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間的相處很難不受傷「 我看到你了!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4句話歸零和寬恕打壞的關係

本文為彭南元法官引領、協同調解委員、諮商心理師,彙整在家事法庭服務多年的指標案例,主要目的在於彰顯法院的助人角色與功能,以專業協助當事人看到關係裡的困境與需要,進而提升正向思惟與解決紛爭的能力,從而回歸正常生活,迎向人生的春天。

編按:為什麼相愛容易,相處難?有一種說法是,因為我們從還是小孩子的期間,就被教導用「沒做好」的等部分來要求改進和進步。久而久之,在生活中不管對自己和他人也比較容易看到對方沒做好的地方,越親近、越愛的人,可能就越是如此。以下的案例說明,一旦能夠用對方法轉換視角,原本打壞到上法庭的關係,也還是復原的可能...

 

案情概述-耀宗

耀宗任職於知名電腦零件製造廠,擔任品管部的組長,工廠二十四小時運作,採兩班制,為了配合太太,兼顧兩個七歲和八歲的兒子,他固定上小夜班,每天下午兩時上班,凌晨兩時下班,工廠幾乎每天都在趕工出貨,因此他常常需要加班,大都清晨四、五點左右才能回到家。

身材高壯,沉默寡言的耀宗,生長在臺灣南部的小村莊,三兄弟中排行老二,從小就比較內向,小學畢業那年父親往生,耀宗的母親繼承父志和叔輩們共同經營鰻魚養殖業,雖然辛苦,但衣食無缺。

父親往生後,耀宗變得更加沉默,在家鄉公立高職順利畢業,服兵役退伍後即北上謀職,幸運考進現在任職的公司。十二年前,任職之初,有次他去參加同事婚禮,正巧與個性開朗、談吐風趣的雅婷同桌,兩人一見鍾情,密切交往幾個月,當年年底即結婚。

雅婷是在臺北都會長大的,身材高䠷,五官標緻甜美,口齒伶俐,擅於表達,五專畢業後,當過店員、專櫃小姐、公司會計,結婚的時候是超商的店長。

婚前耀宗只知雅婷個性活潑外向,婚後才發現雅婷很會花錢,喜歡的東西一次會買很多,常常刷卡刷到爆;喜歡買菜卻不煮,常在冰箱放到爛,出身農家子弟的他,感到十分心疼,每次規勸雅婷都沒用。更讓他無法承擔的是,雅婷為了愛美,目前仍持續每十天花三千元吃減肥藥,也因她實在太會亂花錢了,每次出去玩,總是要買一大堆東西,所以耀宗很怕帶她出去。

除了亂花錢讓耀宗難以忍受外,雅婷的火爆脾氣也是耀宗長期隱忍的痛苦。兩人難得聊天,有時聊到她不高興的話題,雅婷就會生氣,摔東西、罵他、甚至打他。耀宗因服兵役時,苦練過跆拳道,常以優異表現參加比賽,練就一身拳腳功夫,因此他除了怕回手會吵得更兇、影響兒子小文和小武的心情之外,也怕力道失控會傷到雅婷,總是一昧地忍讓她,常被雅婷抓傷、打傷,很不得已才會還手制止。有時跑開,想避免繼續吵下去,火爆的雅婷還是會追上去打。

小文和小武每次看到他們吵架,都去躲起來,耀宗為此感到很心疼。為了怕夫妻兩人吵架會傷害到小文和小武,遇到容易爆怒的雅婷,耀宗盡量避免引爆爭吵,所以變得更加沉默。雅婷因此更加抱怨耀宗不愛說話、不理她,有時雅婷叫他都不回答,約他一起去買東西或買菜,耀宗都不肯同行,假日也不帶她出去玩,都在家睡覺,讓雅婷感覺耀宗在疏離她,覺得自己像個守活寡的寡婦,獨自走在街上時,常傷心得忍不住掉淚⋯⋯。

耀宗長期忍受著雅婷的任性,當她的出氣筒,除了希望息事寧人,避免讓孩子感到害怕外,主要也是同情雅婷娘家帶給她的壓力和負擔。

 

案情概述-雅婷

雅婷的母親比父親小二十歲,父親是公務員,退休二十幾年,五年前中風,母親即將他送進安養院。從小雅婷就看著母親外遇不斷,已近六十歲了,還穿迷你裙,養小白臉。雅婷氣不過,多次鼓勵父親跟母親離婚,但父親每次都回她說:「再壞也是妳媽」加以拒絕,雅婷最氣的是母親不認識字,居然有人幫她辦信用卡,刷爆好幾張,都是父親一張一張去幫她還清剪掉。母親甚至連社會局補助給父親買輪椅的錢,都領去花掉。

