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可為師、處處能學習:戶外教育扎根,108課綱讓學習走出教室,親近山與海

誰說學習只能待在教室裡?108課綱上路兩年,教育現場已出現截然不同的教學風景。學習不再只侷限於課本裡、教室內,而是跳脫既有框架,讓學生成為學習的主導者。其中,利用台灣四面環海、2/3是山林地理特色的戶外教育,就是全台中小學學生的現在進行式。

戶外教育提供真實情境的體驗,營造山海可為師、處處可學習的學習氛圍。結合108課綱精神的戶外教學,融合歷史人文、學科知識、自然生態,讓學習走入真實世界,接軌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使孩子具有面對未來世界的競爭力。

從山巔到海邊、城鄉到離島,透過社區部落、山林水域、文化資產、社會踏查……等體驗學習,全台老師們正帶領著學生走出教室、親向山海,給孩子全新的學習體驗及多元學習探索。

 

教育部深耕海洋教育,讓新世代與海共好

教育部積極推動海洋教育,攜手全台各地的海洋教育基地,從海洋出發探索不同領域,讓學生們懂得珍惜海洋賦予人類的寶貴資源,進而達到親海、知海與愛海的目標。

 

SUP體驗式教學,宜蘭育英國小加強海上自救

位在蘇澳的育英國小,因為校園臨海,海洋教育從來不是紙上談兵。配合教育部海洋教育主軸,開發各種以海洋為主的校訂戶外教育課程。像是近兩年成為全球風潮的SUP(立槳衝浪)體驗式海洋課程,育英國小就在學校附近的南方澳豆腐岬海域開立戶外教育課程,讓學生們站在龍舟板上划乘、徜徉海中,深受學生熱愛。

「親自體驗、認識海洋,孩子們不但能親自體驗水上活動,還能增進對家鄉海域環境的認識,讓大自然成為他們最好的導師。」育英國小教導主任劉文正出生在南方澳,從小每天都到豆腐岬游泳,對海洋教育從小扎根特別有感。

育英國小的SUP課程也特別加強學生海上自救的觀念。「學會在海中的求生技能,不正是108課綱教孩子們,在面對生活挑戰時需要具備的生存能力嗎?」校長黃俊仁笑著說。

圖說:宜蘭育英國小校長黃俊仁分享,學會在海中的求生技能,正是108課綱所強調的「面對生活挑戰時需要具備的生存能力」。

 

苗栗新埔國小走入社區,認識海洋多元文化

親海近海的戶外教育,除了實體體驗,了解海洋多元文化也是重要內容。苗栗通霄的新埔國小在校訂彈性課程中便融入海洋教育創新課程,包括潮間帶生態探索、水域活動推廣,帶領學生走出校園,透過實地觀察,了解在地海洋資源與水產產業,進而讓孩子更懂得珍惜海洋資源。而這些也促使新埔國小成為目前全台加入「海洋教育創新課程與教學研發基地」計畫11所國小名單中其中一個海洋教育基地。

新埔國小認為踏查當地海洋文化,才會讓海洋教育更有意義。因此,除了認識海洋生態環境,老師也帶學生走入社區,了解海上宗教信仰、民俗習慣,讓孩子親身體驗多元豐富的海洋文化特色。跟著學生走訪新埔雲天宮媽祖廟的校長王慶華說:「媽祖信仰是台灣海洋文化中最重要的部分,媽祖的相關文化、廟裡的建築,都讓學生們有了更深刻的學習任務。」

圖說:苗栗新埔國小劉國政主任帶領學生在鄰近的新埔沙灘進行潮間帶生態探索,與在地生態環境結合,讓海洋教育更有意義。

 

親山近海不一定要去很遠的地方,都會裡也有戶外教育

台灣擁有多元的自然環境,蘊藏寶貴的學習素材,就算是在都市裡的學校,也能透過戶外教育課程,帶學生走進大自然,認識不一樣的戶外教育。

 

新北八里米倉國小,從家鄉土地出發

秋高氣爽的早晨,座落在觀音山腳、淡水河畔的米倉國小學生們,已經準備出發到鄰近學校的觀音山進行戶外教學。

「閱讀觀音山」是米倉國小的戶外教學課程之一。學校105年開始規劃「登硬漢嶺」挑戰課程,希望透過戶外教育課程,讓學生更親近山,親自踩在家鄉土地上,對土地有感情連結,進而以行動為自己生長的地方努力。

「我一直很贊成戶外教育,」帶隊的輔導主任蘇秋金從事戶外教育規劃多年,「只要有機會,我就想帶孩子走出教室。只有讓他們真的學以致用,孩子們才不會覺得課堂上的知識枯燥乏味、離自己非常遙遠。」

從課堂到戶外,米倉國小的學生們得自己觀察山林環境、進行紀錄和討論;在山上,老師也會講解觀音山的生態環境,讓學生和山林有親密接觸,讓學習更「有感」,實踐戶外教學真正的目的。

