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金牌更滲透人心的心理素質》小戴讓得第二名變成了療癒的事,因為一個「自我價值感」充足的人,根本不用證明給誰看

戴資穎讓得第二名變成一件集體療癒的事;我猜,小戴明白,名次及獎牌僅是他「投入」熱愛之事後的附加價值,不是他非得要「拼命」達成的目標,有沒有名次和獎牌,都不會減損他的內在動機。

銀牌的集體創傷與療癒

每逢奧運,這項研究就會被再度提起:心理學家們找了眾多受試者,觀看奧運前三名選手領獎時的表情,並評分他們笑容中的喜悅程度;可想而知,金牌選手的笑容最燦爛鮮明,但喜悅並非依名次遞減,銅牌選手僅次於冠軍,最不快樂的則是銀牌選手。

其實這也不難理解,銅牌因為不會和一二名放在同一基準上,他傾向進行心理的「向下比較」,和沒有獎牌的第四名相比,感覺真是萬幸;但銀牌則不得不做「向上比較」,和冠軍寶座失之交臂抵消了得獎的愉悅,甚至,會感到悲憤痛苦。

老朋友們應該都聽我提過,小時候演講比賽得了第二的故事:我回家不吃不喝,關在房間大哭一整天,還對前來關心的媽媽吼著:「第二名跟最後一名有什麼不一樣!?」

我們都知道兩者很不一樣,但「內在感受和外界事實本來就沒有絕對相關」,當你「認定」第二名代表自己很糟糕,那感覺真等同於輸了全世界。

 

自我價值感充足的人,無需證明給誰看

小戴的這面銀牌,引發了台灣人「我不夠好」的集體創傷,有人開始檢討,「她那球應該怎麼打」、「她哪部分還要加強」;有人邊看邊哭,看似為了球賽落淚,實則共感了我們最深層的恐懼。

那夜奪銀的畫面,看得出小戴的扼腕和難過,因此媒體也翻出2018年印尼亞運的受訪畫面,當記者問道:「你不想向全世界證明,你能拿一個大賽冠軍來證明自己世界第一的寶座是實至名歸嗎?」
小戴帥氣回應:「這需要證明嗎?」

就是這句話,讓我全身震撼,戴資穎讓得第二名變成一件集體療癒的事;我猜,小戴明白,名次及獎牌,僅是他「投入」熱愛之事後的附加價值,不是她非得要「拼命」達成的目標,有沒有名次和獎牌,都不會減損她的內在動機。

這就是「自我價值感充足」的最佳示範,無論小戴未來決定再戰還是退休,都不是僅僅為了金牌或世人的眼光,而是遵從內心的決定。

或許,唯有體驗過第二名(甚至各種失敗、沒得名)的人,才有機會培養真實且穩定的內在價值,畢竟得金牌、成功這種外在價值到來的時候,你光開心就飽了,不太需要向內探索和修煉,所以,失敗和低潮永遠是成長的最佳契機!

之前分享過的《內在獲勝》作者說:「輸,是留給贏家的禮物」,我們無需證明給誰看,也無需幹掉誰才能滿意自己,就算「失敗」,也絲毫不損我們存有本身的價值,更說明了你已贏過不敢投入的自己。

我相信,外界境遇若沒有你的允許,並無法撼動你的內在價值,鑰匙一直都握在你的手裡。

 

 

本文經 蘇予昕諮商心理師-活出你的原廠設定 同意授權轉載

 

圖片:戴資穎臉書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