父親中風住安養院後,雅婷天天去探視他,父親總是跟別人說:「女兒是上帝派來的天使」。母親對於行動不便的父親不聞不問,啃老族的弟弟國恩和母親住一起,只管自己,不管父母。父親的積蓄很早就被母親花光,每月兩萬多元的退休金,也總是被母親領走。

雅婷和耀宗結婚以後,每月給母親五千元零用,母親嫌不夠,常跟她要錢。雅婷很恨自己的母親不守婦道,欺負父親,常宣示自己以後絕對不會搞外遇,讓耀宗難過。耀宗因此深受感動,也非常同情雅婷。

耀宗與雅婷結婚之初,兩人曾為了買房子想跟耀宗的大哥耀光借五十萬元,結果被耍又被拒,雅婷心裡很受傷,加上後來雅婷的婆婆拿一百五十萬元現金給他們購屋時,婆婆不信任雅婷,要求房子要登記夫妻兩人共有,雅婷很生氣,覺得耀宗家人瞧不起她,也認定婚後婆家的親人一直不喜歡她,所以和耀宗家人一直不來往,每次過年都會藉故不和耀宗回南部與婆家親人團聚,也不讓耀宗帶孩子同行,耀宗只好年年都是無奈地獨自返鄉過年。

十一年來,雅婷只去過耀宗家鄉一次,小文和小武出生以來也只跟著耀宗回去看過奶奶一次,耀宗因此常受親人質疑,甚至譴責,每想到年邁的寡母思念孫子,又見不到孫子的失望,耀宗只能獨自心酸落淚。

雅婷有兩張信用卡,每個月都刷好幾萬,自己的收入全花在父親的安養院和營養品開銷上,信用卡當然都要耀宗支付。一張刷三萬多的剛繳完,另一張刷了十幾萬的又冒出來,類似層出不窮的事,不斷地困擾著耀宗⋯⋯。

小文和小武相繼出生後,雅婷為了兼顧家庭,照顧孩子,選擇晚上八時上班,早上八時下班,通常交班完,回到家都將近十點了,所以,早上幾乎都是耀宗負責打理就讀小二、小三的小文和小武吃早餐,送他們上學。有時還要清洗兒子小武尿床的被單和床單,對於上大夜班,整夜都沒睡的耀宗倍感勞累。

雅婷雖然晚上才上班,每天都要到養老院探望父親,和兒子們互動的時間並不多。兩個兒子的學校成績不理想,老師們也都表示他們上課不專心。雅婷責問兩個兒子,兒子總是看著她,害怕得答不出話。雅婷把孩子不回答她的問題的行為、上課不專心、課業表現不佳,全都怪罪在耀宗身上,經常為此發牢騷,數落耀宗。

耶誕節前一週,工廠趕著年底前交貨,加上訂單產品更多元化,規格常有異動,連帶著品管業務吃緊,常有狀況發生。事發前耀宗已連續三天嚴重睡眠不足,深感疲累。

事發當天清晨六點,天光微亮,耀宗拖著一身疲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回到家。輕啟家門,耀宗急切地直奔兩個兒子的房間,看到小文和小武一如往常安穩地沉睡,他鬆了口氣,心想,還好今天是假日,兒子不用上學,總算可以安心補眠,不必擔心會像上次一樣睡過頭,沒打理孩子們上學,兒子缺課,引發雅婷暴怒,對他狂罵、狂打。

未料,當天雅婷下班回到家,一進門只見小文和小武都在客廳看電視,沒吃早餐也沒寫功課,耀宗卻在床上呼呼大睡,當下不分青紅皂白,氣憤地連吼帶罵狂打耀宗。耀宗從睡夢中痛醒,直覺反擊,一巴掌剛好打在雅婷臉頰上,雅婷遭此突如其來的重擊,頓時無法承受,悲憤欲絕,遂去驗傷提告,聲請保護令。

 

經過調解委員三次會談後

耀宗和雅婷漸漸看到對方的辛勞、付出與對彼此的關懷,雅婷也看到耀宗承受的委屈和忍讓,看到雙方長期忽視彼此的需求,忽視小文和小武的心靈感受與渴望父母和睦相處的心情。

最後,雙方互相體諒對方,包容對方。耀宗答應雅婷不再做一個令她傷心難過的悶葫蘆,並趁機要求雅婷不要再亂買東西,花費無度,以後要讓他帶小文和小武返鄉探望母親。雅婷答應努力改掉自己火爆的脾氣,日後會隨耀宗帶小文和小武返鄉探望婆婆,改善與婆家互動的關係,並願量入為出,減少耀宗經濟上的負擔。

