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考試,孩子該有什麼態度?父母都希望孩子即使不擅長,也要全力投入;但這樣的教育教會孩子的不是讀書,而是說謊

大部分的孩子都討厭讀書,不只孩子,恐怕連大人都是如此。既然大部分的孩子都討厭讀書,那麼連大人都不太可能熱情地投入討厭的事物太持久,為什麼換成孩子時,我們卻總是要求孩子拿出學習的良好態度來面對讀書一事?

以考試作為評判孩子是否有天賦的標準,公平嗎?

如果世界上有一百萬種工作的類型,那麼世界上就會有兩百萬種具有特殊專長的人。每個人的專長都不一樣,有些人適合跑步,有些人適合發想點子,有些人適合激勵別人,有些人適合投資,有些人則適合一個人埋頭研究事物,有些人擅長溝通,有些人則擅長完成艱困任務……每個人的厲害的地方都不一樣,如果將這群超級厲害的人聚集起來,辦一場比賽,請問誰會勝出?

大家可能會直覺地告訴我:「每個人專長都不一樣,是要怎麼比賽?完全不公平呀!」沒錯,每個人擅長的能力不同,怎麼可能用一場比賽來測驗他們誰比較厲害!但,我們的教育體制,長年以來不正是以不公平的方式來檢測我們的天才孩子嗎?

孩子的天分在哪裡,父母看得最清楚,然而當我們送進體制內去讀書後,我們卻全然以讀書考試作為評判孩子是否有天賦的標準,對孩子來說,公平嗎?我的意思是,書仍然要讀,試依然要考,但父母對待孩子的成績,可否從容且寬廣?因為孩子們正在參加一場不公平的檢測,這項測驗只能檢測「誰比較會讀書」這一項長才而已,不會讀書的孩子並不代表他的前途會毀滅,他們只是不適合用讀書和考試去證明自己是這方面的天才罷了。

這兩週,是全國孩子期中評量的時間。這期間,是每個父母都繃緊神經的時間,而每個孩子也都上緊發條度日。
我腦子裡想的卻是三三曾經告訴過我,同學如果考不好,回家不但會被父母責罰,安親班的老師也會湊上幾棍,藉此砥礪孩子奮發向學。

考試之於孩子,是一項測驗,檢測孩子平時的學習是否融會貫通,是否準確無誤地將新知吸收入體。然而檢測孩子學習是否有成的評量,什麼時候卻變成了孩子學習的夢魘?本末,什麼時候倒置了?過去的父母,總會將考試視為孩子的成就,嘴巴上總會不小心出現負面語言:

「你連這個都做不好,你還能做什麼?」

「我花錢供你讀書,你就考這分數回來?」

「考這麼差,你將來能做什麼?」

「讀書不努力,將來是想要當要飯的?」

 

連大人都討厭讀書,我們卻總要求孩子好好讀書?

我想起小學時的自己,年年考試平均落在前十,這樣的成績進入國中之後,成了年年倒數第四名,每次發成績,挨老師板子的永遠有我一份。這樣的國中成績,真可算是「差到極點」,這樣的孩子長大後,按照大人預言的,我應該會去吃土,但是我卻找到了我的浮木,一個我非常喜歡的事物──寫作,並且付出全部心力投入其中而不覺得疲累。

反觀孩子,孩子喜歡讀書嗎?不,大部分的孩子討厭讀書,不只孩子,恐怕連大人都討厭讀書、考試。既然大部分的孩子都討厭讀書,那麼連大人都不太可能熱情地投入討厭的事物太持久,為什麼換成孩子時,我們卻總是要求孩子拿出學習的良好態度面對讀書一事?

父母能允許孩子偷懶嗎?不能。

父母能允許孩子放棄考試嗎?不能。

父母能允許孩子不想努力嗎?不能。

父母要的是什麼?

