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紛爭重複發生衝突、找父母調解是常態,李崇建:介入時父母需要擁有一個觀念,孩子的爭執才會逐漸減少

面對一場手足紛爭,無論是介入者、協調者、父母與老師,最好別做判官,應該將判官角色弱化,在蒐集資訊、宣達規則、好奇探索之後,再來執行規則或探索。並且,要連結兩造的渴望,才會有圓滿的結果,問題才不會重複發生。

在「手足爭執」中傾聽、好奇,表達規則與接納 

擁有兩個幼兒的家庭,常遇到手足爭執。因為太常發生,而且孩子一旦鬧起來,真是不得安寧,照顧者常因此深感疲乏。 

不只父母,老師有時也感到困擾。某些孩子較好動,不斷引來爭執,老師該如何是好呢? 

我曾在講座時,詢問在場家長,會如何處理孩子間的爭執。我列了五個選項: 

A 當判官,判定對錯。 

B 全部一起責備。 

C 對爭執不予理會。 

D 一個一個聽完,一個一個責備。 

E 其他。 

 

眾人選擇的結果,A的人數最多,其次是D與B。 

但這些選項,通常無法改變孩子爭吵。面對手足爭執,父母需要擁有一個觀念:手足爭執屬於正常。很少手足不爭執,父母應先接納。 

若是心裡能接納,一旦孩子爭執,會減少發脾氣,有助於面對問題。 

 

處理爭執的要點 

.手足衝突屬於必然,需先接納此狀態。 

.除非有人動手,需要介入制止。制止時不用責罵。 

介入時關心兩個人的情緒,而非關注事件。 

.先聽一方說,再聽另一方說,都是以好奇探索。好奇時,建議「回溯」,易理解來龍去脈,以及讓孩子覺察。 

.通常兩人會搶著說話,應專注聽一人說,要另一人等待。 

.當好奇探索、傾聽完畢之後,給予準確的訊息。 

.重複發生衝突是常態,但是動手不被允許,因此應找父母調解。好奇與規則訊息,需要再次提醒。一段時間之後,會漸漸形成好習慣。 

 

爭執就互相告狀 調解過程

我在朋友家裡,聽見兄弟吵架。八歲的弟弟哭了,哭得很大聲。 

朋友雙手一攤,表示孩子又來了。他感到萬般無奈,孩子常爭執吵鬧。他生性喜靜,怕吵,被打擾就來脾氣。 

我示意想要處理。朋友求之不得,樂得不用插手,在旁袖手旁觀。 

我蹲下身子,在兩兄弟身旁問:「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吵架啦?」 

「哥哥他打我,他……」 

「弟弟也打我,他……」 

介入一場紛爭時,孩子們自然會告狀,因為他們都想要自己的冤屈被聽見。我所見過吵架之人,都覺得自己才對,對方是錯誤的。 

不只是孩子的紛爭,大人的紛爭亦然。擴大到社群裡,舉凡店家、團體、政治意見的紛爭,誰不覺得對方錯呢?即使自己有錯,也會認為對方錯誤較大。 

所以,面對一場紛爭,無論是介入者、協調者、父母與老師,最好別做判官,應該將判官角色弱化,在蒐集資訊、宣達規則、好奇探索之後,再來執行規則或探索。並且,要連結兩造的渴望,才會有圓滿的結果,問題才不會重複發生。 