兩人也同時承諾要做孩子的好榜樣,和睦相處,日後要把生活重點放在讓孩子更健康、更快樂成長的議題上。最後,雅婷欣然決定撤回告訴,兩人一起歡喜地離開調解室。

 

專業觀點與策略

(1) 單方會談時,耐心引導沉默寡言的耀宗,傾聽耀宗述說自己的生命故事,適時同理耀宗心裡的痛苦,協助耀宗看清沉默是金,但,長期的「無言」、「冷漠」往往是造成感情疏離、阻隔家庭和樂的殺手,於事無補。

(2) 同理雅婷背負娘家親情和經濟上壓力的無助與無奈,協助看清耀宗對她的包容、忍讓與慈悲,進一步引導雅婷認清壓力對情緒造成的負面影響,以及不當的情緒發洩造成的後果。

(3) 雙方會談,引導耀宗與雅婷看到對方的辛勞與對家庭的付出,看到雙方長期忽視彼此的需求,忽視小文和小武的心靈感受與渴望所造成的傷害,進而願意放下彼此長期累積在心中的不滿。

(4) 引導雙方聚焦在關心彼此、關心小文和小武。孩子是父母未來的希望,以角色扮演,啟發耀宗與雅婷的自我覺察,兩人願意改變溝通方式,進而共同面對未來、經營婚姻,增長親情和教育孩子的方式。

 

心理諮詢觀點

因為有愛這股偉大力量的運作,讓耀宗和雅婷結成伴侶,兩人各自帶著原生家庭成長的經驗,共同交織這段核心家庭的生命故事。

看起來,雅婷原生家庭的議題蠻沉重的。雅婷對於母親的不滿、為父親的打抱不平,呈現出在這個原生家庭的系統中,她站在比父母還高的位置。站在這個位置上,她對父母的作為作出評斷,甚至介入父母的伴侶關係提出解決問題的建議(建議父親跟母親離婚)。這個畫面,雅婷好大,父母好小。

雅婷站錯位置了,她在這個家庭裡,只是個孩子,她需要回到自己身為孩子的位置,將父母的命運(伴侶議題)還給他們,但是,雅婷依舊撐在高高的位置上;雖然有愛,但是,對於原生家庭的問題,她想有所作為卻無法作為,這種挫折與無力,讓她有不少的憤怒情緒。
帶著原生家庭養成的情緒模式,她與耀宗相遇,開啟了自己為主導的核心家庭系統,在這個系統中,帶來的情緒模式依舊左右著雅婷的作為。

相對於亮麗善言的雅婷,耀宗是完全不一樣類型的人。來自鄉下,父親早逝,這樣的背景讓他養成內向寡言的個性。也許,可能是這完全不同的性格才讓彼此相互吸引。然而,相愛容易相處難啊! 當面對家庭生命發展歷程接踵而來的任務挑戰時,這兩個迥異的性格就譜出了你追我跑的旋律。這模式隨著時空的演進,前者追得越急,後者就跑得越快。最終,失控了。

這個故事裡,看到三角關係及家庭投射的歷程。家族系統理論大師包文(1978)表示,自我分化不佳的父母,將本身的不成熟投射或傳遞到孩子身上。此種投射歷程,便是透過「父親-母親-孩子」的三角關係來進行傳遞,因而降低孩子自我分化的程度,或間接地傷害了孩子的情緒。所以,包文提醒助人者助人時要“up! up!up! back! back! back!”,要看一個人的問題,應追溯及看到其原生家庭的系統動力的狀況。雅婷的情緒模式,顯然在原生家庭中受到這些系統動力的深刻影響。

另外,故事中也看到雙重轉移的現象。雅婷在原生家庭成長的經驗中,母親對不起父親,在外另交男朋友,按照道理,這種狀況生氣的應該是父親,父親沒有表現出來,結果生氣的是雅婷。在雅婷多次勸父親跟母親離婚時,父親反而勸雅婷:「她是妳母親。」

這本該是父親對母親的憤怒,她承接了,這是第一次的情緒轉移。結婚後,在生活壓力升高時,這憤怒轉向了耀宗,這是第二次的情緒轉移。這個雙重轉移的情緒,苦了耀宗和雅婷兩個人,最終發生了肢體衝突。

