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兒育女猶如一場冒險?牧村親子共學創辦人何翩翩:「父母要穩住自己,才能成為孩子的避風港。」

這世界沒有完美的父母,養兒育女猶如一場冒險的歷程,每個孩子、每個階段都會帶來不同的挑戰,自我準備將會是一輩子的功課。

宅家長達3個多月,終於開學了。很多父母感到欣喜,同時也有些擔憂。特別是小一新生、升小三或小五孩子的家長多少都會捧著忐忑的心,不知道孩子是否能順利適應新的老師、同學和環境。

有位媽媽分享兒子的班上有個過動兒,令人較困擾的是老師的處理方式。老師曾要這個過動兒站在講台上,並在班上詢問學生:「你們有誰被這個同學打過、碰撞或干擾過?」讓所有被影響過的同學「以牙還牙」,包括一位學跆拳的同學以飛踢回敬,很多家長知情後也不敢出聲。

班級氛圍影響孩子很大,念公立學校會遇到什麼樣的老師,就像抽籤一樣,」牧村親子共學創辦人、蒙特梭利教育專家何翩翩指出,一般循規蹈矩、平穩型的孩子,在適應上較沒有太大問題;但若是有特殊需求、挑戰型的孩子,不但考驗老師的智慧與能耐,產生的問題及衝擊也很大

 

養兒育女猶如一場冒險

何翩翩育有一對雙胞胎兒子,各自有不同的特殊需求,在幼兒園自由探索的學習環境下沒有太大困擾,但進入小學後開始帶來很大的挑戰。

何翩翩談到,哥哥小一時遇到即將退休的老師,因為不專注、衝動性強,引起老師的注意,但老師找不到應對的方法。例如老師告訴他寫的「來」字沒有撇好,他不肯認錯,於是讓他在黑板上再寫一遍,並要全班同學指出小孩是錯的,陷入與小孩爭輸贏的戰爭。

老師幾乎每天打電話給媽媽,但都是單向溝通,鉅細靡遺的訴說小孩哪裡做不好,指導家長如何教好小孩。到下學期,班上家長也介入其中,投以奇怪、異樣的眼光,甚至對專業輔導老師的處理方式有意見,促使他們不得不做出轉學的決定。

「轉學後,換弟弟出功課給我們,」何翩翩回想,有亞斯特質的小兒子,因為上課不專心、玩椅子、課本沒拿出來、偷看書、自己做自己的事……,被安排坐在離老師講台最遠的位置。

何翩翩的小兒子喜愛大量閱讀,往往是圖書館借書最多的孩子。他小一、小二看《三國演義》10幾個版本,主動進一步分析哪一場戰役最重要;小四看完全套的金庸小說;國中看《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有自己的堅持與固執,借的書一定看完,但都是在上課看。

有的老師要求嚴格,會沒收上課看的書、罰抄課文;有的老師相對包容,只規定不可以影響上課。有一次,有科任老師突然把他上課看的書抽走,小兒子生氣到把自己的桌子推倒,後來種種的故事讓夫妻倆決定國一到體制外的學校試看看。但更沒想到峰迴路轉,升國二時尊重孩子們的選擇轉學到私校,第一次期中考小兒子居然拿了第一名,一路保持優異的成績,最後考上了建中。

 

在摸索中體會到4件事

即使身為教育工作者,何翩翩在為人母的過程中也難免跌跌撞撞、在摸索中學習成長,慢慢體會到下列4件事:

1. 家長要能夠接受小孩真正的樣子

乖巧、聽話,不是小孩的唯一樣貌,但很多家長不願正視小孩是需要幫助的,而選擇掩飾的處理方式。何翩翩看過一位ADHD的小孩,爸媽分別用打罵和溺愛的極端方式,活生生要把小孩壓成自己想要的樣子。結果,孩子不但沒得到應有的幫助,反而更加肆無忌憚,例如在課堂上故意起鬨、撕字典、摺紙飛機丟人。