父母要的是:拿出學習態度來,好好地投入其中,好好地準備,好好地努力,盡自己百分之兩百的努力去準備這一切。父母要的答案似乎只有一個,那就是「孩子一定要複習複習再複習,練習練習再練習,這才是孩子該有的努力樣子。」

 

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孩子只有壓力和痛苦

然而很多時候,答案其實是可以選擇的,端看父母怎麼看孩子,從哪一個方向看孩子。國中三年,我的成績在班上永遠倒數,我父親從來沒有責罵過一句,我不知道在他眼裡,我是否是努力的孩子,我只知道國一國二,我真的都在混,不知道老師上課上到哪裡,直到國三下學期,我才開始有意識地努力讀書。為了考取好學校,大約有半年的時光,我都讀書到大半夜,只因為我想改變。

我的努力,為我考取了錄取率只有百分之二的商專,然而考上專科後,我並沒有一飛沖天,也沒有因為考取好成績而變得對學習展開熱忱;相反的,因為我選擇的科系是「國貿科」,那並非是我所愛,所以我在那裡度過了另一個痛苦的五年。

專科畢業後,出了社會,我找不到興趣,找不到方向,找不到未來,於是我只得在各個工作之間流轉混時間,直到我在寫作上找到了快樂。我不知道寫作能將我帶到何方,我只知道寫作讓我愉快,於是我樂意將大把時光付諸於上頭,甚至以寫作的能力,考取了研究所,更在研究所裡得到極為難得的「書卷獎」。

一切都是因為喜歡。做自己喜歡的事,才能長久,這是不變的鐵律。做自己不喜歡的事,任何一丁點的提醒和叮嚀,都會成為孩子煩躁的來源,這也是不變的鐵律。煩躁,是因為身體想帶我們去找到自己喜歡的事物,這樣才能認真以對。

然而,此刻的我們成為父母了,期待孩子面對考試時,要有什麼樣的態度呢?我想,絕大多數的父母可能希望孩子即使面對自己不喜歡或不擅長的事物,也要熱情以對,盡全力投入。然而這樣的教育,首先教會孩子的並不是讀書,而是說謊。因為面對痛苦的考試,我們若還要求孩子得表現得投入、表現得積極,好讓父母安心,這不是說謊嗎?

面對孩子考試我會如此特別有感觸,是因為台灣的孩子每年因為成績不理想而選擇自殺的人數,逐年攀升,因自殺而死亡的人數,成了孩子死亡排行主因的第一位,這樣的數字說明了孩子面對考試成績的痛苦與壓力,是身為父母的我們應該要有所覺察的。

 

面對考試,孩子需要的是父母「獨一無二的眼光」

孩子的天賦,有時候是天然而至,有時候是靠父母的選擇。前兩週,兩個就讀全美安親班的姊妹,考完大考的那天,兩姊妹回家之後,隻字不提考試,我很識趣地選擇不問,我想她們肯定比我更擔心成績,否則怎麼會不敢提及這個話題,並且將之視為禁忌。

隔週,兩姊妹的成績公佈了,兩人回家後欣喜異常,七嘴八舌地向我報喜。兩姊妹的英文大考成績,一個前班前四,一個全班前五。川川說:「我考得很好唷,全班我第四高分喔。」三三說:「媽,我考的第一大題文法全對,老師被我的分數嚇到,我的分數是全班第五高分喔!但有些人跟我同分,所以我的意思是不算人數算分數的話,我是第五哦。」兩個孩子的分數排名,讓她們對自己的考試感到滿意,而我則因為她們滿意的神情感到感動。

事實上,若論人數,三三的分數在她之前一共有十人,她僅能算第十一名,而在她之後的人數也僅僅只有四個人,這樣的排列,無論怎麼看,都不該出現孩子臉上那份「可以得意」的境界,因為我是受傳統教育長大的父母呀!然而我雖出身傳統,但我也是一位學習過後的新父母,孩子究竟是一無是處,還是獨一無二,我其實可以選擇的,一如三三呈現出來的表現。

我的選擇是,三三長年在全美安親班裡的成績,一直落在倒數三名,然而我看重的是她從不輕言放棄的堅持,即使追趕班上英文進度非常疲累,但她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努力著,這對我而言,就是獨一無二的能力。

我告訴兩個女孩:你們能考取你們心目中理想的分數,這是非常棒的,因為那是你們努力得來的,你們可以為自己感到驕傲。對於分數,媽媽雖然不看重,但是媽媽看見你們看重自己而感到驕傲,考試辛苦了,你們一直都很努力,也一直非常堅持,沒有放棄自己不擅長的科目,這是媽媽認為你們最棒的地方。

每一個孩子肯定都有獨一無二的一面,不要讓體制的考試框架了孩子的天賦。面對考試,孩子更需要的是父母「獨一無二的眼光」。考試期間,請為天才孩子們放寬眼界,他們都是獨一無二的孩子,都有不能被考試評量測驗出的天賦,父母只需選擇最佳的觀看角度。

 

 

本文經 李儀婷的薩提爾教養 同意授權轉載

 

圖:photoAC
數位編輯整理: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