當兩兄弟七嘴八舌,快要為告狀而打架,我做出了決定:「我先聽弟弟說,待會兒聽哥哥說。」 

這時候,哥哥立刻反彈了:「為什麼弟弟先說?不公平。」 

這時,我轉向哥哥問:「你覺得不公平呀?怎麼覺得不公平?」 

哥哥忿忿不平地說:「每次都是弟弟先說。」 

我繼續問哥哥:「每次都是弟弟先說嗎?」 

我已經做出決定,但哥哥有意見,我仍然傾聽哥哥的意見。傾聽的不是爭執的「事件」,而是哥哥對「先後」的意見。 

前面已說明先聽弟弟說,弟弟的內心被照顧到了,所以此刻多聽哥哥的意見,就是讓哥哥的情緒流動,也是一種照顧的方式。無形中,兩者都照顧了。 

哥哥嘟起了嘴:「他們每次都讓弟弟說,我後面說的時候,他們都不相信我。」 

我繼續在這裡核對:「他們指的是誰?」 

哥哥很洩氣般說:「爸爸、媽媽。」 

「那你一定很委屈吧?」我在這裡點出情緒,就是一種同理心。哥哥已經九歲了,聽得懂「委屈」兩個字。 

哥哥的眼眶泛紅了。 

我拍拍哥哥的肩膀:「這是我第一次處理,我已經說先聽弟弟的說法。待會兒,我會專心聽你說,到時候弟弟不能插嘴。如果還有下一次,我就先聽你說。」 

哥哥把臉別過去,生氣地說:「每次都這樣。」 

哥哥雖然生氣,但是生氣的強度,已經大幅減弱了。 

我拍拍哥哥的肩,允許他生悶氣。 

這時,我轉向弟弟:「弟弟,來吧,我聽你先說。」 

弟弟立刻說了:「哥哥打我。」 

這時哥哥的生氣、委屈再次挑起,急著插話說明:「……」 

我轉頭制止哥哥:「你放心,我們一起聽聽看,他哪裡說得不對。我待會兒會聽你說。」 

不要做判官,讓事主雙方將訊息完整說明,而非聽見「哥哥打我」就立刻質疑哥哥:「為何打弟弟?」或者立刻判斷處罰,那會陷入「剪不斷,理還亂」的僵局。 

每個事件都有起因,要解決這些問題,不讓問題反覆出現,或者減少出現狀況,要以對話讓他們覺察。 

我問弟弟:「哥哥打你,你痛不痛?」 

弟弟點頭說:「痛。」 

我繼續關心:「在哪裡?」 

弟弟露出手臂,已經沒有痕跡了。 

我問弟弟:「現在還痛嗎?」 

弟弟搖搖頭說:「不痛了。」 

我好奇地問弟弟:「哥哥怎麼會打你呢?」 

弟弟聽見我的問話,低頭沉默,不講話。 

我停頓了一下,再次問了:「你要說嗎?發生了什麼事,哥哥打你呢?」 

弟弟這才小聲地說:「我拿哥哥的玩具。」 

要終結這種搶奪,孩子需被大人接納,需要體現自己的價值。那麼,怎麼表達能讓孩子感到被接納、有價值呢? 

我問弟弟:「你這麼誠實呀?拿了哥哥的玩具,也勇敢承認?」 

弟弟很可愛地點點頭。 

我摸摸弟弟的頭,繼續問下去:「發生了什麼事,你要拿哥哥的玩具呢?」 

弟弟這時候說:「哥哥以前也拿我的玩具。」 

我發現哥哥這時平靜了,當弟弟說起過去的事,哥哥的情緒沒那麼激動,也不急著辯駁了,這個狀況來自弟弟承認自己先拿了哥哥的玩具,哥哥才會動手。 

弟弟說出這個事實,來自於我的提問。但是這個答案,正是哥哥最常表達,但是最被忽略的部分。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喔,因為哥哥過去拿你玩具,所以你才拿哥哥玩具嗎?」 

