裡聽到令人受傷的話語,身為父母自然就會陷入一種無力感,這種無力感遠比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困難份量還要龐大。 

因為孩子的表情、語氣、視線而受傷的父母們每次在去演講給小學生家長聽的路途上,在期待的同時,也會稍微浮現緊張的想法,雖然進行過很多場演講,但我每次始終都抱持著同樣的心情,並不是對於當天的演講內容,而是對於演講之後的想法。 

「今天會遇到什麼樣的提問呢?要是可以為那些煩惱減輕一點重量,那就太好了……」 

有時我還會產生一種感覺,自己好像不是為了演講去的,而是為了接受提問而去的。接受提問時感受到來自家長們的懇切視線,往往會讓人反思自己身為教育工作者的角色。 

事實上,演講本身比較接近單方面的傳遞,但問答環節就不一樣了,那是一段溝通的時間。在產生共鳴的同時,也是直球對決的時刻,在這些動態而綜合的提問之中,我們面對的是教育相關的實際問題與煩惱,往往會發生不符合任何教育理論或發展過程順序的事情,有著各式各樣的變數,而且在過程中也會讓我產生新的煩惱,並且進一步思考。

有一次,在某間圖書館舉辦的小學生家長的演講中,我被問到了這樣的問題: 

「我家的孩子在上五年級之後,第一次對媽媽大聲怒吼,這讓我嚇了一大跳,雖然他也沒有罵什麼髒話,不過該怎麼說呢?我總覺得自己好像被蔑視了,但也沒辦法隨便責備他……現在開始就已經這樣了,上了國中之後感覺自己好像會承受不住……因為他只要一生氣,講話就可能會很大聲,我應該直接忽略嗎?還是要怎麼辦才好呢?因為我原本想說他只是到了青春期才會這樣,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多管……不知道這樣子有沒有關係……我實在是不太清楚。」 

這不是我在演講的場合上經常會聽到的問題,因為有很多其他學生家長在場,所以大家往往很難把自己的現狀如實呈現出來。有時候可能會在學生家長的個別面談中聽到,但是也很少像這樣詳細地闡述自己的心情。 

一般來說,在演講結束之後,我遇到的大多數問題都長這個樣子:「我家的孩子受到了其他孩子的欺負」、「我家的孩子和其他孩子在關係上遇到了什麼問題」、「我應該要如何指正孩子的錯誤習慣」等等。然而以上問題的情況卻不一樣,她使用了有點激烈的表達方式,加害者是「我家的孩子」,受害者則是「父母」。於是,我向提出這個問題的家長給出這樣的回答: 

「會受傷的不是只有孩子而已,父母也會因為孩子說出來的話而受到傷害,請您保護好自己。」 

準確來說,學生家長們會因為孩子看起來蔑視父母的表情、語氣、視線而受到傷害,然而很不幸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不使用「防禦機制」的父母卻出乎意料地多。心理防禦機制還能夠發揮守護「自我存在」的正面作用,當然,如果防禦機制過度、氾濫的話,也可能會讓彼此的關係難以獲得改善。問題在於,在受到來自孩子的攻擊時,有些學生家長會讓自己處於毫無防備的狀態,之所以會選擇這麼做,其實是出於一種罪惡感。 

「我們家宰賢現在之所以會這樣,都是因為我明明應該在孩子小時把工作辭掉,陪伴他長大,可是我沒能做到這一點。」 

「我們家秀智現在這麼生氣,可能是因為看到我的行為,有樣學樣吧?」 

「都是因為那個時候爸爸、媽媽為了賺錢疲於奔命,忙得不可開交,沒能好好照顧他,所以他現在才會變成這樣吧?」 

 

懂得保持距離守護自己的父母 

事實上,如果讀一讀以上這些句子,你會發現雖然看起來好像有好好掌握因果關係,但終究只是父母單方面的想法和推測而已。如果準確一點來說的話,就是罪惡感產生了不合理的信念,把毫無因果關係的事物連結起來。而且就算是因為父母某個錯誤而導致這樣的事情發生,也沒有理由受到不合理的傷害,只要父母承認錯誤,並且道歉就可以了;不需要像是在被處罰一樣,承受孩子的諷刺、怒氣,甚至是辱罵。 

當然,孩子在脫離父母視線的當下,是有可能一個人大罵特罵,或者表達憤怒的,至少這點程度小孩子也是做得到的。在這個過程中,既能夠產生緩解的感覺,也可以調節自己的情緒,然而,如果是反覆而持續的強烈表現,其本身就是一種暴力。 

父母千萬不要因為罪惡感而把自己當成犧牲品,愈是這麼做,孩子在表面上就愈是粗暴,內心也會愈發不安。孩子渴望的並不是破壞父母的存在,而是能夠從父母的存在之中安全地分離出來,只是不明白方法而已。 

如果常常從孩子那裡聽到令人受傷的話語,身為父母自然就會陷入一種無力感,這種無力感遠比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困難份量還要龐大,也會對生活的品質產生很多影響。 

「你可能會對父母產生不滿,也可能會出現憤怒的情緒,這一點爸爸媽媽都能夠給予認同,但是我不能接受你在爸爸媽媽面前把這些情緒直接發洩出來,如果你要發洩怒氣的話,就進去你的房間,而不是在我的面前。」 

看到父母如此保護自己的樣子,孩子也會客觀地審視自己的態度,另外還能夠親身體悟到如何保護自己、免於受到他人的傷害。 

「如果對孩子有罪惡感的情緒,父母就必須用無限的愛來包容孩子,承受痛苦與傷害。」我們千萬不可以陷入這種看似理所當然的邏輯當中。這並不理想,而是一種奇怪的信念,這只不過是一種世代流傳的所謂「明明不可行,但又必須可行」的強烈的社會約束罷了。 

「父母的愛不是無限的,只是跟其他的愛比起來,存在著更為強烈、更為持久的動機罷了。」 

比起讓自己暴露在傷害之中,父母處於足以保持距離守護自己的位置上時,反而能夠更長久地維持父母穩定的愛。如果想要守護孩子,父母自己必須先保持安全。 

 

摘自 金善浩《好好說話的情緒教養》/ 大好書屋


金善浩

小學教育專家。於釜山教育大學專攻小學教育,現任首爾私立幼石小學教師。

 

Photo by Karolina Grabowska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