因此,雅婷需要回到父母面前的孩子的位置,將父母的議題還給他們,真正地站在孩子的位置上,帶著愛與父母連結,才能解除這個雙重轉移的魔咒。

因為衝突來到法院,反而使得耀宗和雅婷共組的核心家庭生命故事,得以較順利地發展下去。如此的轉折,是法庭裡調解委員和法官的努力,讓雙方看到原原本本的對方,也看到了愛。

「 我看到你了!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

是愛,讓耀宗和雅婷看到彼此;也是愛,讓他們接納原原本本的彼此;也是這份愛,再度串起了這個家庭的生命故事。

 

法官觀點

 

一、法律訴求解析

本件從事件表面看來,是夫妻間偶發的肢體暴力衝突事件,訴求看似單純,背後卻涵蓋了這個小家庭艱辛奮鬥的生命故事。法院通常的做法,就是單純審理保護令事件,或由法官准許妻子的聲請,對丈夫核發通常保護令,或由法官駁回妻子的聲請,不會對丈夫核發保護令。

 

二、法官審理方式

參酌我國家庭暴力防治法的立法目的,固在保護被害人權益,並防治家庭暴力行為,然其最終的目的則在促進家庭和諧。如何藉著審理此類事件的機會,在保護權益,防治暴力之下,更能促進家庭和諧,則是筆者審理家庭暴力保護令事件的一貫原則。

接到此案時,筆者即刻定期傳喚妻子、丈夫同時到庭表達意見。當筆者調查當天的狀況時,發現夫妻間,的確是因為溝通不良而發生了肢體衝突。此外,也看到他們的神情都很疲累、關係有些緊繃,是否之後不會再爆發肢體衝突,任誰也不敢保證。

如果只為求得心安,筆者大可核發保護令結案,給丈夫一個教訓。不過,如此一來,夫妻的關係一定是雪上加霜,越加惡化。如果筆者以裁定駁回妻子的保護令聲請,丈夫的焦慮或許暫可舒緩,然夫妻間的關係無由調整,整個家庭仍在痛苦深淵而難以自拔。

筆者因而採用了以下這個裁判以外的做法,在開庭時諭知:「解決家務事需要好好溝通,不能使用暴力。法官從現在開始監督你們,請你們自制,此後如有類似事情發生,應馬上報告法院,我就儘速審理核發保護令。在法官決定是否核發保護令之前,先轉介調解委員,為你們提供心理諮詢服務,讓大家說說自己的委屈與想法,在此之後,我再決定是否核發保護令。」筆者還特地請他們帶孩子到法院參加諮詢。

夫妻二人為了在法院得到對自己有利的處置,都盡力配合法院的要求,會謹慎避免衝突;二則在心理諮詢的過程中,接受諮詢人員的引導,可以漸次學習相關的人際溝通技巧、修整夫妻關係。

當筆者再次開庭時,這一家人已在法院接受數次的心理諮詢服務。在此期間,夫妻不僅沒有繼續發生任何暴力衝突,甚且還因此次危機,冰釋了彼此間長久以來的誤會,善意可以互通,父母子女的關係也漸次修復。最後,妻子撤回了本件保護令的聲請。對於撤回聲請事件,筆者都會提醒他們,在必要時仍可繼續聲請救濟。

 

三、結案成效分享

本件的結案成效不在於法院是否核發了保護令,而是在於法院以裁判以外的方式,達到了保護權益、防治暴力,更促進了家庭的和諧。

對於本件,如果只從家人之間的肢體衝突,調查是否有家庭暴力情事,評估是否有繼續發生的危險,而逕行裁定是否核發保護令,則結案較速也無需承擔風險。然而,以本件為例,此法或可保護權益、防治暴力,然對修復夫妻關係、促進家庭和諧,就是雪上加霜、遙不可期了。

法官採行裁判以外的做法,就是:在審理此類事件時,除依法在開庭時調查是否曾發生家庭暴力? 有否繼續發生的危險? 並再三重複諭知「家庭暴力不但傷害家人也破壞家庭關係,必須即刻終止」;同時,儘快把這一家人交付具有防治家庭暴力專業的調解委員,為他們提供數次的心理諮詢服務,以期達到保護安全、防治暴力、又能促進家庭和諧的成果。


摘自 《家事法庭裡的春天》/啟示文化

圖片來源:Joel Overbeck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