如果連最愛的父母都不能接受自己,對小孩是很痛苦的,」何翩翩坦言,行動是接納孩子的有力證明。每當兒子在學校「闖禍」了,她會盡力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也花很多時間陪伴孩子,上EQ課、踢足球、參加晨光時間、念書給兒子聽,包括《我的過動人生》、《我ADHD,就讀柏克萊》等書,孩子會感受到所有的安排都是為了幫助他。

大人要先做好心理準備,小孩才有辦法因著你接受自己的樣子,學會與自己的特質相處。」何翩翩一針見血的指出。

2. 藥物治療有助於正向的自我認同

父母並非萬能,不可能樣樣都做好,但可以幫小孩找到適合的資源。

對於ADHD常見的迷思之一是,吃「過動藥」就像在吸毒,會讓小孩變笨。何翩翩談到,曾聽過一個朋友的孩子小六時曾遭受霸凌,跟同學打籃球被邊緣化,同學上課鐘響才把球傳給他,因為孩子再度拒學,才決定開始用藥,「這個孩子初期非常抗拒,甚至對自我感到懷疑。」

何翩翩提到這個孩子對自己吃藥後的轉變也很訝異,以前上音樂課看到木地板就會不由自主地躺在上面滾來滾去,因為製造噪音而被老師處罰,但用藥後,他居然可以坐好,跟著大家做對的事情,但也不禁疑惑:「哪一個才是我?」

不要逃避藥物帶來的幫助,」何翩翩深刻體會到,很多過動症的孩子因為持續穩定的用藥,不管學業成績或人際互動都可以有不錯的表現,爸媽也終於不再接到老師告狀的電話了。透過藥物治療,的確有助於孩子控制自己,建立正向的自我認同和價值感。

3. 相信孩子對自己有規劃、肯努力

何翩翩會要求孩子從小擁有良好的禮貌、生活作息和運動習慣,也會讓孩子擁有自己的想法、試錯的空間,但是自己要能夠承擔責任。

沒有孩子希望自己是失敗的或一直做不好。何翩翩認為,「父母看到小孩的行為偏離正軌,當然要想辦法把他們拉回來,但也要相信孩子對自己有規劃,也知道為自己而努力」。

父母能夠容忍孩子不在自己預期內的表現,就是化相信為具體的行動。尤其面對青春期的孩子,尊重並試著了解他們,不要流於嘮叨、唱衰,而是換個溝通方式。

比方說,孩子看起來很散漫,好像都沒有開始準備考試,避免套用自己的標準和期待,直接指責、批評或恐嚇:「都要考試了,怎麼都沒有在念書?」「看你放假都沒念書,參加開學的成就測驗一定很慘!」而是願意聆聽孩子的聲音:「你怎麼了?」「為什麼看起來沒什麼動力?」「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4. 父母穩住自己,才能成為避風港

「父母要付出很多心力,陪小孩一關一關過,」何翩翩認為,不同階段的孩子會帶來不同的挑戰,父母的自我準備其實是一輩子的功課。因此,她涉獵很多書籍、聽演講、上課,包括在懷仁全人發展中心上過很久的課,都是為親職賦能的做法。

何翩翩不諱言,「當一個人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會去看醫生,為什麼心理不舒服的時候不願意去求助?」她分享,自己和孩子都受過心理師很大的幫助。有亞斯特質的小兒子脾氣很拗,從小學高年級開始接受心理諮商,不僅幫助認識自己,也學會生氣的時候如何轉移情緒,譬如控制呼吸、冥想等。

小兒子就讀私立國中的時期,每周有三天上課到晚上8點30分,課業壓力大、衝突也很多,但考上建中後,在自由開放的學習環境下彷彿「如魚得水」,上課可以看自己喜愛的書,反而好像突然長大,變得成熟穩重多了。

父母要穩住自己,才能成為孩子的避風港。」這是何翩翩經歷多年的奮戰後,銘記在心的一句話。

 

照片提供:何翩翩

數位編輯:王惠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