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不是想要躲起來,只是想要保有隱私

很多成年人認為,既然網頁功能許可,他們就有權觀看任何青少年的網頁內容,但許多青少年對此並不同意。

文/達娜.博依德
 

2006 年17 歲的布萊(Bly Lauritano-Werner) 為青年電台(Youth Radio) 錄了一段節目,主題是她認為隱私是什麼。她跟媽媽一起錄這段節目,強調親子之間的世代隔閡最令她感到無奈。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ational PublicRadio)播出這段節目,揭露了她跟媽媽在隱私界限認知上的緊張關係。「我媽媽總說網路是『公開的』,來為自己辯護。並不是說我做了什麼可恥的事情,而是女孩子總要一點隱私啊。我在網路上寫日記,是要跟朋友交流,並不是要讓她追蹤我生活的最新八卦。」

 

在那段節目中,布萊採訪媽媽,媽媽很明確地表示她有權利觀看布萊的貼文。她說她應該可以看,「我又不是外人,我是你媽媽啊!而且我覺得,我會比那些不認識你的人更覺得有趣...... 你貼出來不就是要讓大家看嗎?我就是大家裡頭的一個啊,所以我可以看吧。」儘管媽媽也知道布萊不希望她觀看,但她認為既然大家都可以看,那麼媽媽也有權利,這讓布萊感到非常無奈。

 

 

該不該看孩子的臉書動態

 

很多成年人認為,既然網頁功能許可,他們就有權觀看任何青少年的網頁內容,但許多青少年對此並不同意。比方說,當我談到老師觀看學生的Facebook 個人首頁時,15 歲的非洲裔學生香特爾(Chantelle)就很不以為然地問道:「他們來我的網頁幹嘛?我又不會去老師的網頁看他們寫什麼。為什麼他們就要來我的網頁看我的東西?」她接著又明白地說,她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只是強調老師這麼偷偷摸摸地窺視,讓她覺得自己的隱私受到侵犯。對於香特爾和許多青少年來說, 這不是技術上可不可行, 而是社會規範和禮貌的問題。

 

前一章談到研究自我呈現的社會學家高夫曼也曾寫道,在公共場合和他人相處時,保持「禮貌性忽略」的重要性。比方說,兩個人就算是在捷運車廂內面對面坐著,也不應該瞪著對方看,或者任意插嘴,加入對方的談話。當然,有些人還是會這麼做,但他們一樣知道轉移視線或假裝沒聽到對方的談話內容是一種社會責任。其中的關鍵不在於聽不聽得見,而是應不應該偷聽。儘管技術上你能夠聽見、看到,這種行為仍然違反了禮儀和禮貌這種社會力量。

 

在那三分鐘的廣播節目中,布萊和媽媽沒有找到解決之道,只好認命地接受沒有辦法可以阻止媽媽來窺探,她的結論是日誌網站「就快完蛋」啦!如今家長們也開始進來註冊,建立自己的網頁,並且利用這些服務認識陌生人,一點都沒有察覺過去警告子女要小心陌生人, 如今顯得多麼虛偽。布萊說那些話是在2006 年,當時說的是日誌網站LiveJournal,不過我這幾年來針對許多社群網站,也都聽過相同看法,尤其是Facebook。

 

2012 年時我問一些很早就開始玩Twitter、Tumblr 和Instagram 的青少年, 為什麼要玩這些新服務,而不願意玩Facebook,我聽到幾乎一致的回答:「因為爸媽還不知道這個。」儘管實際牽涉的網站迭有變化,但只要是這些原本以青少年為中心的空間遭到成年人「入侵」,都會讓青少年感到失望。為了獲得他們想要的隱私,有些人就會躲到一些更新的網站,或者是爸媽和其他成年人還不曉得的APP。

 

 

對隱私概念的重新形塑

 

布萊在媽媽的監看下仍然希望找到自己的自由,但隨著社群媒體大行其道,更多的觀眾帶來挑戰,在在迫使青少年重新思考如何在網路公共空間中保有隱私。有些人是不斷地尋找不沒有成年人干擾的自由空間,但父母緊跟在後的情況下,這種老鼠躲貓的遊戲讓人感到疲憊。不過很多成年人如果知道真相的話,應該會感到很吃驚:青少年其實不是想要躲起來,他們只是為了保有自己的隱私而已。因此許多青少年都拼命尋找新方法,讓自己在公共場合也可以保有隱私。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們必須掌握自己能夠使用的工具,讓自己在形塑社會行為的規範中仍然得以行動。

 

 

摘自 達娜.博依德《鍵盤參與時代來了!──微軟首席研究員大調查,年輕人如何用網路建構新世界》/時報出版

 

Photo:martinak15,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