圖說:新北八里米倉國小的「閱讀觀音山」課程,讓學生從課堂來到戶外,和山林有親密接觸,使學習更「有感」。

 

台中市立女子高中,從真實體驗出發的思考

除了中小學的戶外教育,在高中課程部分,教育部110學年度核定補助新台幣1,647萬元經費,協助高中學校優質化戶外教育課程,而位在台中市區的台中女中,則利用補助,規劃結合在地文化及戶外教育的課程。

則前往鄰近的苗栗白沙屯海岸、進行戶外教育。

台灣西部臨海車站最古老車站之一的新埔火車站,台中女中的學生們聽著火車呼嘯而過的聲音、親手感受木造火車站的痕跡。學生林沛瀅表示,在教室裡就是只能坐著聽課,來到新埔火車站,「實際走踏和課本知識結合,讓我印象更深刻,也真正把知識保留住了。」

「很多時候我們帶學生去的地方,可能就是他的家鄉,但他卻從來沒有認真看過自己所處的土地。」教務主任陳鈺玟記得,有一次到魚市場,學生才發現課本學到的保育類動物,竟然在市場論斤秤兩地賣,震驚之餘會更想把海洋保育知識傳遞出去,「戶外教育就是生活教育。學生從真實體驗中學習大自然的可貴,成為孩子願意思考、了解的議題。」她說。

圖說:台中女中的戶外教育,是帶學生前往臨海車站最古老車站之一的新埔火車站,進行一場從真實生活體驗出發的思考。

 

山林是戶外教育最好的自然教室

台灣超過70%以上的土地都是山林地形,山林是孩子的自然教室,老師的任務是帶領孩子踏出腳步,感受山林賜予的豐富資源與生態之美。

 

新竹市光武國中,攀登合歡山的山林探索課

為提升學生對山林環境,與生態保育等的認識,教育部積極推動山野教育,希望建立中學生正確的山野及登山觀念、有效減少山難的發生。

位在新竹市區的光武國中,從民國93年起,就透過攀爬被稱為「全台灣最溫柔的百岳」的合歡山主峰,讓孩子深入自然、拉近與山林的距離,提升對土地的關懷與熱愛,向山野致敬。

走在合歡山南峰陵線上,登山教練和老師、學生們身處雲霧瀰漫的山林間,

拿著登山杖,一步、一步往前邁進。步伐穩健的國中生張鈞閎說,登山前教練和老師就帶著大家做很多體力訓練,確定每個同學都有足夠的體力才出發,「山上路很小又很危險,很容易滑下去造成山難,我們都知道怎麼注意自己的安全。」

「在山上,孩子能真實感受我們在學校要求的體能訓練。」光武國中研發組長魏子超不時觀前、顧後每個孩子的狀況,他說:「如果呼吸節奏、體能狀況都能調節得好,孩子們站在山上,就能好好地體會台灣山林的美好;他們的人生,也會因此而有不同。」

校長林茂成也是登山團隊成員之一,學校加入山野探索課後,他非常有感:「孩子們教我懂得『原來學校可以這個樣子』;原來臺灣的孩子,生命可以這麼璀璨、有這麼大的能量。其實在這個課程裡面,我也是個學習者。」

圖說:新竹市光武國中的老師們帶著學生攀爬合歡山,希望幫助學生建立正確的山野及登山觀念,讓孩子深入自然、拉近與山林的距離。

 

雲林樟湖生態國中小學,走進山林與土地共生

樟湖生態國中小學是一所位在雲林縣高山上、地處偏遠的學校,豐富的環境資源正好把劣勢扭轉為戶外特色課程的優勢,讓學生有機會學習與山野森林共生。

校長陳清圳回想三、四年前學校的一個調查,發現大部分學生一個禮拜只有30分鐘在戶外,使用3C的時間卻高達1,000多分鐘,讓他大為震驚。「山裡的孩子,竟然和山林失去了連結!山的孩子卻沒有親近山林,可能會逐漸失去跟真實世界做連結的能力。」

於是,樟湖國中小的戶外課程從課堂上認識動植物,擴展到走入山野之間,體驗周遭的自然生態,最終以挑戰百岳登頂為目標。老師帶動學生自主學習,培養愛護環境、珍惜山林資源的行動力,保持「親山近山」的心情。

圖說:雲林樟湖國中小的學校校定課程與山野教育對應,讓學生的學習場域更加多元豐富。

 

戶外教育接軌國際,實現自主學習的理想

教育是創造未來的希望工程,學校是培養孩子迎向未來世界核心素養的基地,而戶外教育讓孩子認識所在的每一塊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事物;透過多元、不同領域的探索,讓下一代願意主動學習,擁有更多選擇的可能。

(本文圖片來源:教育部 看見教育在進步)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