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體悟》感謝是強效藥物。它讓我們看見自己擁有什麼,而不是喟嘆失去什麼;更是一種解毒秘方,專治牢騷抱怨

疫情所造成嚴重的損害與不確定性,讓我們活在恐懼之中,擔心失去工作、家庭或摯愛──即便如此,仍有些人懷抱著滿溢的感激之情。

二○二○年早春,如我們所知,新冠肺炎讓生活停擺,而我也留意到另一種感染性的爆發。周遭人們面對極端的孤立,近乎幽閉恐懼症,或過度的親密無間,導致持續不斷的焦慮。疫情所造成嚴重的損害與不確定性,讓我們活在恐懼之中,擔心失去工作、家庭或摯愛──即便如此,仍有些人懷抱著滿溢的感激之情。

我有個朋友因丈夫是急診室醫師而沒能住在一起,然而,總有人「每天為我老公送來晚餐,在我們家的草坪上放置標語;或在他獨自一人時,晚上過來陪伴他」,這些人讓她充滿喜悅及感激。另一位在深受疫情衝擊的紐澤西醫院工作的大學友人,則說:「感謝所有願意留在家裡、保持社交距離、戴上口罩的人。儘管這些事讓人無聊、寂寞、挫折、難耐,甚至流汗、發癢、有點噁心,而且不方便。」

一位老師分享了她對過去生活的感激之情,她說:「未來的不確定性讓我對於過去人生中所累積的經驗和回憶,心懷感念。」

也有人感謝能夠每晚坐下來與家人共進晚餐,和朋友重拾聯繫,「放下手機,拿起羽毛球拍」,品味總是被忽略的事物。一位開始每天陪小孩散步的前同事說:「我開始追逐吸引兒子目光的東西。他今天發現了一棵很酷的樹,我明明騎著單車經過許多次,卻從未留意到它暴露在地面上的獨特樹根。」

我確實聽到許多對於大自然的感謝。像我妹妹,就對她在布魯克林公寓外頭的樹木,產生了一種親近感;一名鄰居說他開始喜愛「春天花開,鳥兒啾鳴,以及日落時刻」;有位老師甚至在看到討人厭的松鼠啃食她的蔬菜幼苗時,內心充滿歡欣。

而我的媽媽雖然隻身在庇護所,然而她說:「儘管和孩子、孫子及家人離得這麼遠,但知道你們全都安然無恙,我就覺得平靜及感恩。」

缺乏治療方法及疫苗的情況,讓我想起了在書寫三百六十五張感謝卡的那年,我所學到最寶貴的一課就是體悟到感謝是強效藥物。它讓我們看見自己擁有什麼,而不是喟嘆失去什麼;它激發我們的同理心和同情心,更是一種解毒秘方,專治自我中心的牢騷抱怨(不過,有些牢騷抱怨最好能拿著一杯梅茲卡爾酒,和老朋友通電話。事實證明發牢騷有其必要且帶有療癒效果。)

在朋友和家人陸續分享他們的感激之情時,這本書正好接近完成,這也使得某些章節展現了新意義。我再也不用勸說大家在碰不到面時,保持聯繫很重要。以往視為理所當然的快樂──像是旅行、光顧餐廳、舉辦晚餐派對,都成了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我進行了一個月的感謝醫護工作者活動,現在則成為全民運動。

在我們布魯克林的家,晚間七點是一天當中最令人振奮的時刻。此時鄰居會從窗戶探出頭來或走到陽臺,敲打鍋碗瓢盆,鼓掌喝采,為醫護人員表達感謝。我的兩個兒子會大喊:「醫師加油!你們行的──我知道你們行的!」這提醒了我從感恩年學到的事──我們必須適時表達感激。不花一毛錢,卻很有價值。說謝謝不只能展現友好,更是不可或缺的行動。

甚至當屢見不鮮的不公不義引發激烈抗議時,這依舊必不可少。在紐約市,即使實施八點宵禁,七點的鼓掌行動仍然繼續存在。感激和怒氣並非互不相容,我們可以為社群中的勇敢人士鼓掌,也同時抗議世界的惡行。

雖然現在很難想像,但我知道我們必將再次相聚於餐廳、再次走上擁擠的街道、再次去看場百老匯表演,再次毫無遮掩的、與鄰居面對面閒話家常。或許當你讀到這裡時,我們已經辦到了。或許,部分的你會想念在黑暗時期成為唯一亮點的感激之光。

這本書提供了持續將感謝納入生活的方式。好消息是,你不需要像我一樣寫下三百六十五張感謝卡。你的感恩年要寫多少張卡片由你決定,可以是每週一張,或每月一張。也可以省下郵資,直接打電話給朋友,或寫電子郵件給你很久以前的導師。

只要做到上述任何行動,你就可以感受到表達感謝的種種好處。就像對我一樣,我希望感恩這件事也能夠為你的生活帶來同樣的快樂和連結。

 

摘自 吉娜.哈瑪迪《我想說聲謝謝你:12個月的感恩練習,每天找到一件值得感謝的事,讓生命更豐富【隨書附贈一年份感謝計畫表】》/悅知文化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