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外派香港、上海,作家郭艾珊比較兩岸三地育兒經驗:「台灣女人最苦,難怪生育率這麼低!」

郭艾珊外派香港2年,工作操到讓她懷疑,這是人人稱羨的外派金途,還是地獄人生?這段經驗讓她明白:「原來,不管事業多麼飛黃騰達,如果沒有和家人分享的話,無法發自內心的快樂。」

第一眼看到作家郭艾珊,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氣質嫻靜、一點都不張揚;很難想像她從事品牌行銷長達20年,曾在寶僑(P&G)、嬌生、葛蘭素史克、中國麥當勞和星巴克等跨國企業擔任高階主管。


 

郭艾珊將自己的職涯,如何從菜鳥一路晉升到高階主管的奮鬥血淚史,出版新書《做自己,還是坐職升機?》,筆調幽默帶點辛辣,笑看職場心酸和荒誕事。任職中國麥當勞時,為了一個雞塊應該跳躍幾下、麵包散發熱氣氤氳飄散的角度、生菜上散落的水滴數目,熬夜修改,改到她和導演、廣告公司全部崩潰。直言自己像個小丑,把無盡心酸化為歡樂美味、呈現給顧客。

 

台灣水牛被看見,獲得外派機會

郭艾珊大學念台大經濟系,交大管科所畢業後,順利躋進知名外商寶僑(P&G),在這個管理教科書常提到的行銷殿堂中,一路競競業業、努力學習,還是菜鳥的她負責飛柔品牌,每天的目標是「今天不要被火(fired)。」

有一次,一輛拍飛柔洗髮乳廣告用的道具卡車,公司必須買下來變成資產,存放在倉庫裡,以便未來拍片使用。但這筆買車費用,完全不在當年的行銷預算裡,若買下會擠壓到之後的促銷活動。為解套,下班後她在公司所在的信義區,拚命尋找未開發空地和便宜的停車場,終於找到一個月租不到2500元的停車場,幫公司省下每個月幾十萬的倉儲費。

這次的經驗,讓她獲得主管們激賞,覺得她解決問題的能力強,且很能吃苦耐勞,「台灣水牛」的稱號不脛而走、傳遍公司。

而後郭艾珊擔任歐蕾(OLAY)品牌經理,將業績從谷底帶起、由黑翻紅,也因此獲得外派廣州的大好機會,負責大中華區歐蕾品牌規畫的機會。

在外商,若是想更上一層樓,最好能夠外派到其他國家歷練。當機會來臨時,郭艾珊勇敢接下:「那是一個很好的機會,golden up opportunity,是一個兩岸三地的位子。」

 

帶著稚齡幼兒和高齡母親搬到香港

郭艾珊很早結婚,26歲就當媽媽,30歲正要衝刺事業時,兒子才4歲。郭艾珊認為,兒子還小、不能夠沒有媽媽陪伴,必須帶他一塊上任。2008年的廣州正大興土木、空污嚴重,考慮到兒子從小氣管敏感,於是郭艾珊做出瘋狂的決定:住在香港,每天通勤到廣州上班。

郭艾珊帶著高齡母親和兒子一起搬到香港。當了一輩子家庭主婦的母親,雖然對出國有點遲疑,但為了女兒的事業和孫子有人照顧,於是跟著女兒搬到人生地不熟的香港。

很快郭艾珊就發現,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外派的困難度。「我每天不停地奔波,拖著行李箱和筆電包趕火車,」來回通勤得花5小時,早上搭第一班6點20分的火車到廣州,趕9點上班。工作一忙常沒時間上廁所,下班又要趕5點45的火車,一路憋回香港;一次她憋尿憋出膀胱炎,半夜發高燒掛急診,捱到天亮才看到醫生,十分悽慘。

一年365天,郭艾珊有200天在出差,常醒來不知自己在哪個城市。她以為自己給母親和孩子最好的生活,後來才發現,母親除了買菜之外,幾乎哪兒都沒去,「他們兩個人好像被我豢養在家裡,每天晚上殷殷期盼我回家。」

郭艾珊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殘忍,將兩人從熟悉的台北的家硬生生搬來香港,好像把植物連根拔起,移植到完全不同的環境。

 

外派讓她重新思索工作和家庭的意義

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有一天她才剛到公司,接到兒子的老師電話,說他在學校出了意外,坐救護車去醫院了。她一聽急得哭出來,偏偏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後來是當地的同事接過電話,才知道是被蜜蜂螫,想問會不會過敏。於是她又拖著行李箱火速奔回香港,一個早上穿梭香港和廣州兩次。

回到家,郭艾珊既挫敗又疲累,今天該開的會都沒開,「我覺得自己辜負了所有人,什麼事都做不好,但我明明已經盡了所有力量了啊。」不禁懷疑「我的人生到底為了什麼,把大家拖著跟我一起團團轉?」

