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老是犯同樣的錯誤?拚命想「治好」孩子身上的缺點,那麼他的優點也會被你「扼殺」!與其改變他,不如改變做法

如果你完全「治好」了孩子的漫不經心、拖拖拉拉...,等同於殺了他的個性,你欣賞他的理由──落落大方、有創意...,一定也會跟著消失。因此,父母必須思考兩者之間的風險平衡,並認知到一味追求零風險,其實會帶給孩子不幸。

跳脫完美主義

家庭壓力是追求零風險之下的產物。

具有男性魅力、會做家事、擅長做料理、懂得說甜言蜜語、會伐木蓋屋、會組裝車子、對另一半專情、捨不得殺一隻蟲卻能保衛國家……女人相信這種十全十美的男性真的存在,所以一看到家裡那個無能的老公就一肚子火。

各科成績名列前茅、體育全能、會彈奏樂器、會幫忙打掃、待人有禮、擁有別人沒有的才華、既勇敢又細膩、能在眾人面前展現自信又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的帥哥美女……母親相信這種完美的人真的存在,想要把小孩教成這樣,結果變得天天都在斥責小孩。

即使有些母親會笑笑地說「哪有這種人啊,過得去就好了」,但對自己的孩子卻無所不管,整天唸個不停:

「書念了沒?功課寫完沒?」

「才藝學了就不能半途而廢!」

「東西要收拾乾淨!」

「看到人要主動打招呼!」

 

世界上不存在零風險的事情,人生也沒有零風險這種事。

只要趨近零風險,就會形成其他的風險。即使是紫外線、膽固醇這種人人極力避免的東西,也絕對不能是零。

把零風險當作目標,才真的危險──我認為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真相。

 

家庭裡不存在零風險

育兒和夫妻相處也不存在零風險。

例如,不少理科天才的大腦就是無法有「秩序」。他們腦中的「虛擬空間」太過活化,被占用太多思緒,以致無法和眼前的現實結合,必須花較久的時間認識現實空間,因此「快」不起來,最後變成東西隨便亂丟、衣服鞋子走到哪脫到哪、做事虎頭蛇尾。

拚命要這樣的孩子把東西收拾乾淨,很可能會毀了一個天才。話雖如此,如果無法過「正常」的社會生活,就不是個成熟的大人。

父母應該思考兩者之間的風險平衡,也必須認知到一味追求零風險其實會帶給孩子不幸。「髒亂」也是孩子個性的一部分,更進一步說,應該高興孩子擁有不同凡響的創造力才對。

 

大腦的習性會跟著人一輩子

這個道理也可以運用在你的老公、老婆、主管或部屬。

如果你完全「治好」了對方的漫不經心、拖拖拉拉、忘東忘西,等同於殺了他的個性,你欣賞他的理由──落落大方、點子多、有創意、受挫力強,一定會跟著消失。

不過,倒也不必擔心就是了,因為大腦的個性是治不好的。反過來講,企圖治好家人的努力最終都是徒勞無功──這就是家庭壓力的最大來源。

即使你大嘆「為什麼講好幾次都講不聽,東西照樣亂丟」也沒用,因為當事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所以你要轉換一下:

「怎麼了?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呢?之前提醒過你好多次了但還是改不掉,那我們換個方式好嗎?」

***

昨天我兒子又把西裝丟在更衣室前面的走廊。

「怎麼又這樣!?跟你說過這麼多遍還是亂丟,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把西裝掛好啊!」個性嚴謹、身為我家「洗衣隊長」的老公實在看不下去,立刻唸他。

「反正你也要吃他煮的飯,你幫他掛好不就好啦?」我正和兒子一起在廚房準備晚餐,我和顏悅色地對老公說。

「衣服亂丟和吃飯是兩件事,這是教養的問題!」老公還是很氣。

正當老公氣沖沖地在走廊上踱步來回,我已經把兒子的西裝掛好,順便噴了去皺和除臭液,全程不到三十秒。

 

想改掉家人的缺點不是明智的方法

我的爺爺曾經說過一句很有趣的話:「身上流著我的血的人,絕對不能當醫生或律師。這兩種都是要看著人性汙點的生意,我的子孫肯定受不了。」

而他的老婆,也就是我的奶奶,經常把幼時的我抱在膝上,邊看新聞邊對我說:「絕對不能上新聞喔。不能做壞事,也不要變名人。因為這個世界會讓妳失去自我。」

我的父親是高中老師,但他從來不會叫我念書或寫作業。他反而認為:「讀書在學校讀就夠了,二流老師才會出回家作業給孩子。」他總是在晚上小酌後,讓我坐在他的膝蓋上,寵溺著我。

「寵人」大概是我們家遺傳的特質。我也繼承了這個特質,甚至像成癮一樣無法自拔。

 

不僅如此,我的兒子也繼承了這樣的個性。當他還只是個小小孩時,我曾因為工作不順、家裡亂七八糟而遷怒無辜的他,他會抱緊我,在我的耳邊說著:

「媽媽,我只想要妳抱抱我。妳不用打掃,沒關係~」

他現在是寵妻達人──總是深情款款看著老婆,煮飯給她吃,絞盡腦汁想著她喜歡什麼,用盡全力守護著她。而我的媳婦是一位很討人喜歡的美女,對於兒子為她做的一切,總是用感謝和愛大力地歡迎,讓他的情感更加昇華。

我看著這兩個人的互動,就好像在看韓劇一樣。對,連我都感受到滿滿的愛。

在這個從來不會逼小孩去讀書、去補習的家族裡,孩子從未受到壓抑,能夠獲得無止境的滿足和愛。

即使兒子被寵到不行,卻也沒有變成啃老族。

 

他年輕時曾經騎著摩托車奔馳好幾萬公里,物理學研究所畢業後則進入汽車設計公司工作。前年才在我的期望下到我的公司任職,目前擔任研發人員,而且比我更有商業頭腦。

去年我們在森林買下一塊地,兒子利用週末休息時間蓋自己設計的房子。平時他會做飯給我吃、說些讓我暖心的話,也很愛老婆。

而他的個性依舊懶散又漫不經心,東西隨手扔、事情做一半、忘這個忘那個、永遠找不到東西。不過仔細想想,這是遺傳到我的個性,我也老是在找東西。旁人看來,我一定也是懶散又漫不經心到了極點。

你或許會想:既然知道,那就努力改掉啊!但可沒那麼簡單。如果有誰治好我們母子倆的「懶散」和「漫不經心」,那麼治好的那一天,就是我們失去自我的那一刻。我無法繼續寫作,兒子也無法在森林建造房子。

 

摘自 黑川伊保子《家人使用說明書:腦科學專家寫給總是被家人一秒惹怒的你》/ 遠流出版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