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爸爸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走』」心理師:那些受傷的孩子,未來可能就會是壞掉的大人

這世界上還有太多太多的弱勢孩子帶著來自於原生家庭的傷,脆弱的,在生命的浪潮裡掙扎著、載浮載沉。

十幾年前,我在一間照顧失親兒的安置機構工作,工作第一天,望著桌上一本本厚實的檔案夾,很難想像這些孩子年紀小小,本該像白紙般乾淨純澈的生命,卻已記錄上一段段令人鼻酸的遭遇,那是關於他們成長過程中,各種難以讓人直視的創傷經驗...

印象最深刻的,當時有個混血的六歲孩子,爸爸透過仲介花錢娶了外籍妻子回台灣,孩子生下幾年後,媽媽盜領光爸爸的存款逃回家鄉......

爸爸動用了所有的人脈關係怎麼都找不到自己的妻子,被摯愛的妻子背叛,人沒了、錢也被領光了,只留下年幼的孩子。

第一次與孩子討論到他印象中的父親,孩子睜著大眼睛,語氣誇張、笑笑的說:「老師,我跟你說喔!我把拔那時候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死,我跟他說不要,我不要死,然後他就自己去房間燒炭,叫我留在客廳,然後我很害怕就一直哭,之後姑姑跟我說把拔已經死翹翹了...」

聽到六歲的孩子,情感抽離的、玩笑似的輕鬆描述爸爸自殺那天的景象,我心痛不已...就算是十幾年後的今天,想起那個畫面依然讓人鼻酸不捨。

爸爸自殺後,對當時四歲的孩子來說,家人沒了、家毀了,自己最信賴、最安全的世界瞬間崩解了,親戚無力照顧他至成年,最後輾轉來到了安置機構。

這孩子活潑聰明,白天是個話匣子,鬼點子也特別多,鬼靈精怪、相當可愛,彷彿母離父亡的創傷沒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印記,但一到夜晚,所有的情緒便全部失控的湧出,崩潰尖叫、哭泣哀嚎、晚晚夜驚,我知道,這些都是他小小身軀裡那些無法面對、難以言述的傷痛...

在那裡工作的時間不是太長,卻見到許多人一生或許都不曾聽聞或經歷的傷痛:吸毒的父親接孩子回家過節卻多次猥褻性侵孩子;生一堆孩子無力撫養的母親,寄望政府幫她養大孩子,等孩子滿十八歲後再靠孩子們賺錢養自己;被原生家庭拋棄、再遭寄養家庭虐待的孩子,從此對大人不再信任、充滿防衛...
 

接住受傷的孩子

安置機構工作兩年後,我離職了,離職的原因是因為這些孩子教會我許多事,讓我看見自己願意致力的目標:「一生為兒童權利發聲」,也讓我看見自己想做的事很多,但能力知識卻相當有限,所以決定回到學校繼續進修。

我知道,當年的那些孩子不會只是少數的「個案」,這世界上還有太多太多的弱勢孩子帶著來自於原生家庭的傷,脆弱的,在生命的浪潮裡掙扎著、載浮載沉。

我知道,如果沒有大人們願意為他們發聲,願意試著站在他們的視角理解他們的困境,願意伸出善意的雙手去接住孩子,那麼這些受傷的孩子,未來可能就會是壞掉的大人,也或許他們連長大成人的機會都沒有...

十幾年過去了,如今我不僅是助人工作者,更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我問問自己,當初的初衷是否依然在心中燃燒著?我是否有努力為了兒童權利發聲呢?

當年那些孩子們,多數都已長大成年,不知他們是否安好?在成長的路上有沒有遇到善意的大人願意向他們伸出友善的手呢?

孩子,很想念你們,願你們一切都好!

#1120國際兒童人權日,願每天都是兒童人權日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