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現在需要的不是建議,而是訴苦的對象;我好想回到幾分鐘之前,不說那些無濟於事的話,盡最大的努力傾聽孩子說話...

我急著想追究對錯,但是如果按照自己的個性去做,整個情況會像山林火災一樣越燒越猛烈,所以我忍住了,就是因為這樣,主治醫生才會建議我們盡可能什麼話都不要說啊!
  • 文/ 金雪
  • 2021-09-24 (更新:2021-09-24)
  • 瀏覽數7,305

每兩天就要崩潰一次

今天的心情:多雲有雨

我們每兩天就會崩潰一次,孩子淚崩、我的心破碎。我今天也感覺要爆發了。女兒陷入連自己都無法控制的情緒時,不知是不是因為害怕,總是胡言亂語;每當聽到這些未經思考的話時,我的心也會很害怕,但還是得裝作若無其事地傾聽。即使她像是希望得到建議,我也只能傾聽,如果將她的這些話解釋為「需要幫助」的訊號,並輕率地給予建議,不久後我就會覺得自己要發瘋了。

孩子哭了一個小時,也許是因為不想被別人發現自己在流淚,所以哭得很小聲。聽到這樣的聲音,起初會有心碎般的痛苦,但聽久了,會越來越不耐煩,我的手會發抖,會想打孩子的後腦勺,讓她打起精神,不要再哭了。

「最近我做什麼都無法專心。」

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孩子說這句話是想幹嘛,但這也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了,所以我盡量平靜地接受。

「當妳無法專心時,可以試著覺察自己無法專心這件事,並且每次都試著盡力專注看看。」

「如果做得到的話,我早就做了!」

孩子的回答像往常一樣,成了射向我的鋒利匕首。

因為說不出話來,所以我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回了一句(這時候我應該放棄,並閉上嘴巴,但我沒那麼做,因此後悔莫及)。

「媽媽心裡徬徨的時候,會有意識地努力多活動身體。」

(我應該拿出針,安靜地把嘴巴縫起來才對)

 

聽了這句話,孩子默默哭了起來。我知道她的眼淚不會馬上就停下來,所以努力尋找流淚的原因,明明是我說的話傷了孩子的心,但我當時卻沒有自覺。等她止住了淚水,我忍不住問她哭泣的原因,她說我把她當病人看。真是莫名其妙的話,這是什麼意思?我只是努力安慰孩子,但孩子卻因為我的話受到了傷害。

我很委屈。我急著想追究對錯,但是如果按照自己的個性去做,整個情況會像山林火災一樣越燒越猛烈,所以我忍住了,就是因為這樣,主治醫生才會建議我們盡可能什麼話都不要說啊!

孩子現在需要的不是建議,而是訴苦的對象;我忘了這個顯而易見的事實,說了那些無濟於事的話。如果可以,我好想回到幾分鐘之前,盡量保持平靜的表情,不說話,盡最大的努力傾聽孩子說話。

 

摘自 金雪《我今天也要看女兒臉色:觀察憂鬱症女兒的媽媽日記:明天或許也是多雲偶雨,那就順其自然吧!》/文經社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