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小報告、排擠同學...青少年的同儕問題不一定是霸凌

一些事情依大人的標準很容易會被視為霸凌,不過青少年會用不同的名稱來表述,例如:八卦和謠言、惡作劇和胡鬧,以及最重要的「戲劇衝突」。

文/達娜.博依德
 

雖然很多成年人看到青少年之間任何形式的惡意和殘忍都說是「霸凌」,但青少年自己對於這個詞的用法倒是比較保守。很多人會很快地回答說,霸凌在他們的同儕關係中並不是重要問題,而且要他們舉出霸凌的具體實例時,他們所描述的是某些人因為跟大家都不一樣而持續受到折磨和騷擾。這並不是說他們故意忽視其他形式的惡意與殘忍作為,只是會用不同的話來表述。

 

我在亞特蘭大採訪了兩位15 歲的白人女孩,克蘿伊(Chloe)和維琪(Vicki),詢問她們在同儕中看到的狀況。我問在她們學校是否有霸凌問題,克蘿伊回答說那個問題不大,因為她們學校是教會學校。我又問到女孩都會講的八卦和謠言,克蘿伊和維琪開始討論起各種不同類型的八卦,都是她們在網路上看到或在學校聽到。但她們認為這些八卦和謠言也不能說是霸凌,有一部分是因為那些遭到八卦攻擊的當事人往往很快就會為自己反擊。換句話說,克蘿伊和維琪認為這些人際衝突中並沒有看到雙方在權力上有什麼不平等,因此不會用「霸凌」來形容。

 

我跟同事瑪威克採訪時都一再聽到青少年說,霸凌的情況並不像成年人以為的那麼嚴重。這些青少年都很有信心地跟我們說,霸凌是「中學生才會」,「長大以後就不會啦」。他們把霸凌定位為「不成熟」,北卡羅來納州17 歲黑人青少年迦勒伯(Caleb) 對瑪威克說:「等到進入高中, 霸凌大概就沒啦。」青少年說他們學校沒有霸凌之後,一些事情依大人的標準很容易會被視為霸凌,不過青少年會用不同的名稱來表述,例如:八卦和謠言、惡作劇和胡鬧,以及最重要的「戲劇衝突」。

 

 

戲劇帶有表演意義的人際衝突

 

在了解青少年對於衝突的看法時, 瑪威克和我也對他們流行用「戲劇」這個詞來形容衝突,越來越覺好奇。青少年經常使用這個詞來形容各種形式的人際衝突,從無傷大雅的開玩笑,到因為嫉妒導致攻擊的嚴重衝突都包括在內。這裡頭有許多狀況成年人都會視為霸凌,但青少年只覺得很有戲。根據我們對青少年的採訪和了解,瑪威克和我把這種「戲劇」定義為:「發生在一群活躍的相關群眾之前,帶有表演、宣示意味的人際衝突,常常是發生在社群媒體上。」

 

說它像是一場戲,並不只是名稱上取代「霸凌」而已。我們說「霸凌」時,很自然地假設其中有人施暴、有人受害,但把這些衝突看成是一場戲,就讓涉身其中的青少年得以撇除情緒上的負擔。這場「戲」不會自動將任何人定位為攻擊目標或施虐者。參與這場戲的人不必考慮自己在其中是強是弱,只要當做是參與一個更為寬闊,而且通常具有規範性質的社交過程。

 

即使有些人是這場戲的中心,他們也有機會做出回應,讓他們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即使覺得受傷或痛苦。波士頓17 歲拉丁裔女孩卡門(Carmen)對我們說:「說是一場戲更合適,因為雙方都會反擊。我想只要你會反擊,就不能說是霸凌,因為你可以保護自己。」這也符合歐維斯的看法,他認為權力差距是霸凌的基本元素,所以這種不以權力為核心的衝突需要另創名詞來指稱。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艾絮莉把自己碰到的那些衝突當做是場戲,而不是霸凌。

 

 

摘自 達娜.博依德《鍵盤參與時代來了!──微軟首席研究員大調查,年輕人如何用網路建構新世界》/時報出版

 

Photo:Louis K.,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