弟弟點點頭。 

我接著問弟弟:「哥哥以前拿你玩具,你喜歡嗎?」 

弟弟天真地說:「不喜歡。」 

我想知道弟弟過去的應對:「哥哥拿你玩具,你會做什麼呢?」 

弟弟立刻說:「我就過去打他。」 

我對弟弟說:「這樣是好的嗎?你喜歡這樣嗎?」 

弟弟說:「不好,不喜歡。」 

當弟弟陳述完了,我要表達規則:「弟弟,哥哥以前拿你玩具,那是不對的,但是你打他,那也是不對的。你知道嗎?」 

弟弟點點頭。 

我才接著補充:「今天你拿哥哥玩具,那是不對的,哥哥打你,也是不對的。這樣你知道嗎?」 

弟弟又天真地點頭。 

我繼續跟弟弟說:「哥哥以前拿你玩具,那很不應該。你以後也不能這樣,如果拿了會被處罰,你知道嗎?」 

弟弟點點頭說:「可是哥哥都不借我玩。」 

我問弟弟:「你很想要玩,對嗎?」 

弟弟又認真地點頭。 

我繼續往下問:「那哥哥可以不借你嗎?」 

弟弟執著地說:「不可以。」 

這地方我笑了,重複著弟弟的話:「不可以呀!」 

弟弟低下頭,停頓了一會兒說:「可以啦!」 

我笑著問弟弟:「你怎麼改變啦?」 

弟弟低著頭說:「因為有時候,我也會不借給哥哥。」 

我稱讚弟弟,並且補充說明:「你真懂事。所以你以後跟哥哥借,哥哥不借你,你不能搶他的玩具。如果哥哥也搶你玩具,你可以跟爸爸說,不能跟他打架,這樣知道嗎?」 

弟弟點頭說:「知道了。」 

我摸摸弟弟的頭:「弟弟,我覺得你真誠實,也很勇敢承認。我很欣賞你。叔叔剛剛這樣說,你還有什麼要跟我說?」 

弟弟說:「沒有了。」 

跟弟弟對話結束前,我才陳述規則,邀請弟弟:「剛剛你搶哥哥玩具,你應該跟哥哥說對不起,你要對他說嗎?」 

「可是哥哥打我。」 

這裡需要穩定的說明。 

「那也是不對的,我還要聽哥哥說明。但是你先搶了哥哥玩具,這的確是做錯了,對嗎?」 

弟弟點點頭。 

我再次邀請弟弟:「那你要跟哥哥說對不起嗎?」 

弟弟點點頭。 

我稱讚弟弟:「弟弟,你真的很勇敢,勇於承認錯誤。你是心甘情願的嗎?」 

弟弟點頭。 

我邀請弟弟:「那你跟哥哥說吧。」 

弟弟很認真地說:「哥哥,對不起,我不應該拿你的玩具。你也不應該打我。」 

弟弟說到這裡,我實在忍不住笑。跟弟弟說:「後面的不必說,說你自己的就行了。」 

弟弟又重複了一遍道歉。 

這時我才轉向哥哥:「弟弟剛剛說的,是實際的情況嗎?」 

哥哥看來還是不悅,但是點點頭,語帶抱怨說:「他每次都這樣。」 

「他每次都這樣。你不借他,他就會來搶,是這樣嗎?」 

我問哥哥的語句,是關心弟弟「每次都這樣」,而不是指責哥哥,以前也先搶玩具。這裡很多人容易進入誤區。 

哥哥賭氣著說:「他就是這樣。」 

「那你怎麼辦呢?」 

我問哥哥過去的應對,這個問句的答案是他的錯,哥哥就會有所覺察。 

哥哥沉默了,並未說話,因為他意識到錯誤。 

我在這兒需要重複:「哥哥,剛剛我聽弟弟說,所以你打他了,對嗎?」 

哥哥依然不說話,但是微微地點頭。 

假如哥哥沒有點頭,而是沉默不語,我會切入哥哥此刻的冰山,或者表達接納。 

「我聽起來,你打了弟弟,是因為他動手搶玩具。他不應該這樣,應該尊重你。但是,你不能打他,你應該告訴爸爸,請爸爸來處理。好嗎?如果你打弟弟,那你就錯了。這樣會被誤解,誤解你欺負弟弟,其實你沒欺負,你是要保護自己的玩具,只是方法錯誤了,這樣會很委屈,不是嗎?」 

哥哥的眼眶紅了。 

過了一會兒,哥哥說:「每次我跟爸爸說,爸爸就要我讓給弟弟玩。可是那又不是弟弟的。」 

我跟哥哥核對:「爸爸這樣說呀?」 

哥哥點頭說:「爸爸每次都這樣。」 

我拍拍哥哥肩膀:「如果爸爸這樣說,你一定委屈極了。爸爸的處理方式,我不是很同意。我跟爸爸說,好嗎?」 

我轉頭跟朋友說,這樣的處理不恰當,下次應該跟弟弟說:「要跟哥哥借,不能用搶的。哥哥可以不借你,你也可以不借他,但是不能打人,打人會被處罰。」 

朋友覺得挺尷尬,但是仍答應了。 

我跟哥哥說:「我請爸爸以後注意,要公平處理這些事。但是你要記得,不能打人。因為打人是錯的,即使別人錯了,我們也不能打人。」 

哥哥點頭,表示了解。 

我問哥哥:「現在還是這麼生氣嗎?」 

哥哥呼吸了一口氣說:「現在不會了。」 

我跟哥哥說:「你過去受了委屈,一定覺得不公平,但是你能放下來,這是有勇氣的人,一般人很難做到,這很不容易。所以我要謝謝你,你是一個有勇氣的人,也是有責任感的人。」 

我先處理完哥哥的情緒。過去的事件、感受、觀點,以及未滿足期待,累積成他們的應對。當他們遇到爭執,渴望層次不連結,自然會為了求生存而產生各種爭執。分別與兩人對話,正是在整理他們的冰山,接下來我邀請道歉。這次是讓哥哥執行,因為他打了弟弟。 

未料我還未開口,哥哥就轉過去,跟弟弟說:「對不起!我不應該打你,雖然你搶了我的玩具。」 

我很為哥哥感動,他學得真快。因為渴望一旦連結,孩子就會學習為自己負責。 

兄弟倆的爭執就此落幕了。朋友嘖嘖稱奇,說孩子怎麼服服貼貼。 

我提醒朋友,未來兄弟還會爭執,尤其會來這兒告狀。

記得都需要傾聽、好奇,表達規則與接納,長此以往,兄弟的爭執就會減少了。 

 

摘自 李崇建《李崇建談冰山之渴望:幸福的奧義(下)》/ 寶瓶文化

 

Photo by Jansel Ferma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