之後,公司讓她放一個月的長假,她邀請爸爸和妹妹來香港玩,這才頓悟:「原來,不管事業多麼飛黃騰達,如果沒有和家人分享的話,無法發自內心的快樂。」

曾經,成為總經理或是行銷長是郭艾珊的終極職涯目標,因此拚命努力。但她後來發現,總是想要更多、做得更多、害怕也更多,並未感到滿足快樂。她在《做自己,還是坐職升機?》中寫到,「如果年輕時,我能夠了解自己其實是一個喜歡家庭、穩定和歸屬感的人,或許我可以少走中間那一段讓自己心力交瘁,差點失去家人,也失去生命意義的苦雨彎路。」

郭艾珊認為,「真正的成功不是在一家公司混得久、混得高,而是不管到哪裡,都能應付生活與社會的挑戰,做一份正當的工作,付出適合的心力,領著合理的報酬,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

 

比起上海和香港,台灣女人最苦

2012年,郭艾珊有了第二次出國工作的機會,位於上海的葛蘭素史克向她招手。「有了前一次經驗,這次我學乖了,」她和先生先飛去上海打點好環境,租了房、請了阿姨,回頭再把孩子接過去。

郭艾珊認為,在上海養小孩比在台灣容易多了。她請了一個住家阿姨(幫傭)幫忙家務,一個月不到3萬元台幣,讓她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全心地拚工作。

反觀,台灣的職業婦女真的很辛苦,上班前急著送孩子去上學,下班後趕著去安親班接小孩,「在媽媽心中,安親班比老闆更重要,可以得罪老闆、不能得罪安親班。」郭艾珊說,「家庭和工作要能夠平衡,除了備援系統很強大之外,還得動腦筋做協調,否則會有焦頭爛額之感。」

郭艾珊比較兩岸三地的生活經驗,有感而發地說:「台灣的生育率這麼低不是沒有原因的,台灣女人真的好苦。」上海和香港女人很強勢,台灣女人不僅要會賺錢、帶好小孩,還要當好女兒、好媳婦,什麼都要做好。

「在上海,女人對自己好是天經地義的事,不需要有什麼罪惡感。台灣女人卻還需要有人提醒,才記得對自己好一點。」

 

最希望孩子學會問題解決的能力

郭艾珊縱橫跨國企業20年,去年離開職場,重拾書本、回校園當起學生。從小郭艾珊很喜歡寫作,小時候的志願想當作家,在企業工作時也保持寫作的習慣。當她看到北藝大文學跨域創作研究所招生時,躍躍欲試,重新整理過去的作品,最後如願、順利考上。

郭艾珊認為,大部份人的前半生,按著被規劃的路徑,求學、找工作、一路往上爬。但人生進入下半場後,該怎麼過,一直沒有人教我們。她希望自己未來的生活有更多的可能性,她也正在努力嘗試摸索。

郭艾珊育有3個孩子:大兒子念高三、女兒小六、小兒子小三。關於教養,她最重視兩件事:找到自己的興趣,以及具備解決問題的能力。

 

英文雖然重要,但不逼孩子學英文

一直以來,郭艾珊都在外商工作,她明白英文有多重要,但她卻沒有逼孩子去學英文。郭艾珊分享自己學英文的過程,小學五、六年級,她去上社區的英文班,老師教他們如何拼音,郭艾珊覺得很好玩有趣,從此開啟她對英文的興趣。

郭艾珊認為,現在孩子生活裡沒有機會遇到外國人、講英文的機會,在他們對英文感興趣之前,就逼他們硬背英文,很可能抹煞他們對英文的興趣,造成反效果。郭艾珊看得很開:「等他們以後需要用到英文的時候,自己會想辧法去學啊。」

她認為,只要孩子具備解決問題的能力,其實不用太擔心孩子將來的發展。在職場工作,就是負責解決問題,「你必須知道這件事的主要議題(key-issue)是什麼,你需要什麼資源、哪個部門的合作、多少錢?然後組織整理出架構,找出方法解決問題。」

郭艾珊笑說:「培養孩子問題解決能力,最好的方法就是,媽媽偷懶,不要幫孩子做太多。」像是兒子忘記帶便當盒,郭艾珊叫他自己想辧法跟老師或同學借;隔天上課要帶的東西,前一晚10點才跟媽媽講,媽媽也沒辧法,等他被老師罵,這樣他下次就知道要早點準備,學會負起自己的責任。

 

郭艾珊個人小檔案

學歷:台大經濟系、交大經營管理研究所碩士

經歷:寶僑(P&G)大中華區護膚品牌經理、台灣萊雅行銷經理、台灣嬌生嬰兒暨身體護膚行銷經理、葛蘭素史克全球品類開發團隊中國市場負責人、港商維他奶大中華區品類總監、中國麥當勞早餐暨主力產品平台資深總監、中國星巴克品類資深總監

家庭:育有2子1女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達志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